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6 四大劍師

戚隊長臉一僵,知道自己的用心被對方識破,因此面色略微尷尬的笑道:“夫人教訓的是,是在下思慮不周了。”說完,提馬來到了隊伍的前頭。
  周辰聽罷,心中暗自不屑,這位戚隊長臉皮果然夠厚,他的那點司馬昭之心,真是路人皆知,不過空有心思,卻沒有相應的膽量,這戚隊長也不過是一個無膽鄙輩而矣!
  當然這也是只有周辰這種匆匆過客才敢如此做想,他沒在楚國待過,自然不知襄老的威勢,戚隊長若敢打夏姬的主意,那才真是嫌命長了,這種襄老禁臠一樣的東西,誰人敢輕易觸碰,在性命和美色面前,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性命的,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卻桓度!
  卻桓度此人雖是本書的主角,但在周辰看來,他同時還是一個十足的好色之徒,卻桓度在逃亡的途中,想得最多的除了家族血仇,就是那些和他有過一夕之歡的族內美女了,午夜夢回想著對方多半難逃兵禍之災,他心中就時常悔恨自己在逃出時沒能帶上她們!
  用卻桓度自己的話說:劍術和美女,這兩者才是他藉以維持生命意義的目標,雖然后來又加上了家族血仇,但那卻非他自己所追求的,只是命運強加于他身上的!
  當然像他這種好色之徒和普通的色鬼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最起碼卻桓度能夠掌控自己的**,一個能夠控制自己**的人。心性的強大可見一斑,這也是他最后能夠成功復仇的主要原因吧!
  卻桓度對于美女的標準不光是要長得好看。他是以女人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來綜合評判一個女人的好壞,這家伙是個欣賞女性的大行家。一般世俗的人,看女人很自然便去看她的面貌身段,但這個男人的眼光,卻包括了她的耳珠、小指、頸項、腰身等等,這些地方更能看出女子的真正面目。
  不得不說卻桓度有時真是個奇葩,至少他在對美女的偏執程度上,足以稱得上是一個完美主義者,難怪卻桓度一見到夏姬就如同天雷勾動了地火,身負滅家血仇的情況下。依然想著將對方收入自己的后宮,這兩人絕對是淫娃和色狼的結合,就連天意都難以阻止這兩人命運線的糾纏交織!
  對于卻桓度這種人周辰談不上鄙視不屑,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你不能要求他人都變的和你一樣,當然他對卻桓度也不會有任何的欣賞,畢竟任何一個想開后宮的男人,都是剩下所有男人的‘死敵’,周辰對卻桓度談不上敵意。頂多只是有點不爽而矣。
  周辰仔細的聽著車廂內的動靜,說實話夏姬的嗓音絕對是撩撥男人性欲的春藥,聽的都會讓人小腹火苗四起。
  但過了好一會兒車內都沒有聲音傳出,周辰搖頭。他正準備放棄,車廂內卻傳來一聲極低的女子嘆息聲。
  “唉...!”
  周辰覺得自己的小兄弟再快速的填裝彈藥,人間大炮已經一級準備!
  好吧。這出聲的女人絕對是夏姬夫人!
  周辰耳朵立刻輕微顫動了一下,這是真氣運轉到極致的表現。八卦的心思不僅女人有,男人無聊時同時好奇心頗重。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絕色美女時。
  美人兒,來吧,向本大俠吐露你的心扉吧!
  車廂內夏姬的聲音幽幽的傳來:“唉...,楚國也亂了,不知何處才是安寧地!”
  車內的婢女道:“夫人可是說的左尹大夫的叛亂?”
  車廂內夏姬良久沒有回音,最后才輕輕的‘嗯’了一聲,算是承認了。
  “左尹卻宛背棄大王,此人據說已經伏誅了,夫人不必擔心的...。”
  夏姬道:“宛左尹楚國名將,國之柱石,豈會...。”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斷,一對騎士呼嘯而至。
  這隊騎士以高速從背后趕來,在車隊身旁擦身而過時,騎士們放慢速度,其中一人沉聲道:“屬下展成向姬夫人問好。”
  周辰眼睛瞇起,仔細打量來人,見此人身材高瘦,年紀不過二十許,太陽穴鼓出,呼吸輕微富有節奏,中氣充沛含勁,顯然是個高手。
  戚隊長此時陪在展成身邊,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意,諂媚之情一覽無余。
  由此可見,這個展成地位應該不低,周辰在心里琢磨著,說實話,他對荊楚書中的情節人物已經有些遺忘了,所知的也只是大體的情節走向和那幾個知名的人物,至于旁人還真就沒多少印象!
  夏姬夫人柔美的聲音在車內響起道:“主公可到了?”
