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79 卻氏劍法

卻桓度在對戰的剎那,他自然而然地步入守心的境界,呼吸變得緩慢悠長,全身毛孔放松,所有感官,全部發揮作用,不單只眼耳口鼻,甚至連身上的皮膚,也處在高度的警覺狀態,身前敵人的每一下動作,一抬手、一揮拳、身體的晃動、腳下的步伐,敵人的欲前欲退,即使在眼光不及之處,他卻是依舊了然于胸,并可迅速的做出合適的應對。
  他現在就好像是一名思路敏捷高明到極致的棋手,對方所下的每一步棋以及相應的路數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卻桓度身內家族戰士的血液在奔騰流動,血管收窄,使鮮血迅速運轉,供給了最大的能量,十多年的苦修,倏地具體表現出來,他的劍如毒龍出海,在萬道金芒的掩映下,像水銀瀉般,硬生生的和面前這個難纏的對手戰了個‘勢均力敵’。
  周辰訝然,沒想到卻桓度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進步如此之大,他微微搖頭,心說確實該結束了,該看的也都看了,并且親身體驗了一遭,再打下去也沒什么收獲了!
  周辰眼神一變,體內真氣運轉,揮拳之間,速度、力量、反應劇增了將近三成,這一下全力出手,卻桓度立刻手忙腳亂起來,他雖然能夠提前感知周辰的出手方向、方位,但在瞬息之間絕對超高的出手速度面前,他即便腦海中清楚,可身體的應變卻是很難再跟得上了。
  數招之后,卻桓度汗流浹背。已然狼狽至極!
  周辰腳踩梅花步,一閃就來到了卻桓度面前,一掌擊向他持劍的手腕兒,卻桓度剛要揮劍翻轉躲避,哪知他剛有所動作,周辰已經立刻變招,手掌直直的切在了他的臂彎處。
  當啷!
  銅龍劍落地,卻桓度大驚連忙后退,周辰一聲輕笑,轟然一拳擊向其面門。卻桓度避無可避。立刻舉雙臂阻擋,可片刻后,想象中的迅雷一擊并沒有到來,反而是喉嚨一緊。被人扼住了咽喉。
  周辰抓住卻桓度的要害。只要他愿意。五指微動一下,就能了卻對方的性命,這種掌控別人命運生死的感覺。確實是相當的不錯。
  卻桓度臉孔漲紅,呼吸漸漸困難,他覺得那一只鐵鉗般的大手在慢慢的收緊,他就好像是掉進獵人陷阱的獵物,再被一點一點無助的看著自己被對方殺死...。
  這種感覺很不好,其中的恐懼更是讓卻桓度堅定的心都有些顫抖,世上能有幾人不怕死,真正視死如歸的也多半是沒了牽掛,可卻歡度卻是心中不甘,他怎么能死在這里,他還有大仇沒報,他還想去游走天下看看各國的美女,秦娃、吳艷、越姬、晉女...。
  就在卻桓度因腦中缺氧,眼前開始出現種種模糊畫面的時候,脖子上的手卻是一松,渴望良久的空氣涌入,他整個人立刻彎下腰,拼命的咳嗽起來...。
  “桓度公子覺得如何,有沒有感到其實活著真是美好,其實在下一直認為死并不可怕,唯有看著自己慢慢地去死才是最讓人恐懼的!”
  卻桓度干嘔了半天,良久才抬起頭道:“你這個瘋子!”
  周辰眼一寒,在卻桓度還有些倔強的目光中,直接一指點在了他的胸前。
  “看來桓度公子還沒有認清現實啊!在下如今再教公子一條很有用的道理,那就是識時務者為俊杰,尤其是在能夠決定你性命的人面前,低伏做小才不會繼續吃苦頭!”
  卻桓度只覺的自己忽然全身麻癢,骨頭上好像有無數條小蟲在爬動,當然如果只是這樣還可以忍耐下來,但下一刻,這些小蟲突然開始啃食起你的骨頭時,那種牽動骨髓般的痛苦,才是最讓人難以忍受的!
  周辰的聲音這時再次響起:“桓度公子如果忍耐不住可以大聲叫的,到時襄老的食客門人很快就會趕過來,那時桓度公子就可以解脫了!”
  解脫了,怎么會解脫了?自然是被那些人殺了,提著頭顱去向襄老邀功了!
  卻桓度是個極聰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周辰的意思,他已經經歷過一次死亡,那種感覺并不好。現在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卻桓度蜷縮著身體,躺在地上,陣陣深入到骨髓里的劇痛讓他忍不住渾身都在顫抖,他汗流滿面,牙齒緊咬著嘴唇,將那里咬成一團爛肉!
