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8 素女采戰術

周辰打量半餉,心中已有了幾分成算,他身形一閃,向左方掠去。
  空蕩蕩的花園內,枯枝敗葉滿地,殘花凋零,似乎已經許久沒有人來這里打掃清理,周辰踩著軟綿綿的枯葉,悄無聲息的向幾處糧倉行去。
  糧倉共有四座,一大三小,周辰行至最外側的一間,來到倉門處,豎耳傾聽,倉內有著微弱的聲響...。
  周辰腦海中漸漸的浮現出一幅畫面,一只碩大的老鼠,此時正警惕的四下張望,它身形敏捷的順著倉邊走走停停,目的地是前方不遠處四下零散的秕谷,這處糧倉已經廢棄,倉頂都破了一個大洞,月光順著洞口照射到里面,讓人能從外面的縫隙清晰地看到里面的一切,倉內似乎除了老鼠就在也沒有別的生物。
  周辰從倉門處一躍而下,身形不停,又連續的查看了另兩處小倉,結果依然沒有絲毫收獲。
  周辰眼睛瞇起,身形一縱,如同一只大鳥般,瞬息飛出數丈遠,輕飄飄的落在大倉的門前,他手放在門邊微微用力。
  吱嘎...!
  寂靜的夜色下,倉門打開的聲音聽在耳中似乎比平時要大上許多,周辰邁步入內,一股腐朽的氣味兒充斥鼻端。
  倉內空氣污濁,通風的幾處小窗口都年久失修,已經被各種灰塵雜物所堵,這種幾乎半封閉的環境下,周辰剛一入內立刻就覺得胸口發悶,他悄無聲息的運轉體內真氣,陣陣暖流涌過。頓時心胸為之一暢!
  倉內四下開闊,除了一些干枯的稻草幾乎什么都沒有。周辰抬頭打量片刻,眉毛一挑。嘴邊露出一絲輕松的笑意,人果然在這里!
  倉中寂靜的詭異,別說老鼠沒一只,就連夜間活動的昆蟲都遠離了這里,周辰望著空蕩蕩的前方,眼神閃爍,右手向后突然一揮,一道輕柔的掌風擊在門邊,倉門在吱嘎聲中。緩緩的關閉,倉中立時為之一暗。
  周辰站在倉底中央,黑暗中高深莫測的笑著,一口白牙在夜色里顯的森寒而又充滿了冷意,四下里的氛圍好似凝固,躲在倉頂房梁上的卻桓度心漸漸的開始下沉,下面的人給他一股相當危險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只慵懶的猛虎,看似悠閑而隨意。但在它的體內卻時刻充滿了暴虐和殺意...。
  這個人是一個高手,而且還是那種最頂尖的層次!
  卻桓度握緊了身邊的銅龍,心中猶豫不絕,思索著是否搶先動手。占得先機,畢竟高手相爭,一絲一毫的優勢都有可能成為轉化勝勢的關鍵。但下面的那人看似毫無防備又十分平靜的表面下,在卻桓度眼中卻好像是一個隱藏極深的陷阱。只是為了讓他落入圈套...。
  就在卻桓度心中遲疑時,周辰卻開始慢慢地走動起來。他悠然自得,一派安然,在倉中轉悠不停,好似在散步一般。
  卻桓度開始還不曾在意,但片刻后他瞳孔猛然一縮,后背上滲出了一層冷汗。
  周辰那看似毫無規律的走動,卻是徹底的封死了他所有的出手路線,甚至如今在卻桓度看來周辰的身形都變的飄忽不定,他手中的劍根本就難以鎖定對方,這讓他心中大駭...。
  與此同時,周辰清朗的聲音突然響起:“在下來此已久,桓度公子身為此間主人,為何直到現在還避而不見,這真是讓我這個客人有些為難吶!”
  卻桓度死死的盯著周辰,只要對方稍有不對,他就立刻閃身而逃!
  原本以為偷入襄老的住處,自己是走了一招妙棋,將襄老和他的一群走狗都騙的團團直轉,為此卻桓度不是沒有沾沾自喜過,而且再偷入此處后,卻桓度又開始生出了另外一個心思,這就是將艷名聞于天下的姬夫人掠走收入自己的囊中。
  卻桓度對所有囊瓦方面助紂為虐的人物,均欲誅之而后快,心想若能把夏姬從襄老手上奪過來,對他的打擊,可能比死更能令他難過,卻桓度的一顆心不由的朝這方面活躍起來,而且這件事若能成行,也是好處多多,不僅可以打擊了襄老,同時還能有美人在懷,如此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可誰承想,卻桓度還沒將他的想法付諸實施,剛剛躲進襄老的宅院沒多久,就已經被人給堵上了門來!
  卻桓度眼神閃爍不定,心思轉動,考慮著利弊得失,不過片刻他就拿定了主意,此地不宜久留,還是走為上策!
