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3 青石門的新功能

女人上前將陶碗奉上,嘴中發著奇怪的聲調,恭敬的讓周辰食粥。周辰接過道謝,女人靦腆的笑了笑,然后退了下去,只剩下小丫頭直直的盯著周辰手里的陶碗。
  周辰舉碗喝了一口熱粥,只覺的一股熱流順著咽喉直入肺腑,整個胸膛都暖洋洋的。
  咕嚕!
  小丫頭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嘴巴微張哈喇子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她拼命的吸著鼻子,鼻涕連同空氣中清粥的香味都被吞入了腹中。
  周辰看的眼角抽搐,原本清香的雜糧粥在他面前似乎也有些吃不下去了!
  無奈的嘆息一聲,周辰向小丫頭招招手,示意她過來,然后將陶碗遞給她。
  “吃吧,你在旁邊吸溜的本大俠都沒胃口了!”
  小丫頭眼睛放光,開口道:“客人不食了?”
  “不食了,不食了···。”
  小丫頭歡呼一聲,接過陶碗也顧不得粥燙,大口的吞咽起來。
  周辰看她吃得歡快,原本有些不爽的心情,竟然莫名的好了許多。
  “你們這處地方叫什么名字?”周辰問道。
  小丫頭頭也不抬的道:“桑···桑村···。”
  桑村?
  沒聽說過,想了一下,周辰又問道:“那你們這里歸于哪國治下啊?”
  小丫頭已經將一碗粥都喝進了肚子,此時正舔著碗底,聞言疑惑抬頭,怔楞良久,似乎在思考,可最后還是搖搖頭。
  周辰皺眉,又問了幾個問題,可小丫頭除了知道這里叫桑村,她叫稚,她娘叫桑女之外,別的都是一問三不知。
  直到最后,周辰也沒了辦法,不得不放棄這徒勞無功的舉動。
  就在這時,那名叫做桑女的少婦前來收拾碗筷,周辰又將不明白的地方問了一遍,這下總算有了點兒答案。
  這里是楚國的地界,位于大江之南,離楚國重鎮夏浦有七十里之遙···。
  周辰又詢問出當今楚國大王叫熊壬號昭王,同時楚國令尹叫囊瓦,左尹卻宛···。
  一切似乎都漸漸的清楚起來,留下一塊銀子給桑女和稚,周辰離開了小村莊。
  出了桑村之后,周辰略微思索,便朝著夏浦行去,他對這個世界終于有了大體的認知,心中猜測多半是穿越到了荊楚爭雄記里面,同時又不禁感慨,金系、古系武俠世界都有過經歷,如今總算輪到黃系了···。
  周辰腳下不停,在荒山野外行走卻如履平地,高山密林從眼前一一而過,半日后來到一處叫做蔡的集鎮,入內買了一些吃食,正準備繼續趕路,沒承想卻聽到了一條意料之中的消息。
  “左尹卻宛悖逆,藐視大王,企圖叛亂,如今已經被令尹囊瓦派大軍屠滅了全族···。”
  “嘶···,真是如此,左尹卻宛不是一直忠于王事的么,怎么說叛亂就叛亂了?”
  “郢都的商人傳來的消息還能有假,據說卻宛所居之處城毀族滅,尸積如山,血流成河呀,豈是一個慘字了得呀!”
  “···”
  周辰離開了蔡鎮,一邊趕路,一邊回想書中的內容,漸漸的心中明了。
  楚昭王時晚年昏聵,寵信奸臣囊瓦,任其弄權禍國,排斥異己。
  卻宛身居左尹高位,楚國重臣,曾大敗楚在東南方的大敵吳國,并觸發政變,使吳王僚喪命於專諸的魚腸劍下,為楚國建下不世功業,豈知竟招來囊瓦之忌,密遣手下大將費無極和鄢將師兩人,派出大軍,潛行偷襲卻宛所居之城,在猝不及防又有內賊中行出賣之下,使得卻宛家破人亡身死族滅,唯有一子卻桓度在數百家將的保護下逃了出來,卻桓度身負滅門之仇,從此發誓滅楚,高呼:桓度回楚之日,就是楚亡之時。
  而荊楚爭雄記就是在此大背景下展開的···。
  ······
  ······
  在山野間經過一日一夜的疾行,周辰面前出現一條筆直的官道,而官道的盡頭就是夏浦。
  夏浦位於長江之旁,是當時楚國接近郢都的一座大城,這里是水路要沖之地,駐扎有楚國重兵。
  周辰上了官道,不緊不慢的前行。
  大路上的交通頗為繁忙,除了步行的商旅行人、趕集的農夫,還間中馳過載貨的騾車和馬隊。
  春秋末年,戰國初年,這一時期通商的風氣相當盛行,例如后來巨賈白圭,便以經營谷米和絲綢為主,其他如制鹽起家的猗頓、冶鐵的郭縱,都是富于王侯,由此可見當時經濟的高度發展。
  楚國為當時最強大的國家,工商的進展,又凌駕于他國之上,而又因軍事上的需要,諸國開辟了很多新的道路,連帶促進了都會的繁榮,所以周辰上了這直通夏浦的官道,才會見到這種熱鬧的場面。
  夏浦城城墻高大,城門口站著兩隊的兵丁,仔細地查看往來的車輛行人。
  當時北方以晉國為首,與居于南方的楚國爭奪霸主之位,天下諸國,不從晉則從楚,兩國爭雄,天下局勢緊張,一些要地自然盤查頗嚴,而且最近楚國國內又有卻宛叛亂在先,據說卻氏族人還有漏網之魚逃脫在外,因此這些兵丁不敢輕忽大意。
  周辰又走了一陣,已經到了夏浦城門前,看著面前長長的人流車隊,心下正盤算著如何才能盡早的入城時,一陣馬蹄聲突然在后方響起。
  周辰心中一動,留心一聽,這支馬隊最少有三十騎以上,又有車輪轆轆聲,顯然是一個車隊。
  一會工夫后,一隊兵馬,護著輛華麗的馬車,緩緩馳至,兵衛甲胄鮮明,鞍上和馬車上都刻有一對張牙舞爪的雄獅。
  周辰舉目打量,心中若有所思,就在這時一陣狂風突起飛沙走石,拉車的馬匹被風沙迷眼立刻一驚,駿馬長嘶,陡然飛奔而起,沖出護衛的馬隊,撞向城門口入城排隊的行人里。
  轟的一聲當先幾個運氣不錯的立刻被撞飛,剩下的倒霉鬼則全都被碗口大的馬蹄踩成了肉泥,鮮血飛濺,碎肉橫飛,這一下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城門口的百姓哭喊著四散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