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2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下一刻,公子反對著空空的窗前,突然開口道:“耆老,那個陳驍你看究竟如何?”
  一道黑影好似憑空閃現,立在了公子反的身后,此人面容蒼老,雙目上蒙著一塊黑布,似乎眼睛已瞎,身后背負著一口青綠色的竹劍,他的右手五指其根而斷,左手亦只剩下三指,分別是拇指、中指和小指。
  “此人危險,公子最好還是敬而遠之...。”
  公子反面上沒有露出意外之色,似是覺得理所當然,又出聲問道:“那這個陳驍比之耆老如何?”
  耆老左手的三指緊握,臉上漠然無聲,似是在估算彼此的實力,過了許久才搖頭道:“沒有比過不得而知,不過若平常較技我比不過此人,但若生死相搏此人恐不如我...。”
  耆老聲音淡淡,但言語中的自信卻是絲毫不差!
  “如此說來,此人即便比不過耆老,想來也是相差不多呀!”公子反眼神閃爍,下一刻,他突然以手指天,開口道:“耆老,你說此人會不會是那里的人,不然如此高手,世上怎么竟然會毫無半點兒聲名呢?”
  耆老‘看’了公子反一眼,良久后搖頭道:“老朽不知!”
  公子反輕聲嘆息,似有落寞,但下一刻他又興奮起來。
  “若真是天人似乎也說得通,此人的衣著、言語、舉止皆與天下諸國人不同,尤其是他看本公子的眼神。貌似恭敬畏懼,實則暗含蔑視、不屑,嘖嘖...,他是真當本公子為白癡啊,以為隱藏的好,其實就那么點見不得人的心思誰還看不出來!”
  耆老靜靜地聽他說完,然后道:“公子若沒有其他的吩咐,老朽就告退了。”
  公子反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他不在意的擺擺手,耆老慢慢的退到屋內陰暗的墻角處。然后身體與那里的黑暗似乎漸漸地融為了一體。
  公子反眼睛看向外面的夜色。似乎毫無焦距,喃喃道:“不知天外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似乎先祖筆札里曾說過,天上一日。地上百年。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他低下頭。看向下面街上的馬車,輕笑道:“聽說夏姬夫人也曾于夢中得遇天人呢,而且還得了天人的寵幸。天人看來也有七情六欲嘛,呵呵...,看來以后除了和姬夫人風流之外,還可以問問她夢中的那個天人究竟長的什么模樣,那方面的能力究竟強是不強...。”
  ......
  ......
  就在公子反沉浸于自己的臆想之時,街上的戰斗,卻是趨于白熱化了,這突然出現的五十余名黑衣武士雖然不是襄老、龍客、鄭樨和萬悉解那類特級高手,但依然身手不俗,且彼此之間配合默契,比之巫臣的護衛部下明顯要高出一頭。
  周辰躲藏在后方的暗處,細心的觀察雙方形勢,并沒有貿然的出手。
  黑衣武士在人數上和實力上都擁有絕對的優勢,巫臣的人顯已不敵,當然這并不是說黑衣武士那方的實力強大過巫臣,而是巫臣的實力最少分了一半去應付襄老突然趕回的突變上,兼且人手又要在沿途各地接應,所以頓時在這敵人的集中攻擊下,吃了大虧。
  嘩啦一聲,馬車開出,巫臣的手下護著馬車死命沖出重圍,黑衣人的攻勢加強,巫臣的手下一一倒下。
  到了最后當駕車之人,被一名黑衣人一矛捅穿了心肺,大睜著雙眼不甘的死去時,這場戰斗才算徹底的結束!
  黑衣人行動迅速,立刻將戰死的己方尸首迅速收攏,然后分出二十余人護衛著夏姬乘坐的馬車往城外駛去,剩下的人則帶著同伴的尸體,轉入了街邊的小巷內,三繞兩繞就不見了蹤影。
  周辰潛行于后,依舊緊盯著馬車。
  馬車瘋狂的疾馳,順著主路,半柱香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城門邊。
  看守城門的楚**卒,似乎都得到了什么吩咐,在車隊來了之后問都沒問,直接打開城門,放這些黑衣人離開。
  周辰見此,不敢稍停,直接轉到一處無人的城墻邊,然后飛縱而起,兩三下就已經越過城墻,緊追著車隊而去。
  車隊迅速離開了夏浦城,又避過大路,鉆入深山的小道,一路不停,疾行了將近一個時辰,拉車的駿馬都體力不支口吐白沫之時,這才停了下來。
  周辰躲在一個無人的山頭,朝下望去,但見眼前是黑壓壓的樹林,由近往遠,樹林外便是滾滾向東流去的長江,在月色反射下澄明如鏡,一艘巨舟,泊在岸邊,似乎已經等待許久。
  車內夏姬的心中驚疑,在馬車離開了夏浦城后,她就已經知道劫掠自己的人,并不屬于襄老的一方,可究竟是何方勢力,她又一時難辨清楚,值此之際,唯有以不變應萬變,看看后續的情形在做出相應的應對。
  夏姬坐在停下來的馬車內,并沒有往車外看,她不是驚怕,而是對命運已經完全失去抗拒的意志,現在無思無想只是聽天由命罷了。
  就在這時,車門倏的被推開,一個面容普通到極致的男子,從門外看進來,他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明顯為自己艷光所懾,這類情景幾乎無時無刻不發生在她身上,盡管如襄老等和她朝夕相對的男人,也時時目瞪口呆地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或是一皺眉、一蹙額。
  她的目光大膽地回敬這各男子,她雖然只有二十四歲,但歷盡滄桑,早沒有小兒女的羞澀。
  那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巡逡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那眼神淫邪有若實質,讓夏姬外漏的皮膚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此人正是陳驍。
  陳驍眼中發亮,淫笑道:“夫人一路受驚,請隨我來吧。”語調中透露出興奮,同時語氣低沉含有使夏姬不容拒絕的力量。
  夏姬本不愿,她感到此人非是善類,正要出言周旋,可陳驍哪會給她機會,直接伸手在夏姬的驚呼聲中,將其攬在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