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0 明心守靜之道

男子進得糧倉,四下稍一打量,見沒有任何人存在,便不在意的走向倉門。
  悄然無聲的倉門打開,外面的皎潔月光照射進來,將站在門口男子的身影脫出長長的一道。
  這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在開門時,完全沒有弄出絲毫動靜,使人完全無法察覺,這闖入者實處處予人莫測高深的印象。
  這男子行動間聲息全無,如果不是親眼目睹他的存在,真令人難以相信,好像他只是一具沒有實體的幻象。
  這在周辰心中敲響了警鐘,此人絕對是一個高手,如果他是蓄意來對付自己,再配合著其他人,這一回必是兇多吉少,但另一方面,又覺得這人來此,與他全然無關。
  這人是誰的,周辰苦思荊楚世界中的人物,但卻似乎沒有一個能對的上的,這樣的高手書中不應該沒有提到啊!
  這名男子站了一會,開始不安地在門前來回走動,面上透露出期待和焦灼的情緒。
  一會兒之后,他眼睛忽然一亮,遠處似有腳步聲傳來,男子大喜正要迎上去,卻心有所感,扭頭看向另一側,眉頭皺起,然后他臉露不甘之色,飛身躍回糧倉內,腳下一點,就跳上了房梁隱身不見,而下面的倉門則慢悠悠的無聲關上。
  周辰眉頭蹙起,這人的行為實在是有幾分詭異。
  這名男子剛離開不久,一個寬袍大袖。腰束金帶,足踏木屐的男人就出現在倉門前。
  此人身材瘦長高挑,頜下蓄滿了胡子,氣度不凡,一對眼睛閃閃生光,不怒自威,年紀大約四十上下,正是那種已有成就、富于魅力的男性。
  他推開倉門,閃身入內,然后將門半關半掩。不時的舉目向外望去。但他卻不知,此刻正有兩道意味不明的目光深深地打量著他的背后。
  如芒在背,這個男人似乎感到了不妥,下意識的回身看去。四下里空寂一片。什么也沒有。他自嘲一笑,暗道自己實在太過緊張、敏感。
  同一剎那,一陣輕柔的步聲。由遠而近,周辰心中一動,因為他竟然對這陣腳步聲,泛起似曾相熟的感覺。
  果然大門微微推開,一個纖美的身形輕盈閃入,門邊的男人一手掩門,另一手把這進來的身體抄入懷里,跟著兩下相接,衣服和**磨擦的聲音香艷刺激,在漆黑里亦覺春色無邊。
  難怪會覺得熟悉,原來這女子正是名聞天下的尤物夏姬姬夫人,無怪乎他對她的步聲如斯清楚,今日前些時候,他就曾耳聽目睹這大美人的離去。
  周辰不便多加打量,因為外面的那個男人十分的謹慎敏感,他眼光微移,看向房梁之上,猜測著躲在上面的到底是什么人...。
  不過雖然看不到一丁點兒,但倉內進行的勾當,他也是過來人,腦海中自然很容易就勾畫出正在進行的實況。
  尼瑪,這是法式濕吻吶!
  而且更讓人驚嘆的是這肺活量實在是...,嘖嘖。
  過了好一會兒,傳來夏姬低微的喘聲,顯然兩人的嘴已經分開,男子功力深厚,女子卻因纏綿的熱吻后,嬌喘難止。
  夏姬輕輕吁出一口氣,一呼一吸的聲音,也是那樣豐潤性感,扣人心弦。
  外間的男人道:“夏姬,我原以為你不會到來了。”
  夏姬嬌喘細細,默然無語。轉瞬又傳來擁吻的聲音。
  我叉,這還有完沒完了,本大俠都被撩撥的有點兒火氣了,房梁上也有細微到極致的響動,顯然這位對下面的親密接觸也不是無動于衷!
