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3 天人

夏姬欲要掙扎,可陳驍的臂力豈會是一個常年養尊處優的女子所能比,他雙臂一緊,夏姬就已經奈何不得了,這一番徒勞的扭動,互相擦碰之下,反而使得陳驍欲火大盛,他下面陡然起了反應。
  陳驍眼中冒火,低頭輕嗅夏姬身上的芳香,下一刻嘴唇移至其耳邊,潮濕溫熱的氣息噴出。
  “夫人可是打算與在下于此地野合不成?”
  夏姬心中一慌,立刻不敢在有絲毫的動作。
  陳驍哈哈大笑,他抱著夏姬跳下馬車,剛要往船邊行去,突然一個黑衣人攔在其身前。
  “公子何在?”
  陳驍漫不經心的敷衍道:“公子一會兒就到,出來時他命我先將夏姬夫人送到船上安置好,你們這些人既然完成了任務,那么現在就可離開了。”
  黑衣人面無表情,眼神幽深道:“公子若不親至,夏姬夫人不能被你帶走。”
  陳驍現在只想著盡快和夏姬成就好事,懶的和面前的人應付,因此直接冷下臉道:“公子的話都不聽了么?”
  黑衣人嘿然冷笑:“公子的話當然要遵從,可是從你嘴中說出的東西,憑什么我等要從命呢?”
  陳驍臉色一沉,下一刻卻突然露齒一笑道:“好...!”
  好字剛一出口,一柄短刃就悄無聲息的刺入了黑衣人的后背,噗地一聲,帶血的鋒刃從他的胸前冒出。
  黑衣人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難以置信,他一直在防備著陳驍的出手,可哪曾想到致命的一擊卻是來自于身后。
  他勉強轉過頭去,看著身后那朝息相處的同伴,嘶聲道:“你...你...!”話還未說完。背后的人就轉動手腕,短刃在其體內一攪,算是徹底的了卻了他的性命。
  殺人的黑衣武士隨即大喝一聲:“動手...!”
  四下里還在為剛才的突變沒反應過來的黑衣人。此人立刻互相砍殺起來,一時間血肉橫飛。慘呼不絕!
  陳驍看著面前的男子,笑道:“諸進,做的不錯。”
  諸進聽著周圍的人臨死前的慘叫,臉上的肌肉一陣抖動抽搐,過了好一會兒才恨聲道:“莫忘了你答應的事...!”
  陳驍笑著點頭,然后邁步悠然的從還在生死相搏的人群中走出,夏姬臉色發白,眼前盡是刀光劍影。不禁閉上雙目,身體不時劇烈的顫動著,顯然害怕至極。
  陳驍對她的驚懼不以為意,反而因為美人難得露出的楚楚可憐之態,讓他*更加的旺盛,他側頭一笑,露出一排森寒雪白的牙齒,整個人在夏姬的眼中都透露一種冷血和無情。
  在月夜下陳驍抱著夏姬飛馳而起,轉眼就來到了岸邊停靠的大船下,他腳下不停。直接身形一縱,半空中單手抓住船舷邊的纜繩,借力一蕩。就已經踏上了甲板。
  船上的水手見此,連忙躬身退到兩邊以示尊敬。
  陳驍對這些人根本就沒放在眼中,大步而行,直奔船艙而去。
  等到了艙內,陳驍將夏姬扔到榻上,看著美人無限美好的身姿,強壓著立刻提槍上馬的沖動,嘿嘿淫笑道:“美人且稍等,等我去調配一些助興的藥物。到時在與你共赴巫山*...。”
  陳驍在夏姬的粉臉上狠狠地擰了一把,這才大笑著離去。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不過為了達到最佳的采補效果。將夏姬這枚熟透了的果實全都吞吃下去,一些助興的手段必不可少。
  陳驍打開艙門離開,夏姬臉色微微發白,失魂落魄的怔怔出神,就在這時,艙邊的窗戶突然被人推動,微微聲響中一個男人從船外跳了進來。
  夏姬下意識的扭頭去看,就見昨日救她的那名男子正站在眼前!
  他怎么來這里了,夏姬只覺的腦中空白,一時根本就難以反應過來。
  周辰輕松的四下稍一打量,就嘖嘖出聲,真是豪奢啊!
  看了半餉,他轉頭對夏姬笑道:“夫人別來無恙,沒想到僅隔不過一日,你我就再次相見了!”
  夏姬呆呆的道:“你怎么來了...?”
  但下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切道:“你能帶我走么,就是...,就是離開這?”
  陳驍給夏姬的感覺并不好,甚至有些讓她恐懼,襄老雖然也不是好人,但比之陳驍卻還要強上一些。
  襄老雖然暴怒無常,經常不問緣由的胡亂殺人,但卻從來沒有動過夏姬的一根指頭,而陳驍僅僅在離開時在她臉上的那一擰,就讓夏姬的臉孔生疼,顯然陳驍對她沒有絲毫的憐惜之情,只是把她當成了一個玩兒物。
  這讓夏姬心中發涼,這種男人根本就不是她能應付得了的,還是趕緊逃離為妙。
  美人殷切相求,周辰自然沒有拒絕道理,更何況他本來就打著同樣的目地。
  “夫人所愿,也正是在下所想。”
  夏姬心中一松,連忙跳下床,來到周辰面前道:“怎么走?”
  周辰一把抱住夏姬的纖腰,將其摟在懷里,笑道:“這樣就可以了,對了,夫人還請屏住呼吸!”
  夏姬原本臉上還有些紅暈,此時聞言微怔道:“這是為何...?”
  話還未說完,夏姬就覺的自己身體飛了起來,然后一閃就穿過了旁邊的窗戶,身在半空中,打量下面越來越近的江水,她終于明白了周辰的的意思。
  趕緊閉上眼,抿住嘴,夏姬耳邊風聲作響,下一刻,就已經掉入了冰冷的江水中。
  可讓夏姬微感奇怪的是,兩人落水,她似乎根本就沒聽到飛濺的水聲。
  周辰也同樣是心中滿意,這一次跳水,姿勢不管如何,最起碼壓水花絕對能達到十分的滿分了。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水面,船上的人根本沒有絲毫的察覺。
  周辰就如同是一條游魚,迅速的靠近一處江邊的蘆葦叢,等他再探出頭時,距離大船已經有了近十丈之遠。
  周辰抱著夏姬鉆入蘆葦,幾下游動,就到了岸邊。
  岸邊不遠處就是一片低矮的樹林,這里顯然正是上好的隱蔽之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