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2 眼看他樓塌了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寧靜的一處小小村莊,仿佛一下子就將此處喚醒,人聲、狗吠、雞鳴之聲逐漸響起,外面頓時嘈雜起來。周辰從一間低矮破舊的茅屋中走出,看著外面山高地闊,藍天白云,一時有些恍惚,這里不是主世界自己租住的那間院落,而是一處普通的山村野地。
  外面是一片荒野,望去四下里到處都是飄搖的雜草,荒雜的土地上是一片片不規則的田地,就好像是一塊綠毯上打的大大小小的補丁,荒野的面積比田地的面積還多,零星的幾畦田地里,有些穿著麻衣的農夫正在勞作,大多數農夫都埋首干活,只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農夫扛起鋤頭,捶著腰桿兒看向他的方向,周辰發現他扛在肩上的鋤頭象是木頭做的。
  一個健壯的男人用繩索拖著犁,后邊一個婦人扶著犁,兩人正費勁地犁著泥土。而不遠處的野草地里,就有幾頭黃牛甩著尾巴悠閑地吃草。
  周辰好生奇怪,覺的為什么不用牛耕?
  剛剛想到這里,他就聽到遠處有人高歌:“歸馬于華山之陽兮,放牛于桃林之野···。”
  歌聲悠揚,斷斷續續,周辰仔細聽,終于弄明白了歌聲中的含義,牛本來就是要放牧的啊,牛是用來拉車、祭祀和吃肉的。富裕些的農家才用牛耕田,因為牛耕要用鐵器,尋常農人可用不起鐵器,石犁、青銅犁又禁不起蠻牛拉。
  一陣晨風吹來帶著絲絲的涼意,讓周辰的頭腦頓時一清,他微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并不是在主世界里,腦中也漸漸回憶起自己如今的處境來。
  周辰自從連城世界離開后,他穿過青石門,一陣光怪陸離、五彩斑斕的空間扭曲,時間空間都沒有了絲毫的概念,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他以為下一刻就能出現在主世界時,意外卻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兩個明亮的光點,這讓周辰頓時一怔,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原本按照以往的穿梭經驗,當面前出現一個光點時,那么這肯定就是穿越的終點出口了,這就好像他輕飄飄的飛行在一條四周空間扭曲的通道里,沒有別的退路,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向不知名的遠方飄裊而行,直至前面出現光亮,然后也就算到了空間通道的盡頭。
  可如今這種特殊的情況卻是打破了他以往的認知,因為本來一條道的空間通道現在竟然出現了岔路,兩個出口,這代表了什么?
  一個肯定是通往了主世界,那么另一條路呢?
  周辰站在岔路中央不知改選左還是選右,可隨著四周空間壓力的變大,似乎在催促他趕緊離開,沒有辦法之下,周辰只能硬著頭皮選了左手邊的一條。
  結果,周辰的大腦昏昏沉沉的,就象在做一場離奇的夢,許多陌生的古代人物、古代畫面雜亂紛蕓地出現在他有腦海中,他甚至覺的好像在看一部剪輯混亂的劣質電影,可偏偏那些人物、畫面卻逼真的無法形容,直到他出現在一片荒野中。
  直到這一刻,周辰才算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多半是又穿越到了別的武俠世界了,而沒有回到主世界。
  四下里隨便確定一個方向,一直走到了天黑,周辰的面前終于出現了一個小村莊···。
  周辰將昨天發生的一切回憶起來,不禁感慨一聲,看來青石門又多了一項新功能啊,那就是可以讓你自主的選擇是否在第一次穿越過后,是否連續穿越,而左手邊的光點似乎就是下一個武俠世界的出口。
  想通了這些,周辰心中倒是安定了不少。
  就在這時,一個面黃肌瘦黑不溜秋的小丫頭拖著兩條長鼻涕跑了過來,她五六歲的年紀,吸溜吸溜的吞食著鼻涕,呆呆的看著周辰,目光更多的在他的身穿的衣服上打轉,顯然這么好的衣服,她生平僅見,而穿著如此‘奢華’的人多半是一個貴人。
  周辰看著她,她也回望周辰,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小丫頭似乎醒悟過來,從身后拿出一個裝滿清水的陶罐,然后旁邊還有一節柳枝。
  小丫頭張嘴說了一句什么,她語氣中的聲調很怪,語音與周辰平時聽到的聲音不同,仿佛是某個地方的方言,他明明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話音,但似乎又覺得有些熟悉,仔細一想,居然和穿越到越女劍世界時的越國人說話相仿,當然這個相仿也多是指的遣詞造句,至于發音的規律又是不同。
  周辰琢磨著是不是又穿到了春秋或是戰國了,不過他也不敢太過肯定。
  小丫頭說了兩三遍,周辰大體明白了她要表達的含義,那就是:客人,請洗漱刷牙。
  周辰笑著點頭道:“多謝!”
  小丫頭怔楞楞的看上去有些呆,過了好一會兒,才清楚了周辰的意思,咧著嘴笑了起來,露出缺了兩顆門牙的黑洞洞牙床。
  周辰還真沒有拿柳樹枝子往嘴里塞的習慣,最后只是喝了兩口清水漱了漱口,然后又從陶罐中倒出一些洗了把臉。
  簡單的洗漱一下,周辰感覺還是清爽了一些,抬頭看去,那個小丫頭早已不見了蹤影,她在出現時,卻是陪在一個年輕女子的身邊。
  這女人看上去頂多的二十歲,穿著粗布的衣裙,身形纖瘦,長相普通,但因為膚色要稍微白靜一些,因此多少看來還算有幾分姿色。
  這女人就是周辰借住一晚的茅屋的主人,這一家似乎就孤兒寡母兩個,因為周辰還從來沒有見過有男人出來招待自己,一直都是這個女人出面來張羅一切。
  女人的手上端著一個大號的陶碗,里面有熱氣冒出,散發著食物的清香,是一碗灰黃色的雜糧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