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7 墨家鋸子

周辰轉首側望,見一個粗衣赤腳的高大男子,立在兩丈之外。
  這人年約四十,面容厚古拙,天庭廣闊,一對眼睛深如大海,露出智慧的光芒,雙手特別厚大,有如慣于苦行的模樣。
  周辰躬身為禮道:“多謝墨先生收留之恩。”
  他這聲謝,倒不是為自己,而是替夏姬道謝。
  自從離開了夏浦之后,不過一日的功夫,身后就應經有了追兵的身影,周辰返身殺退了幾波,可是身后的人還是越聚越多,而夏姬又不會武功,帶著她難免有些不便,直至遇上了在此隱居的墨先生。
  周辰與墨先生一見投緣,幾次試探之后,覺的墨先生此人算是個磊落的君子,所以便將夏姬暫時留在此處,他則返身繼續與追兵周旋。
  墨先生淡淡一笑道:“我墨翟一生奔波各地,這些日子來正思想著一兩個問題,所以在此結廬而居,湊巧碰上你之事,也算有緣。”
  周辰道:“先生世外高人,是在下有幸遇上。”
  墨翟道:“非也非也!本來我見你殺氣充盈,死在你手上的人肯定不少,本不想幫你,但與你一番相談,又覺的你胸懷錦繡,是個難得的人才,又感可惜,所以才下不為例稍微幫襯一下,你其實也不用謝我。”
  這幾句話毫不客氣,但這墨翟說出來自然有一種威嚴氣度,令人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周辰聞言倒也沒有生氣,只是道:“話雖如此,可在下心中仍是感激,但有一點在下卻并不認同,先生太過于注重表象了,殺人多者未必是壞人。滿手不沾血腥之氣者,卻也未必是好人。”
  墨翟淡淡一笑,周辰覺得這人渾身上下都給人以超然物外的感覺。甚至一言一笑,都寬大平和。沒有過激的神態,心中不禁感慨墨家鋸子果然不是簡單的人物。
  墨翟深深地望著周辰,只見他的眼光若如兩盞明燈,似乎能看透周辰內心一切的憂傷喜樂。
  墨翟道:“你若能持劍衛道,殺再多的人,也是可喜可賀,不過現在的你不過是因一己之私而矣。”
  他轉首輕瞥了一眼身旁的夏姬,然后繼續道:“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標準和道理。所以大國的道,便成為他們侵略小國的藉口,大家族的道,便成為欺凌小家族的理由。強者智者之壓迫愚者,人與人的沖突,實在于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有不同的標準和道理。”
  頓了一頓,墨翟道:“現今諸國高舉的所謂禮儀,其實充滿了矛盾、愚昧和自尋煩惱,禮義與野人蠻族...其實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分別。”
  周辰笑著出言反駁道:“禮義乃現今社會一切秩序的來源。若無禮義,我們不是返回禽獸的世界,而且世上之事本就是弱肉強食。墨先生豈不知天道循環自然有其道理。”
  周辰其實本想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可又覺的這話實在有些狂妄,且又漏洞太多,無法顯示自家的高大上。
  墨翟正容道:“所謂禮義是什么東西,為什么殘殺一個人是死罪,而在侵略的戰爭中殘殺成千上萬的人卻被獎賞?甚至歌頌?為什么掠奪別人的寶物雞犬叫做盜賊,而攫奪別人的城邑國家者,卻叫做名將元勛?”
  周辰陷入沉思中。這都是確確實實自有歷史以來,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但卻像呼吸那樣自然,從無人提出來質疑。
  墨翟繼續說:“為什么大多數的民眾。要節衣縮食,甚至死於饑寒,以供統治者窮奢極欲?為什么不管其子孫如何兇殘,統治的權柄要由一個家族世代延續下去?為什么一個貴人死了,要把活人殺了來陪葬?為什么一條死的打發,要使貴室匱乏,庶人傾家?為什么一個人死了,他的子孫在三年內,要裝成哀毀骨立的樣子,叫做守喪?這一切道德禮俗,為的是什么?而且天下百姓何止千萬,他們的力量之大豈不才是真正的強者,那些貴族又有什么本事來魚肉他們,可天下的事卻正好顛倒過來,貴族錦衣玉食位于頂端,而貧民百姓卻食不果腹,每日受人欺壓,這又是為何?”
  好吧,和一個墨家的祖師爺討論兼愛和非攻純屬自找煩惱啊,周辰覺的頭暈腦脹,一時頭大如斗。
  “先生所言,實在發人深省,在下受教了。”周辰趕緊服軟,不愿再聽對方的長篇大論。
  墨翟臉上露出意猶未盡之色,覺的自己還有好多的想法沒有說出來,不過周辰如此干脆的‘棄械投降’,讓他也不好繼續窮追猛打下去。
  畢竟兼愛和非攻的核心思想頗有些‘人人平等’的意思,他也不能總是‘以力壓人’不是。
  “你心中若真能如此想,也不枉我今天這一番話。”
  周辰認真的道:“在下卻有所獲。”
  墨翟笑著點頭,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這才轉身回屋。
  周辰在外面終于長出一口氣,頗有‘劫后余生’的感覺,夏姬在旁似笑非笑,似乎心情十分的不錯。
  周辰看她‘幸災樂禍’的模樣,也沒多少不好意思,只是道:“見笑了...。”
  夏姬噗的一聲,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等對方止住笑聲,周辰又詢問了夏姬這幾日過得如何,夏姬一一作答,兩人聊了一會兒,周辰見天色不早,便起身向墨翟告辭...。
  十余日后,周辰和夏姬終于離開了楚國,抵達宋國的大邑睢陽。
  睢陽在睢水之北,交通便利,因地向河谷,土壤肥沃,是宋國的首府。國君的宮殿、臺榭、苑囿、府庫、諸神廟、祀土神的社、祀谷神的稷、卿大夫的邸第和外國使臣居住的的客館,這些建都集中在城中央,外面環著民家和墟市。睢陽城的墟市在廓門的大道旁。廓門外是護城河,依賴一條吊橋以供出入,入口處是一道可以升降的懸門,日間有人把守,夜間關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