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19 劉正風事件

【不好意思諸位書友,武俠今天一直在外面跑,根本就沒回家,如今正在網吧里給大家發上一章】閣樓內燈火通明,映照著樓內一個女子的身影若隱若現。
  “進來吧。”寧中則聲音不算輕柔,卻透露出一股不同于尋常女子的爽利。
  萍兒推門而入,一會兒工夫,她出了樓內,端著空的托盤和藥碗轉身離開。
  周辰在她離開不久,從路旁藏身之處走出,計算一下時間,寧女俠現在多半已經不省人事,那包蒙汗藥可是周辰特意加了料的,其中還摻雜了從馬匪身上搜刮的軟筋散,可謂藥力藥效十足,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之‘良藥’啊。
  周辰看了下四周,這里是一處單獨的院落,院落內也只有那一處閣樓存在,如此布局正好他下手,即便鬧出什么動靜,外面的華山弟子多半也很難聽到。
  周辰來到閣樓前抬頭看了一眼,見上面寫著‘有所不為軒’,他高抬腿輕落足,貼近樓門仔細傾聽,里面沒有絲毫動靜。
  “師娘,弟子有要事稟告。”周辰忽然出聲道。
  閣樓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反應。
  “師娘,可是安歇了?”周辰再出聲道。
  等了一會兒,見樓內沒有回應,周辰繼續道:“既如此,那弟子明日再來。”
  嘴上說要明日再來,身體卻沒有離開的絲毫跡象,周辰心中終于篤定了,他轉首四顧,見院落內其它地方都是黑暗一片,他笑了笑,未免夜長夢多,周辰一掃剛才的謹小慎微,快速的推開樓門,然后身形一閃便已經進入到了樓內。
  樓內飄著一股淡淡的熏香,周辰提鼻子一聞,立刻知道這香具有安神醒腦的功效,他打量一下四周,見一樓內略顯空曠,除了中央擺著桌椅,墻上掛著幾幅字畫外在沒有其它。
  周辰不愿在此處浪費時間,直接閃身到拐角的樓梯口處,快步上了二樓。
  二樓內,一個身著白色紗衣的中年美婦正臥倒在窗前的案幾之上,即便周辰上樓時的腳步不輕,美婦人也恍若未聞,沒有任何醒轉的跡象。
  周辰見此,不以為意,轉目望向二樓其余各處,見靠著墻邊是一個巨大的書架,上面碼滿了書籍,他眼睛為之一亮。
  周辰快步走上前,隨手抽了一本,見是‘四書’,撇撇嘴重新放回原處,再拿一本,這次是‘五經’。
  尼瑪呀,周辰心中涌起罵娘的沖動,再次將書放回去,然后上下繼續翻找。
  一會兒工夫,書架被周辰翻了個遍,除了找到幾本殘缺的不知名劍譜,就在也沒有任何收獲,對此周辰到沒有灰心喪氣,畢竟紫霞神功如此重要的內功秘籍,以岳不群的性格怎么也不會放在如此明顯的地方,要真是在書架上找到了紫霞神功,他反而要懷疑這本秘籍的真假了。
  周辰離開書架,到處翻箱倒柜,忙的不亦樂乎,就在他撬開一處暗格,翻動里面東西的時候,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突然涌入心頭。
  不好,周辰脖頸后的寒毛倒豎,他雙腳猛然一踏地面,身體不進反退,驟然撞入一個溫香柔軟的懷內,無暇感受背后的美妙滋味兒,一個貼山靠,將背后之人撞飛。
  隨即,周辰覺的左肩一麻,疼痛瞬間傳來,貼著脖頸的左肩膀處被人劃開了一道一寸長的劍傷。
  對面,寧中則以劍杵地,搖搖晃晃的站起身,臉色驟然一紅一白,再也堅持不住,猛然吐出一口鮮血。她本就因為練功之時出了岔子,受了不輕不重的內傷,再加上被周辰生死關頭使出全力的迅猛一擊,頓時傷上加傷,體內如火焚般的難受,現在也只是勉力支撐。
  “寧女俠真是好本事,莫非剛才昏睡都是假裝出來的,故意引在下至此,好甕中捉鱉。”周辰說到最后也有些不確信,難道真是如此,不過見對面寧中則晃晃悠悠的身體,卻又不像是沒食蒙汗藥、軟筋散之人,他不禁懷疑,難道是藥力不夠,或者是分量不足,那下次再用可要多加注意了。
  “你是什么人?”寧中則冷聲道,她現在是有苦自己知,身上之傷暫且不提,光是那蒙汗藥、軟筋散的功效就讓她十成功力發揮不出兩三成,剩下的真氣卻是怎么也難以運轉自如,不過也幸好那碗藥湯她沒全都喝下去,因心情煩悶,只勉強用了兩三口,不然就真的只剩下任人魚肉的份了。
  周辰似是看出了她的狀態不佳,原本緊張的心情頓時輕松了不少。
  “在下不過是江湖上的一個無名小卒,即便說了名字寧女俠也肯定是不知道的,而且我是什么人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寧女俠還是想想目前自身的處境吧。”
  寧中則暗中提聚真氣,嘴上卻針鋒相對的道:“閣下以為對我還能手到擒來不成,而且閣下不要忘了一件事,這里可是華山派所在,如果鬧出太大的動靜,自會有弟子前來查看,到時閣下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周辰滿臉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道:“寧女俠可是在威脅在下?”
  寧中則道:“我只是替閣下考慮后路罷了,不管閣下來此是何目地,現在離開都還來得及,我保證不做阻攔。”
  周辰心說,以寧中則這寧折不彎的性子,豈會輕易放自己離開,多半是想阻攔也阻攔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寧女俠,可是快撐不住了?”
  寧中則心中一跳,她現在確實是外強中干,這一會兒工夫,真氣不緊沒有積聚起來,反而頭腦越來越暈,渾身上下越來越沒有力氣。
  她面無表情的道:“閣下不要在拿言語試探了,既然不聽良言相勸,如此執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劍下無情了,不想走,那就留下好了。”
  說完,寧中則一擺手中長劍,就要刺來。
  “寧女俠何須如此急切的動手,且先聽在下多說一句如何?”
  寧中則勉強控制著手中的劍勢不衰,高聲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她現在是全力想要鬧出大的動靜,好讓門內的華山弟子知曉此處出了問題。
  周辰不好意思的笑道:“若想在下離開,其實不難,只要借紫霞神功秘籍一觀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