  良久外間男人又道:“夏姬!想不到我巫臣二十年來靜如古井的心,又動起情來,且完全失去控制,比之年輕小子更有不如。”
  頓了一頓他繼續深情道:“你知否我的心早已死去,終日沈迷在權勢的追逐中。見到你后,這顆死去的心才再度復活。唉...!我真是其蠢如豬,什么功名富貴,怎及得上和你一起時任何半刻的快樂。”他說來深情流露,但夏姬只是‘嗯’的一聲,不見如何激動。
  他在娓娓訴情,周辰卻是心中漸漸明了,原來此人就是巫臣,這巫臣的地位在楚國可是非同小可。
  當時國家最重要的大事,就是祭祀和戰爭,所謂:國之大事,唯祀與戎。
  說的就是兩件事,巫臣就是在祭祀神權上,楚國最重要的人物,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這巫臣本身武功高強,又是楚王的主要謀臣,時常代表楚國出使各地,是外交的專才,在諸國中備受尊敬,以囊瓦的專橫,也不敢輕易惹他,想不到他居然來到夏浦,在此時此地這種復雜的形勢下,和囊瓦手下頭號大將的禁臠搞上了,他也算神通廣大,居然能避過襄老的耳目。
  夏姬這時幽幽的輕聲道:“先生這樣約我前來,一旦被襄老發現,縱使能當時逃過他的毒手,但囊瓦一定會利用這件事,動搖你的地位,陷你於萬劫不復的劣境,我于心何安!”她的聲調柔媚動人,婉轉溫文,使人感到體貼入心。
  巫臣冷哼一聲,周辰耳膜微震,他眼睛瞇起,心說你為了在美人面前表現英雄氣概,鬧出這么大的動靜,若是驚動倉外的人,引動襄老的門人前來,到時就有你好瞧的了。
  巫臣不屑道:“囊瓦若要動我,還是氣候未足。襄老現在為了搜捕卻宛之子,正忙得不可開交,否則我們也難以在此相會。哈!想不到此子如此難斗,連我也覺得頗為出奇。可能是天佑我們,此刻應是你脫離襄老的最佳時機。”
  夏姬喜道:“只要能脫離襄老,我什么艱苦都不怕。”
  周辰暗忖她不說只要我能跟你,而說只要能脫離襄老,顯然她也并非愛慕巫臣,不過是因襄老令她太討厭了吧!
  可笑那巫臣愛火熏心,竟體會不到沒人對他的真正心意,愛情盲目之言,果然是不錯。
  巫臣又道:“襄老劍術高明不用說,此次隨他來的龍客、鄭樨和萬悉解三人,都是可怕的威脅,所以我們的行動要萬分小心,一出錯,將永無翻身的機會。”
  他一邊說,周辰也在回想書中的人物情節,剛才巫臣說的三人,都是楚國著名的高手,各有絕藝,若是撞上他們,如果單對單,他自認勝之不難,但如果三人一起的話,周辰想要很快的擺平,還真要花費上一些功夫時間。
  巫臣道:“公子反率領了一批高手來夏浦,我怕他是要打你的主意。不過你卻不用擔心,我已有萬全的安排,可保我們能逃往國外。這一次我到夏浦來,是奉有王命,來此再乘船沿江而下,出使齊國,希望能聯成陣線,對付晉國,只要你能依我指定時間,走上我安排的馬車,我倆可堂而皇之逃離楚國。這處我早安排了足夠的人手,一切應無問題。”
  周辰忽然明了,這巫臣怕是早已在這宅中布下了內鬼,所以才能出入自如,今次前來多半是通知夏姬一些出逃的路線方法。
  果然,下面一段時間里,巫臣又詳細反覆的述說逃走的細節和應變的準備,甚至把預備好的救急煙花,施放方法,一一授予夏姬,連在旁聽了個用一清二楚的周辰,都不由也暗贊這巫臣處事的嚴密和精細。
  及至最后,巫臣道:“所有的種種都已妥當,若是還有什么意外,夏姬你可盡量拖延時間,到時自會有人前來接應解救...。”
  夏姬輕輕的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巫臣一切都交代完畢,心中一松,看著眼前的美人,又有些情動,剛要有所動作,夏姬卻忽然躲開,同時輕聲笑道:“先生何必著急,以后夏姬都能時常伴在先生左右,到時再細心侍奉,豈不比現在要強上許多!”
  她這一笑,面若春花,看的巫臣一呆,最后他哈哈笑道:“好,到時你可逃不出我的掌心了!”說完,又向夏姬訴說了這些時日的牽念記掛,然后這才和夏姬一起轉身離去。
  等他們二人離開許久,一個人影才從房梁上躍下,這名男子嘿嘿一陣淫笑:“這個夏姬果然是個大美人,而且經過這些年的蘊養,居然成熟的開花結果了,嘖嘖...,如今卻是全便宜了我,哈哈...,我陳驍果然時來運轉了!”
  這名男子聲音好似是夜梟一般,嘎嘎的自言自語,到了最后他志得意滿,滿臉歡容,然后他腳下點地,身形飛縱,也不走倉門,依然從來時的窗戶翻躍而出。
  過了好一會兒,周辰才面色有幾分難看的走了出來。
  “蘊養...,開花結果...?”
  周辰眉頭時緊時松,心中卻是若有所思,他緩步來到門邊,手剛觸到門板,下意識的一怔,想到剛才那人的奇怪舉動,他眉毛一挑,把手又收了回來,然后學著那人的樣子,同樣鉆窗而出...。
  而就在周辰離開了一柱香的時間,在離糧倉不遠的一處大樹后,巫臣的身影從樹后轉出,他緊盯著倉門,見那里毫無動靜,自嘲的笑了笑,還是太過謹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