  卻桓度眼睛注視的下面周辰的一舉一動,手卻從懷里掏出了一大塊黃精來,這是他在山野逃亡時采掘的,這些黃精營養豐富,足供果腹,他渴飲山溪之水,餓了就吞食黃精,這才靠此撐了過來,一路前行逃到了夏浦,然后混入姬夫人的車隊,躲在了馬車底下,潛進了襄老的家宅。
  卻桓度手腕一抖,黃精飛出,砰地一聲撞到了倉庫里間的墻壁上。
  倉庫分為里外兩間,外間寬大用來儲糧,里間狹小則是裝著一些雜物...。
  下面的那人,聞聲果然朝里面走去,卻桓度心中暗喜,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立刻從房梁上飛躍而下,身體在空中一轉,就朝著倉門激射而去。
  倉門越來越近,就在卻桓度以為自己能逃出生天之時,一聲輕笑忽從頭頂上方傳來,緊接著一個男聲響起。
  “桓度公子,這是要去哪里呀?”
  卻桓度大驚,手腕一翻,長劍上挑,銅龍劍直刺頭頂上方。
  周辰五指綻放,化作漫天指影,當當當...!
  連續彈于劍脊,一道道內勁送出,卻桓度渾身一震,被迫飛身而退。
  周辰從空中躍下,站在倉門前,堵住了卻桓度的逃路。
  卻桓度眼中一凝,提劍的手臂微微發麻,他心中微沉,知道自己遇上了生平的大敵,值此之際,想要逃走有此人所阻恐怕難于登天。
  既然無法離開,那便戰吧!
  卻桓度擁有一顆堅定的武者之心,作為一名劍客,他從來不缺乏迎難而上的勇氣。
  卻桓度精氣神高度集中,一劍當先,銅龍化作一片金光寒芒,縈繞在身前,以勢如破竹之威,殺向周辰,劍尖于空中飄忽不定,籠罩著周辰咽喉、胸膛、小腹等要害之處。
  周辰不敢大意,身形晃動,快如閃電一般,撞入劍網,隔空一拳,崩開劍鋒,一掌揮出,切向卻桓度的脖頸...。
  眼看一掌擊實,刷的一聲輕響,銅龍劍突然回轉,直接橫在了卻桓度的頸側,森寒的劍刃直對掌鋒,這一掌若是繼續拍下,恐怕周辰的手掌就要一分為二了。
  周辰眼睛一亮,有幾分興趣道:“果然有點意思!”
  他手腕翻轉,手掌隨之變招,緊握為拳,順勢向下直接轟向卻桓度的胸口。
  卻桓度像是早有預料到一般,身體微側就躲開了這勢在必得的一拳,同時長劍一橫,直削周辰的膀臂。
  兩人戰在一處,彼此之間的動靜卻是不大,反而微乎其微,卻桓度心有顧忌,怕驚動襄老府內之人,而周辰也同樣不想有太多的人知曉此地的變故!
  周辰一番交手下來,對卻桓度的實力有了幾分清楚的認知,周辰其實一直未盡全力,就是想看看卻氏祖傳的劍法有什么精妙之處。
  親身體會之下,感觸確實更多,如今看來這劍法更多的是提前預判,以精氣神凝練于自身,擴大身體的感知,后發制人!
  周辰博覽了眾多的武學,本身實力的不斷提升,眼界自然大開,雖然和卻桓度交手不過短短片刻時間,但卻已經將卻氏劍法的精髓摸了個**不離十,他這一番想法雖然不全對,但卻也同事實相差不大。
  卻氏祖傳的獨門劍法,最重‘守心’二字,這是把一切精神,維持在一個一塵不染、毫無雜質的境界,也可以說是忘情,絲毫不起恐懼之心,所有喜怒哀樂,甚至父子親情、夫妻之愛,也棄于心外。
  卻氏的先祖認為人心譬如一潭湖水,若有絲毫情動,湖水便混濁和動湯起來,不能映物,只有丟盡凡情,湖水才能歸原一池清水,照見眾生形相。劍法才可不滯于情,發揮盡致。
  卻桓度也正是如此,他自九歲開始練劍,平日雖愛和族中美女廝混,但練劍時卻極端專注,守心的功夫尤勝乃父,可以說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此前他唯一欠缺的只是實戰經驗和飽飲敵人鮮血后生出的殺氣,但經過滅家之恨,以及連續逃亡廝殺之后,卻桓度的劍術終于有了極大的進境。
  卻桓度以前在卻家時,像個未開靈竅、養尊處優的貴家公子,這十多日來險死還生的磨煉,使他像一塊玉石般被雕琢成美玉,無論精神體力和智能,都進入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所以他藉著此戰的壓力,把這些日子來領悟到劍術上的心法,全都融會貫通,如今反而有了大成之像。
  因此隨著兩人交手的時間越長,周辰感到卻桓度爆發的能量就越大,原本他只需五成功力就能壓制卻桓度,到了后來不得不加到了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