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1 巫臣

次日天光放亮,周辰于睡夢中驚醒,外面嘈雜聲起,他心中一動,起身來到院內,站在院門邊一塊青石上,登高朝外打量,但見一隊甲胄鮮明的騎士不斷的涌進宅院,當先領頭之人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但卻面若厲鬼的老者。
  周辰心中頓時明了,此人多半就是襄老。
  襄老來到自己的臨時巢穴,并不耽擱,甲胄未脫便直奔后院主宅,顯然是去看夏姬了,這位對姬夫人還真是著緊的很吶!
  周辰摩挲著下巴,看了一會兒,就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繼續休息。
  這一天,宅院內都是聲潮陣陣,人喊馬嘶,好不熱鬧。
  可到了日落黃昏時分,襄老卻突然再次帶隊離開,這一次好像十分的急切,許多騎士甚至連甲胄都沒穿戴整齊便急匆匆的縱馬出了宅院。
  周辰聽到動靜,再次來到院中,看著大隊人馬漸漸遠去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晚上有仆役送來飯食時,周辰便旁敲側擊了一番,詢問襄老的去向。
  這其實也不是什么秘密,消息早就傳開,那仆役笑道:“主公收到消息,說有個形跡可疑的青年,在夏浦以西江水的上游出現,還有幾十個陌生人,同時間分別抵達該地。這跟卻氏逃亡子和其部眾家將的情形,非常吻合,所以一接到線報,主公就按耐不住,連忙盡起手下,快馬趕去了。”
  襄老帶著大隊人馬離開。駐扎在大宅的一時間只剩下基本的護衛和仆役,襄老自恃聲名赫赫,并不以為有人敢來冒犯他,任何人若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都要想到事后受到報復的惡果,所以他才會如此的放心。
  等仆役離去,周辰心中明了,這定是巫臣之策,調虎離山,他看來是快要下手了!
  周辰想了想。起身出了院落。離開了襄老的宅院,門口守衛的兵丁,對周辰還有幾分印象,知道此人現在頗受姬夫人看重。所以在其出門時。還很是謙卑的朝他笑笑。
  周辰點頭回應。然后轉身進了旁邊的陰暗小巷,他在巷中穿行,沒幾下功夫。就已經來到了襄老宅院的后門,這里寂靜無聲,只有幾個衣著破爛的乞丐躲在暗處茍延殘喘。
  周辰隱身在一處偏僻的墻角,靜靜的等待,果然在襄老大批人馬離開了沒多久,一輛灰色的馬車,就在暮色中緩緩駛過大宅后門的道路。
  恰在此時,對面又有另一隊騾車隊經過,頓時響起車輪嘈吵的聲音,加上騾嘶人聲,場面一時呈現混亂,假設有人在對街觀看,視線恰被隔斷。
  騾車隊慢慢離去,灰車向另一個方向開出,路上恢復平靜。
  這一切都沒有瞞過周辰的雙目,這都是巫臣的巧妙安排,此輛灰色的馬車,趁剛才的混亂,在宅院的后門略微一停,而就在這剎那的功夫,后門打開,一個帶著面紗的女子被人從里面領出,快速的上了停下的馬車,灰色馬車人到即走,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載走了艷冠天下的美女夏姬。
  而那名帶夏姬出來之人,周辰亦是看得分明,竟然是戚隊長,他心中有幾分驚訝,沒想到此人會是巫臣在宅院里的內應!
  戚隊長送走了夏姬,又面色平靜的回到了宅院內,好似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周辰從墻角閃身而出,再不遲疑,緊躡馬車而去。
  夏姬姬夫人身上的秘密頗多,尤其是她那奇異魅惑男性的能力,以及昨晚那個名叫陳驍的男人似乎也是為她而來,所有的種種都透露出一層詭秘的色彩,但這些迷霧籠罩下的一切不合理之處,在荊楚的書中卻絲毫沒有提及。
  這是意外,還是另有別的原因?
  周辰總有一分說不清道不明的預感,這些事似乎與他還有一絲牽扯不清的關系,他心中好像總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提醒他,跟上去弄清楚這一切,不然將來有一天肯定會大禍臨頭!