  “你...你想要什么?或者...你想要我做什么事?”卻桓度咬牙低聲說出,臉上的肌肉顫動,原本陽剛俊秀的面容,此時看來猙獰如同惡鬼一般。
  他的聲音雖然依舊剛硬,但里面的服軟之意,卻是很清晰的表露了出來!
  周辰笑著看著他,直到卻桓度再也忍受不住以頭撞地時,這才開口道:“這才對嘛!桓度公子若是早些這樣,在下也不會下這么重的手了!”
  周辰一指點在卻桓度的后背上,一會工夫后,卻桓度身體終于停止了抽搐,他躺在地上長長的喘著粗氣,兩眼都有些呆滯,就好像是一個被玩壞了的人偶一般,有氣無力看上去形狀頗慘!
  周辰蹲下身,對著卻桓度笑道:“桓度公子,在下對你的家傳劍術武學很感興趣,不知能否抄錄給在下啊?”
  卻桓度原本無神的雙眼立刻微微一凝,但下一刻又變回無神的呆滯狀態!
  周辰心中冷笑,這卻桓度看來是還想和他繼續玩花樣啊!
  “桓度公子,你是聰明人,在下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還想些雜七雜八的念頭,那么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卻桓度心中一緊,面前之人話語里的濃濃殺意,幾乎讓他的肌膚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為他聽出了這里面的認真,對方絕對說到做到。
  卻桓度心在發抖,他原本想著將家傳武學不著痕跡的改動一下,即便最后被逼著傳授,那對方也得不到好去,可現在他卻不敢賭,如果對方真要發現了其中的不對勁兒,那么此人絕對是會殺了他的,機會只有一次,這就是對方給自己下的最后的通牒!
  卻桓度的手緊緊握著,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被人以性命相挾的威逼,讓卻桓度屈辱萬分,這就好像是一個殘忍的惡鬼,在不斷的啃噬著他內心的驕傲尊嚴,可想著死亡前的恐懼無助,卻桓度心思幾經變化,但到了最后他也沒有鼓起拼死一搏的勇氣...。
  夜色深沉,蟲鳴陣陣,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晚睡的蟲兒有草吃,而周辰就屬于晚睡的那一類,現在他正在倉庫內,默默的回想著卻桓度的口述的卻氏劍法‘守心之道’。
  至于卻桓度卻早已經離開,不愿再繼續面對周辰是一方面,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他害怕襄老的門人食客察覺到自己的存在,既然周辰能找出他在這里,那么別人多半也快尋過來了,潛入襄老的家宅,恐怕是他現在認為做的最錯誤的決定了!
  周辰將卻氏的明心守靜之道仔細的體會一番,終于有所得,他笑著自語道:“此法到真是不俗,獨辟蹊徑,我倒是獲益不少,今次也不枉來荊楚世界走這一遭了!”
  明心守靜之道越往深處去細思,就越能察覺出其中的不同凡響,而且此法之中似乎還蘊藏著一絲禪意,頗有菩提本無樹,明鏡亦無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佛學心境。
  周辰對這位創出守心之劍的卻氏先祖越發的好奇,這位難道還是一位和尚僧人不成,不然怎么會將佛家心境蘊含于劍法中呢?
  可仔細琢磨春秋時代似乎還沒有和尚出現吧,那么佛家的禪意思想又從哪里來的呢,周辰現在越發覺得荊楚世界的不同,似乎總有這樣那樣難以想象的讓人費解之處。
  搖搖頭,不再去想這些旁的,周辰起身正要離開倉庫回到自己暫住的院落,糧倉外面卻突然有微弱的響動傳來。
  偌大的糧倉原本是深幽無聲,這外面突然傳來的動靜,在里面卻聽得清清楚楚,周辰心中一動,腳下一踏,就已經悄無聲息的閃進了倉庫的里間角落,躲在了一干雜物的后面。
  這處角落十分的隱蔽,利用雜物的遮擋輕易就成了一個上佳匿藏之所,即便有人進來,只要并非是有目的之搜索,幾乎沒有可能會發現他的存在,反而周辰可以借助縫隙清楚地窺看全倉的形勢。
  周辰剛躲進來,就心有感應,睜目從雜物的隙縫往外望,糧倉的一扇窗戶無聲無息地敞了開來。
  微弱的月光從敞開的窗戶透入,跟著一個瘦長的男子身形靈活地掠了進來,順手把窗門緊閉,糧倉內又恢復了一片漆黑。
  周辰功聚于二目,在這完全與外面光線隔絕密封的倉庫內,將里面的一切都瞧得清清楚楚。
  這男子三十余歲的樣子,一身勁裝黑衣,并未蒙面,他長相平凡普通,是那種丟在人堆里都絲毫不顯眼的角色,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十分的靈動,開合之間有精芒閃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