  展成道:“主公明日才能抵達夏浦,吾等不過先行一步,查找卻氏漏網之魚。”
  “可曾找到桓度公子的蹤跡?”
  展成聞言臉色有幾分不悅,沉聲道:“桓度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姬夫人不須稱他公子,而且這一路行來卻是有所發現,不過此等事關機密,無法向夫人稟明,還請夫人見諒。”
  夏姬輕嘆一聲道:“你們男人的事,我不想多管,只是宛左尹為楚國名將,如今卻落得身死族滅的下場,只有一子逃脫在外,我心中感慨世事無常罷了。”
  這姬夫人話雖這樣講,但其中語氣卻透露出對卻宛惋惜和尊重,又隱隱透出對囊瓦一方的不滿,這讓展成更加的不快,但這夏姬非比旁人,雖只是襄老的一個小妾,但榮寵卻堪比正室夫人,因此展成也不好出言頂撞冒犯。
  周辰聽得心中暗贊,這位姬夫人還真是有性格,她說話雖然溫溫柔柔的,但語氣里的棱角卻是分明的很,這樣的美女說起氣人的話來真是分外的讓人憋悶!
  果然展成也不愿在車旁聽姬夫人的‘軟刀子’,他不敢和夏姬爭辯,只得轉向戚隊長道:“戚隊長,麻煩你小心護送夫人,我要先行一步了。”一聲告辭,也不等對方回答,十數騎就電馳而去。
  經此一事,周辰心中了然,襄老的手下紛紛進入夏浦,想來肯定是以夏浦作基地,布下天羅地網,襄老確是有幾分本事,這楚國的大都會緊扼水陸交通的樞紐,封鎖此地,等如握緊著卻桓度的咽喉,使他有翼難飛,有足難逃。
  只是不知這位桓度公子現在在何處,周辰眼睛隱晦的掃向前方馬車的車底,如果這個時候他能來個大變活人的話,是不是會嚇所有人一跳。
  卻桓度啊卻桓度,你現在是不是在美女的屁股底下吃灰呢?
  若真是如此的話,以這個家伙的個性,多半還會甘之如飴的很享受呢!
  這時車上的女聲再次響起,周辰連忙收攝心神,靜耳細聽。
  在轆轆車聲中,那婢女擔憂道:“夫人你剛才如此說,若是傳到主公耳中,怕是會惡了夫人的。”
  夏姬低聲苦笑喃喃道:“如果他真因此冷落我,不愿理會我,哪怕是將我送人,那倒是好了,我反而會活的更加高興自在些...。”
  每次見到襄老,夏姬心中都是無限的厭惡,這其中并不僅僅是襄老年紀大了,逐漸腐朽的身軀沒有讓人迷戀的地方,更主要的是襄老面貌丑陋如鬼,而且渾身腥臭難聞,只要和襄老在一起,夏姬就會渾身的不舒服,更何況襄老好色如命且需索無度,兩人在一起歡好,夏姬就像是在地獄中一般,每次只能假意逢迎,強顏歡笑,這其中的苦楚實在是難以言盡。
  那婢女疑惑道:“夫人在說什么,小婢未聽清...?”
  夏姬搖頭,收拾心中的低落情緒,勉強笑笑,不愿多說。
  婢女見姬夫人臉色惆悵,以為還在為剛才與展成的‘失言’而擔心,便有心轉移話題道:“夫人你真勇敢,只有你一個人才敢對展將軍說出這樣的話,小婢是打死都不敢的。”
  姬夫人幽幽的聲音傳來,道:“那又有什么用?這不過是我一個婦人發發牢騷而已,于事無補,這世上強權便是公理,惡勢力是巨浪洪流,任何反對它、不肯同流合污的人,不是都遭到滅頂之災了嗎?宛將軍千萬倍勝于我這命薄的小女子,但他眼下仍是落得家毀人亡。只愿他僅余的骨肉,能逃出魔爪就好了...。”
  周辰聽得仔細,琢磨這姬夫人雖是襄老之妾,卻對襄老卻沒有半點兒的感情,而且似乎還站在完全不同意見的立場。
  不過想想也是,老夫少妻的組合往往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更何況襄老還長成那副鬼樣子,殘忍嗜殺,又不解溫柔,能有女人喜歡才奇怪了!
  長的丑不是你的錯,年紀大更不是你的錯,又丑年紀又大還渾身有洗不掉的特殊體味兒那也是沒辦法,最最不應該是,明明有諸般的缺點,還非要去娶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為妻,那才是大大的錯處了,人家要是喜歡你,那才真是瞎了眼!
  周辰對夏姬的印象只停留在對方是一個大美女的初步感官上,書中關于她別的方面描述本就不多,現在正好多了解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