  周辰對自己的感知還是很相信的,因為在主世界流浪時,這種預感就曾幫他避過許多的風險,如今再次出現,由不得他不信。
  天色很快暗黑下來,今晚月色良佳,路旁的景色清晰可見,灰車在前面轉了幾個彎后,來到一個道路交匯處,忽地同樣外形的另三輛馬車,從隱蔽處駛了出來,分向四個不同的方向駛去。
  馬車的速度開始增加,任何人若發現夏姬的失蹤而加以搜查,現在一定大感頭痛。甚至在事后很久,襄老也必然會混淆好一陣子,摸不清逃人的去向,致阻延了行動,巫臣這安排確是簡單有效。
  這一著周辰早就有所預料,他一直緊跟著其中一輛馬車,知道夏姬就在這里面,所以毫無困難的緊盯著夏姬不放。
  與此同時,夏姬坐在車內,心情很是緊張,巫臣雖然勢力龐大,安排巧妙,手下又多能人異士,但看他對襄老仍是十分忌憚。
  襄老實在是個非常討厭的男人,言語無味,不解溫柔,尤其是他身具異味,性情暴虐,舉手投足,無不使她活在苦海里,她雖然服侍過不少男人,卻以此人最為可厭,何況還要在他的兇威下強顏歡笑。
  夏姬眼角溢出一滴淚水。她像飄浮水上的鮮花,雖在未枯前不可方物,卻完全不能由自己控制,此刻亦是如此,無盡的冀求和渴望,完全沒有成功的可能,盡管能和巫臣相偕逃往國外,她只是依從著另一個較佳的男人,這是否就是上天加諸于她身上的命運,看來她只好認命了。
  轟的一聲,馬車驀然停下,夏姬從無盡的愁思中霍然驚醒。
  車外跟著是一連串兵器交鳴聲音,夾雜著怒喝,忽地四周都是劍戈之聲,夏姬猜測這多半是有追兵趕來,而隱身在暗處保護自己的巫臣手下,則走出來護衛,但若是襄老親來,自己將全無逃生的機會了。
  在車后緊跟的周辰,驟然見到一群身穿黑衣的武士襲擊馬車,與隨同護送的巫臣部下對上了手,旁人見此或者多是以為這些黑衣武士是襄老的手下追兵,但周辰卻深知并非如此,這些武士其實全都是公子反的人。
  正如他所料,再離馬車不遠的一處樓閣上,一位年約二十余歲的男子正目光炯炯的朝著街上以馬車為中心的亂局打量。
  在他的身邊還有兩名衣衫半解的貌美女子相陪,這名男子一張大手伸進左側女子的胸前的衣襟內揉捏,另一只手則在右側的女子胯下不停的搗弄著。
  兩名婢女面色潮紅,豐滿的嬌軀不斷的摩擦著年輕男子的前心后背,嘴里面囈語著:“公子...公子...,妾身受不住了...!”
  年輕男子對美人的溫言軟語并不所動,反而轉頭對著身后的一名男人道:“陳驍,這次到多虧你了,不然本公子還真不知道巫臣那個老匹夫還有這樣的偷梁換柱之策!”
  陳驍嘿嘿笑道:“不過有賴公子洪福齊天罷了,以公子的安排,想那夏姬遲早是公子的囊中之物,在下也不過適逢其會,恰好聽到了一些消息罷了。”
  公子反自得點頭,對陳驍的識趣大感滿意,他看了看身旁的兩個面帶春色的女子道:“陳驍,你的那些春藥確實不錯,本公子居然不知道這個世上還有如此的妙物,能讓貞潔烈婦般的女子變成淫娃蕩婦一般,若是掠來了夏姬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定要在她身上也試試,就是不知倒是會是怎么一番美妙光景!”
  陳驍只是笑笑,并不多話。
  公子反似是有些玩弄夠了,將身邊的兩名呻吟之聲不斷的女子推開,一指她們道:“今次你功勞不小,本公子向來賞罰嚴明,這兩個女子賜予你,隨你怎么玩弄。”
  陳驍看著那兩個身姿美好的女人,淫笑著道:“多謝公子!”
  公子反又道:“陳驍,我看你有幾分本事,何必在天下游蕩,做那一錢不名的游俠,不如入到本公子的門下,為我辦事,我定不會虧待你!”
  陳驍面上神情不變,但心中卻是冷笑,就憑你一個小小武力衰微世界的土著,有什么資格做我的主上,若不是今次你還有些利用價值,本大爺豈會任憑你在頭上指手畫腳,現在居然還想招攬我,真是個不知死活的蠢物!
  “多謝公子抬愛,在下會認真考慮的,想好后再給公子答復。”
  公子反好似大度的擺擺手道:“你是個聰明人,想來不會讓本公子失望!”雖然話語不多,僅僅兩句,但其中的威脅之意卻已經展露無遺。
  陳驍眼睛一寒,但下一刻很快就將其中的殺機隱去,他知道公子反身邊一直有高手保護,若是貿然出手,并不一定能成功,而且此次劫掠夏姬還需要對方的‘幫忙’,現在可不是翻臉的好時機。
  “是,到時定會讓公子滿意的。”
  陳驍說完,就告退著出去,而那兩名女子也被人給送出,交給了離開的陳驍。
  公子反靜靜地站在閣樓的窗前,看著街上自己的屬下漸漸的占據上風,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