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7 卻桓度其人

【第三更,今天更了九千字了,求訂閱和月票】
  婢女又道:“夫人,自從你從陳國來楚后,小婢還從未曾見你有過半點歡容呢!”
  夏姬嘆息,陳國內亂,所有人都指責她紅顏禍水,是商紂妲己似的人物,引得一眾公侯為她起兵而戰,將好好的陳國弄的狼煙滾滾、兵戈四起、生靈涂炭,可她又有什么辦法,一個美麗女子還能阻止那些貪戀其容貌、身體的男人們生死相斗么,因此夏姬對自己背負的不該有的惡名心中抑郁,及至來楚,背井離鄉之下,舉目無親,還要時時的面對一個人憎鬼厭的襄老,滿足他那些難以啟齒的變態要求,夏姬不免自憐自傷,感嘆自身命運的多舛,還怎么可能會有歡容呢!
  不過這些話卻沒法對外人言,夏姬因此沉默無聲。
  婢女似乎又想起一事,低聲稟報道:“奴婢偶然聽到戚隊長他們談起,似乎令尹大夫最近對沈將軍很是不滿,不知是否會叫主公對付沈將軍?”
  夏姬輕嘆一聲,沉吟不語,車內一下子就安靜下來。
  周辰又側耳聽了一會兒,見車廂內再沒有聲音傳出,這才漸漸散去耳穴的真氣,他心中暗道,這沈將軍是誰,仔細回想書中人物,突然想起一人來,莫非是沈尹戍!
  沈尹戍與卻宛并譽為楚國兩大支柱,同為囊瓦的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平時卻宛和沈尹戌互為聲援。結成攻守同盟一同對抗囊瓦,現在卻宛已死。囊瓦自然要向沈尹戍開刀了。
  只是不知卻桓度在逃亡時為什么沒有聯系過沈尹戍,甚至連想都沒想起過他。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變故不成?
  思索片刻都不得要領,周辰干脆不再去想,他騎在馬上,跟隨著車隊前行,這時車隊轉上了直道,到了夏浦城內最為繁華的中心。
  周辰抬眼看去,但見行人的密度大增,車馬牲口絡繹不絕,車隊行進漸緩。又走了許久,終于在一處占地頗廣的宅院前停了下來。
  宅院門口處有數十名兵士守衛,他們持著鉤戈銅劍等兵刃,目光警惕的打量著路過的行人,這里的防衛十分的森嚴。
  戚隊長和守門的兵士交代了幾句,遞過手令,車馬緩緩入內。
  馬車又行約片刻工夫,終于在一處巨大的院落前停下。
  周辰四下打量,見院落深深不知幾許。亭臺水榭相映成趣。
  戚隊長跳下馬急忙上前,打開車門,先是一對纖足,踏在地上。緊接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當先走出,她長相俏麗,雖然有幾分姿色。但卻很難吸引周圍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看向她的身后...。
  車簾翻動。一只瑩白如玉的小手首先探出,緊接著一個長相明艷嫵媚到極致的女子走了出來。她二十余歲年紀,有著一雙勾魂奪魄的美眸,她環首四顧,那里清瑩如秋水,好似一個黑不見底的漩渦,每個看到她的男人都被深深地吸引進去,她黛眉輕蹙,似是有著難以排解的憂心煩悶,看的在場的所有男人都心中一疼,恨不能立刻赴湯蹈火為她卻做任何事,只為能博得她開懷一笑,她有著美好修長的身姿,走動間身姿搖曳,扶風若柳,渾圓的臀,挺翹的胸,纖細盈盈一握的腰,再加上那張似嗔似喜的妖嬈容顏,無一不挑動著所有男人的**,讓他們欲火中燒,恨不得立刻將其撲倒在地,肆意的蹂躪...。
  這個女人就是夏姬,一個有著艷名和罵名同樣出眾的女人!
  周辰眼底也閃過一絲驚艷,不過他的定力很好,很快就目光清明,但心中似乎總有一股狂亂的**在慫恿他和面前的女人歡好、交合。
  周辰心中微驚,連忙運轉體內的真氣,運行一周后,那種**漸漸的消散,他在看向夏姬時,雖然眼前的佳人依舊很漂亮,可也就僅僅漂亮而矣,卻沒有了初始時見到的那種吸引力!
  周辰目光閃爍,眼中露出幾絲興趣。
  有意思,這個夏姬看來并不簡單吶,雖然觀其一舉一動她都不像是習武之人,可為什么會產生那種誘惑人去犯罪的**呢!
  難道是因為‘**采戰術’?
