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6 山中隱士

其中又有一個聲音道:“不知那幫小子把夏姬掠到了哪里,我們若是趕過去不知能不能分一杯羹呢?嘿嘿...。”
  早先姓官的男子道:“不要想那好事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收了公子反的東西,怎么都要將這次差事辦好,做完了這一票再說其它。”
  姓赤的也接話道:“不錯,大家還是多加小心,注意四下里是不是有巫臣和襄老的人追來,若是遇到,能攔則攔,攔不住就提前預警傳訊,好叫公子反的人有個準備,不然若是出了疏漏麻煩,公子反怪罪下來,我們都要吃不消。”
  其余人聞言,想起公子反的手段,臉‘色’一變,收起嬉笑的嘴臉,連連點頭稱是。
  他們接著又是一番商議,定下截查的路線,這才散去。
  等這些人走遠,周辰抱著夏姬從樹上躍下,望著他們遠去的方向,想了想,然后選定一條與其相反的路,頭也不回的入林而去。
  ......
  ......
  三日后,周辰在山野間疾走,身旁卻不見夏姬的身影,他身形縱躍如同猿猴一般,在密林中穿行如履平地。
  在經過一棵合抱粗的大樹時,周辰腳下一點,飛身而上,身形徹底的隱藏在茂密的枝葉中。
  片刻之后,五名勁裝大漢紛紛從他身后追來,到了樹下,其中一人止步,蹲下身辨別地上的痕跡,下一刻,他臉‘色’驟然一變,猛然抬頭,大叫道:“在...。”
  后面兩個字‘樹上’還未說出口。一道人影已經從上飄下,鬼魅般的閃入人群,噼噼啪啪連續四擊。身后四人還沒發出一點兒聲音就已經變為了四具尸體。
  當先之人大驚之下,轉身就逃。可還沒等他跑出多遠,周辰腳尖一點地上的銅劍,銅劍呼嘯著飛出,將此人狠狠地釘在了一塊山巖之上。
  周辰呼吸之間,連殺五人,面‘色’不變,他站定身形,側耳傾聽了一下周圍的動靜。然后馬不停蹄的朝左側奔去...。
  片刻之后,又有一對七人死在了他的手下,周辰毫不停歇,繼續輾轉各處,每到一地,都會留下一地的尸首,到了最后那些追擊而來的人也發現了失去聯絡的人馬越來越多,一時驚懼大起,不敢再分開行動,逐漸的匯聚在一起。停了下來,不愿在繼續前行。
  此時周辰隱身于一簇灌木之后,靜靜地看著前方百余人的隊伍。他們戒備森嚴,甚至在隊伍的周圍挖起了壕溝,砍伐了一些樹木作為屏障阻擋...。
  周辰功聚于耳,聽著前方的動靜,這些人似乎起了爭執,有三好似頭目的人物大聲的叫嚷,他們各執己見似乎誰也說服不了誰,到最后三人不歡而散,沒過多久。這百余人的隊伍就一分為二,一把部分離開營地原路返回。而剩下的人也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該是去是留。
  到了晚間。周辰潛入營地,將這人的頭目一個叫做龍客的男子擊殺在了帳中,第二天有人發現了龍客的尸體,天還沒亮聞知此事的人就以被嚇的慌了手腳,片刻后一群人‘亂’哄哄的奔出營地,一頭扎進密林,朝著遠處逃去...。
  周辰解決了身后的麻煩,確定在也沒有了追兵,對那些已經嚇破膽的散兵游勇他毫無興趣,這才重行轉入山中,確定一個方向后,走上了一條山間的偏僻小道。
  這一路行來,山巒起伏,景‘色’秀麗,古木怪石,奇峻險峰,美景層出不窮,日出之時,山上云霧繚繞,好似變成了仙人之地,讓周辰都生出幾分在此地住上一段時日似乎也很不錯的想法。
  半日之后,他來到了一處青山之下,朝上打量,能夠看到一處簡陋的茅寮。
  茅寮在一處山坡之上,可遠眺附近廣闊的河山,周辰見只是這寮屋的地點選擇,就大有學問,可見此間的主人‘胸’襟廣闊不是凡俗之輩。
  邁步登山,不一會兒就來到茅寮前,周辰循例呼喚了兩聲,見無人回應,輕輕推‘門’,木‘門’應手而開,里面除了樹干做成的一幾一榻,和掛在墻上的一些野葛,再無他物。
  僅從這幾樣物事,便知生活在這里的清苦淡泊,非是一般人所能想像。
  周辰沒有冒昧入屋,反身走出,腦海中卻清楚浮現出屋內的一桌一椅,造型簡單實用,并不奢華,但卻給人匠心獨運的感覺。
  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因為一般情形下,只有‘精’巧華麗的東面,才可以給人巧奪天上的印象,但偏是剛才室內似乎粗糙之極的一幾一榻,甚至整間外表毫不起眼的茅寮,細看下都給人一種巧的感覺,一種大巧若拙的意境。
  周辰即便看過屋中之物不止一次,但每次見到都會有些明悟,大凡宇宙間任何東西,到了某一層次都有共通的境界。
  就在這時,屋后腳步聲起,有兩人從后面轉出,當先的一名‘女’子,驟然見到出現在面前周辰先是一怔,下一刻,臉上立刻浮現出喜‘色’,快步奔了過來。
  “公子,你...你沒事吧?”
  此‘女’正是夏姬姬夫人,她身上沒有再穿以前的華麗衣裙,反而是變成了桑布的麻衣,滿頭秀發盤于腦后,用一根木簪別頂,臉上妖嬈嫵媚之‘色’淡去,卻多了幾分清新空靈,看的不禁讓人眼前一亮!
  周辰搖頭表示無礙,隨即笑道:“不過一群蝦兵蟹將,在你家公子面前自然玩兒不出什么‘花’樣來,打發他們也算不得麻煩。”
  夏姬見周辰神情輕松,并不像是在說笑,心中緊張之情驟然消失,也不禁跟著開心起來。
  一個寬大平和的聲音突然在夏姬左側響起道:“小兄弟離開這些時日,這位夏姑娘可對你牽掛的很呢!”
  周辰望向面前的‘女’子,夏姬笑著點頭,沒有絲毫的羞澀和難為情,看來她對周辰的擔心是真,但卻不涉及任何的男‘女’之情,更多的只像是朋友之間的關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