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6 小尼姑儀琳

兩人分開,儀琳一步三回頭的走了,見到小尼姑的身影消失,周辰這才朝著原路返回。說是有要事去辦,周辰不過是想回來見見令狐沖罷了,畢竟怎么說人家也是豬腳,到了人家的地頭,不去拜訪一番,豈不失禮。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看看這個令狐大俠,究竟有沒有電視劇里面男演員那么帥。
  兩地相距不過數里,周辰腳下生風,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就又回到山洞外。
  聽了聽里面動靜,似乎沒有人。
  周辰朝四周草木看了看,忽然朝著山洞內喊道:“別藏了,我看到閣下了。”
  聲音在洞內回蕩,良久之后,并不見有什么動靜。
  周辰咂咂嘴,暗道果然夠謹慎。
  “出來吧,藏頭露尾可不是英雄所為。”
  洞內依然靜悄悄,周辰心道看來得下點兒猛料才行。
  周辰后退幾步,朝著遠處高聲道:“勿那姓岳小娘皮別跑,再跑我可就不客氣啦,田兄趕緊抓住她,她是華山掌門岳不群那個偽君子的女兒岳靈珊,名門閨秀,江湖上小有名氣的俠女,正合田兄的口味,呀,田兄果然好手段那,剛擒住就開始扒衣服啦,果然是我道中人那,天為被,地為床,今天就要入洞房···。”
  周辰話音未落,就聽洞內傳來了一聲大喝:“住口,休得胡言亂語。”緊接著一個人影從洞內走出。
  周辰打眼觀瞧,只見來人二十歲上下的年紀,身材高瘦,腰懸佩劍,長相只是中上,臉色有些蒼白,身上衣襟有著幾絲血跡,可即便如此,他渾身上下依然流露出一股灑脫、豪邁之態。
  對比了一番,周辰覺的僅以相貌論,這位比自己還是差了一籌。
  就這模樣也能當豬腳,天理何在呀。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出言不遜,辱及華山派上下?”青年面色不善道。
  周辰眨眨眼:“我辱及華山派上下,兄臺耳朵有毛病吧,我只說岳老兒如何,岳靈珊如何,沒說華山派如何吧?”
  “強詞奪理,真是搬弄是非的口舌之徒。”青年不屑道。
  我嘴皮子利索,想說什么就說什么關你屁事呀,呀,不對,還真和這位令狐大俠有幾分關系,誰讓他喜歡小師妹呢,可小師妹卻只愿意和小師弟愉快的玩耍呀,不鳥你怎么辦那。
  周辰拍了拍身上的衣襟,笑道:“我自說自話,好像和兄臺沒什么關系吧?”
  他現在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睜眼說瞎話的本事越來越爐火純青了。
  那青年道:“我乃華山勞德諾,身為華山弟子,你說和我有沒有關系啊。”
  勞德諾你麻痹呀,你要真是勞德諾,老子就是任我行了,周辰覺的自己都夠無恥的了,沒想到這位也不差分毫啊。
  “兄臺開什么玩笑,勞德諾我雖然沒見過,可也知道人家年紀不小了,兄臺看樣子頂多二十余歲,難道勞德諾還能返老還童不成。”
  你丫的,你當自己是天山童姥啊,還能越活越年輕啊。
  令狐沖被人當場揭穿也沒有不好意思,只是淡淡道:“是或不是那又如何,只是你口無遮攔,肆無忌憚的胡說八道,須知禍從口出,到時候惹來了麻煩,災禍上身,那時可怨不得旁人。”
  周辰見他話說的雖然剛硬,但卻沒有動手的打算,顯然是氣虛力弱,有傷在身,不愿在此地和自己這個陌生人多做糾纏,從而便宜了隨時都有可能趕來的田伯光。
  周辰來時到想著和這位令狐大俠過過招,可現在見對方這個凄慘模樣,也就沒有了欺負傷殘人士的興趣。
  畢竟即便自己打贏了,也沒什么值得高興的,而且現在的令狐沖,又不是中后期習得獨孤九劍的令狐大俠,兩者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
  周辰見令狐沖轉身欲走,便開口道:“兄臺這般來去匆匆,可是在尋找一個貌美的小尼姑?”
  令狐沖停下腳步,轉首看向周辰道:“人被你救走了?”
  呦呵,腦筋轉的果然夠快的,果然是武力值與智力值并存的人物啊。
  周辰道:“本大俠行走江湖,自然是以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為主要目標,外帶劫個富,濟個貧什么的,最見不得有人恃強凌弱,強推無知少女什么的,所以才趁著兄臺引走了田伯光的空當,放走了那個小尼姑。”
  “現在那位師妹人在何處?”令狐沖問道。
  “儀琳妹妹嘛,現在多半是在去衡陽的路上。”周辰道。
  儀琳妹妹,令狐沖對周辰的這個稱呼有些疑惑,不明白眼前之人和那美貌小尼姑究竟是什么關系,不過沒關系,這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那位恒山派的師妹已經脫險,那他剛才所冒的風險就值得了。
  “你說的這些可當真?”令狐沖問道。
  周辰哈哈大笑:“兄臺要不要我當天發個毒誓,應應景啊。”
  “那倒不必了,我信你一次,不過若是其中有什么不妥,我即便追到天涯海角也決不會放過閣下。”
  有能耐你追我到主世界,那才算你的本事,天涯海角什么的實在遜斃了。
  令狐沖繼續道:“閣下做得此事,顯然是我輩俠義中人,剛才言語的不敬,我可以不計較,聊了著許多,還沒請教閣下江湖的名號。”
  周辰笑道:“鄙人被江湖同道送了一個雅號,花中浪客周辰是也。”
  令狐沖想了想,根本就沒聽說過,也不知是真是假。
  “在下華山令狐沖,見過閣下。”令狐沖也自曝了門號,然后道:“同時也多謝閣下今次援手之德。”
  “謝不謝的本人無所謂,還不如來點兒實際的。”
  “那閣下想要些什么呀?”
  華山劍譜行不行,紫霞神功行不行,好吧,這些令狐沖除非瘋了才會給自己,還是說點兒靠譜的吧。
  “我想讓令狐兄牢記一件事。”
  “什么事?”
  “任盈盈是我老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