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8 任盈盈是我老婆

【簽約站短今天來了,武俠心中激蕩莫名,誠惶誠恐,武俠是個新人,第一次簽約,希望本書能有一個好成績,謝謝那些收藏、推薦本書的書友】昌平鎮位于華山腳下,因為處于陸路要沖之地,因此人口眾多,十分繁華熱鬧,且其旁邊就是天下知名的華山劍派,所以鎮內的不法豪強、地痞**幾乎為之絕跡。
  周辰騎馬進得鎮內,行不多遠,來到一家燕客來的酒樓樓下,見樓內食客眾多,酒香飯香撲鼻而來,頓時覺的腹中鼓響如雷,便起身下馬,將黃鬃馬韁繩遞給殷勤伺候的小二,讓其好草好料的照顧,這才獨自上得樓來。
  來到二樓,找了一個臨窗的座位,周辰點了七八個葷素搭配的下酒菜,同時要了一壇紹興女兒紅,這才靜靜地等著酒菜上桌。
  不一會工夫,酒菜陸續被端了上來,周辰放開手腳大快朵頤,吃的正盡興,忽聽到樓梯口傳來聲響,兩個身著青衣腰懸利劍的年輕女子走了上來。
  酒樓小二在她們身前引路,臉上差點沒笑出一朵花來,使勁的逢迎巴結。
  “兩位女俠這邊請,這邊的桌案干凈,哎呦,您小心腳下······。”
  年輕一些的青衣女子笑道:“我們可不是什么女俠,我們只不過是華山派的普通弟子罷了。”
  小二連說不敢,哪怕是華山普通弟子,在我們這些凡俗之人眼中那也是了不得的俠客人物,然后又不知說了什么,哄得兩個華山女弟子笑的花枝亂顫,一副很開心的模樣。
  周辰喝酒吃菜,表面和平常的食客沒什么兩樣,但耳朵卻在聽到華山弟子幾個字的瞬間就豎了起來。
  兩個華山女弟子坐在周辰的側后方,兩桌相距不遠,功聚于耳的情況下,兩人的言語一字不漏的聽得清清楚楚。
  可惜的是,兩人說的都是一些私房話,并沒有太多有用的內容,唯一還算靠譜的消息是,掌門夫人寧中則寧女俠,最近因為練功出了些差池,傷了筋脈肺腑,所以派兩人下山來抓一些療傷滋補的藥物。
  周辰聽到這里,眼睛轉了轉,心頭為之一動。
  兩個華山女弟子說說笑笑的吃著飯,不一會兒功夫,就已經吃完,然后起身結賬。
  周辰見此,也不慌不忙的站起身,跟隨著二人下了樓,一同結了飯資。
  兩位華山女弟子出了酒樓,下一個目的地就是前邊不遠處的藥鋪。
  周辰緊跟而出,看著兩人的去向,眼睛為之一瞇,想了想,不再跟隨,牽馬轉身進了旁邊的小巷,在小巷內找了一家還算干凈的客棧,然后住了進去。
  時間匆匆,不知不覺已經天黑,今夜烏云密布,遮住了月光星光,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如此天氣時節,實在是殺人放火、搶劫偷盜的必備良機。
  小巷內的一家客棧門前,一盞氣死風燈發出暈黃的光芒,勉強照耀著幾步的距離,就在這時,客棧二樓的一個窗戶,突然從內打開,一個人影翻窗而出,身形急縱間就消失在了遠處。
  周辰足下生風,渾身真氣運轉,速度極快的離開了昌平鎮,然后朝著華山疾奔而去。
  自古華山一條路,又是在夜間疾行,山路崎嶇,林木遍布,七拐八拐的羊腸小道并不好走,但周辰不以為意,依然全速而行,半個時辰后,一道高大的山門出現在了眼前,華山派三個大字的匾額高懸其上。
  周辰來到近前,見山門緊閉,他沿著院墻而行,來到一處角落處,聽了聽里面的動靜,下一刻,雙腳點地,整個人騰空而起,如同一只大鳥般,輕飄飄的越過院墻,翻到了院內。
  四周是一片林木,不遠處幾座假山聳立,靜耳傾聽,能聽見溪水的聲音,顯然此處是一個花園。
  周辰行走在樹木的陰影處,走走停停,不斷的觀察著四周的路徑。
  等出了花園,周辰眼前驟然開朗,一處處亭臺殿宇樓閣在黑色的夜幕中若隱若現。
  周辰閃身在一處黑暗的角落處,四處看了看,見在一間房屋前晾曬著幾件華山派門人弟子的換洗衣物,他咧嘴一笑,直接閃電般的竄出,順走了一件,然后飛快的穿在身上,這才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沒走出多遠,就聽前面傳來若有若無的腳步聲,周辰立刻閃到路邊的花叢后面,抬眼向前方觀瞧。
  只見中午在昌平鎮見過的一個華山女弟子,手中端著一個托盤,盤內放著一碗湯藥,正緩步朝這里走來。
  周辰心說,這多半是給寧中則送的療傷之藥。
  想了想,周辰有了計較,看那女弟子離自己越來越近,他悄悄地從旁邊地上撿起一顆小石子,估算了下雙方之間的距離,然后陡然一抬手,石子立刻激射而出。
  石子迅若奔雷,一下子打在了女弟子的手腕上。
  “哎呀。”女弟子猝不及防,手腕一痛,端著的藥湯立時不穩,眼看就要灑在地上。
  “師姐小心。”周辰從旁邊飛快的奔出,一把將托盤端平,同時手上衣袖一抖,一股白色粉末悄無聲息的落入到藥碗內。
  此時天色昏暗異常,再加上藥湯剛才險些灑在地上,讓女弟子心中一慌,根本就沒有看清眼前是誰,只見到華山派普通弟子的青衣一角,在聽到那句‘師姐小心’,就立刻以為眼前之人是本派弟子,根本就沒想到此人會是假冒的。
  “多謝師弟。”女弟子看著湯藥安然無恙,心中一松,連忙向周辰道謝。
  周辰松開端著托盤手,笑道:“無妨,舉手之勞而已。”說完,根本不給對方細看的機會,就瞬間轉身朝女弟子相反的方向離開。
  女弟子雖然偶然一瞥,覺的周辰有些面生,但也沒往別處想,端著托盤,這次加倍小心的朝前走去。
  女弟子還沒離開多久,周辰就已經去而復返,跟著對方的身影,追尋而去。
  女弟子七拐八拐,終于來到了一處閣樓前,她用手敲門。
  “師娘,萍兒送藥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