  史書上曾有提及,夏姬及笄之時,曾夢見上界天仙與她交合,教她吸精導氣的方法,這種方法能使人返老還童、青春永駐。
  這種方法其實和魔道上的一些采陽補陰之秘法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史書上的說法并不可信,天仙什么的完全是無稽之談,但若是有異人因緣際會下傳授給夏姬,那也不是不可能,這樣夏姬不同于常人的魅惑能力就有了解釋,難道是來源于此。
  周辰越想越覺的可能,想著天下之大奇人異士多不勝數,這種解釋反而是最合理的,即便有所出入,也應該不會相差太多...。
  夏姬走下馬車,皺眉的看著四下里好似木雕泥塑的一群人,感受著他們目光中的炙熱、貪婪,那里面包含著一切陰暗的思想,唯一的目地就是想撕碎她的衣服,將她壓在身下。
  夏姬嘴角冷嘲,這種事她見得多了,每個雄心的生物看到她似乎都是一副色與受魂的模樣,轉過身,無視這些人,當先朝主宅走去。
  那名年輕的婢女緊隨其后,莊院內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動作,注意力都給夏姬夫人吸引了過去。
  一會兒工夫后,直到夏姬的身影消失在屋內許久,外面的這些人才漸漸的緩過神兒來,他們大多失魂落魄的,有幾個膽子大的,不時的看向主宅,希望能夠在見到那個動人的身影一眼。
  就在這時,院中腳步聲起,那名小婢忽然去而復返。
  “戚隊長,那位新來的壯士夫人讓你給安排住處,不可怠慢了。”
  戚隊長看了不遠處的周辰一眼,這個小子他從見面的第一眼起,就十分的不喜,但如今夫人有吩咐,他又不能推脫,只得道:“屬下知道了,定會將其安排妥當。”
  小婢滿意的點點頭,這才轉身離開。
  戚隊長想了想,招手喚過一名護衛,在他耳邊低語幾句,同時指了指周辰,那名護衛連連點頭應諾。
  周辰的眼光何其銳利,他們兩人的動作自然不會逃過他的眼睛。
  片刻工夫后,那名護衛過來,對周辰道:“走吧,去你住的地方,你這家伙好運氣,救了夫人,又有賞賜,又有前途,以后可不是我等能比的了!”他語氣淡淡,不冷不熱,甚至其中還幾分羨慕嫉妒。
  周辰看了一眼那輛空空的馬車,點頭笑道:“好,有勞了。”
  那護衛輕哼一聲,當先帶頭走去,周辰跟在他身后,七拐八拐之后,來到了一處獨立的小院兒。
  推開院門,護衛道:“你以后就住在這里,如果沒什么事不要隨便走動,到時如果惹出什么麻煩,即便夫人念在相救的恩德上為你求情,那你即便不死也要脫上一層皮。”
  周辰點頭,表示知道,那名護衛又簡單的介紹了下府里的規矩,這才起身離去。
  周辰關上院門,看了看這不大的小院子,運轉真氣于五竅,五感頓時增強數倍,一些輕微的動靜都難逃他的感知,良久后,他滿意點頭,這里沒有人監視。
  周辰邁開腳步,推門進屋,四處走動,在一些隱蔽的墻壁處拍拍敲敲,直到確認屋里沒有安插偷聽的銅管,他這才完全的放下心來,起身來到床邊和衣躺下假寐。
  到了晚間有仆役送來吃食,一大碗粟米飯,一條烤制的金黃的獐子腿,以及一瓦罐度數極低的米酒。
  周辰大快朵頤,飽食一頓,吃飽喝足后,讓仆役進來將碗筷拿走,這才繼續閉目休息。
  及至月上中天,窗外蟲鳴不斷,周辰從黑暗中陡然睜開了雙眼。
  一道黑影趁著夜色躍出小院,側耳傾聽,辨別一下馬匹嘶鳴聲的方向,這才立刻閃身而行。
  周辰身形快如鬼魅,縱躍之間,不帶絲毫的風聲動靜,他在宅院里左拐右繞,在經過一條長廊后,終于到了莊院的后面,這里不時有馬嘶在旁響起,顯是馬廄和糧倉儲物的地方,而那輛夏姬夫人白天曾乘坐的馬車,此時也停在了這里。
  周辰來到車前,蹲下身來,在車底摸索一遍,再站起身時,他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顯然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這輛車的車底確實曾有人在此攀附過。
  卻桓度是一個聰明人,襄老兇名遠播,無人敢惹,又有囊瓦作為后臺,這番灑下天羅地網的搜捕于他,恐怕任何人都不會看好卻桓度這年輕又經驗淺薄的小子,多半認為其難以幸免,可誰又能想到他卻反其道而行之深入虎穴,躲進了襄老的臨時的巢穴內,這著奇兵,肯定大出襄老的意料之外。
  燈下黑,最危險的地方,同時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卻桓度就是抓住了人們的心理漏洞。
  后院杳無人跡,這時天色昏黑,周辰迅速觀察四周的形勢,右側是馬廄,左側則有個大花園,園內的空地有幾所糧倉模樣的建筑,那里似乎正是藏身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