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20 夜入華山派

“你···。”寧中則心中恨然,此人簡直是無恥至極,居然能冠冕堂皇的提出這么個非分的要求,臉皮不知有多厚。
  “在下知道這個要求有些無禮,但在下自幼習武,對江湖上流傳已久的成名武功,一向心馳神往,既然此次到了華山派,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紫霞神功天下知名,我自然不想放過,所以想請寧女俠將秘籍借我一觀,參悟一二,過后自然原物奉還。”
  “此事絕無可能。”寧中則斷然拒絕。
  “寧女俠既然不愿,那我只好親手去取了。”
  說完,周辰朝樓內書架方向看去,寧中則神色為之一松,下一刻,周辰驟然轉身朝著窗邊的案幾行去,寧中則臉色為之一變。
  “賊子,看劍。”寧中則一劍奮力刺來。
  周辰也不拔劍,只是側身閃過,然后一掌擊在劍脊之上,將寧中則手中的長劍拍飛,然后搶步欺身,來到踉蹌后退的寧中則面前,舉手在其胸前點了兩下。
  “淫賊,找死。”寧中則大怒,身為華山派掌門岳不群的夫人,江湖上有名的女俠,何時受到過這樣的輕薄,她揮出一掌,全力拍向周辰的額頭。
  尼瑪,居然不管用,這點穴的功夫我可是最近練習好久的。
  周辰臉色一黑,扭頭閃過這一掌,出手如電,又在寧中則胸前點了幾下。
  可憐寧女俠接二連三受辱,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將眼前的賊子千刀萬剮,她大叫一聲,像個不懂武功的村婦般,一頭朝周辰撞來。
  周辰再次閃身躲過,這下他瞅準了時機,用盡了十二分的力氣,一指點在了寧中則后背的大椎穴上。
  寧中則全身一僵,隨即緩緩地癱倒在地,她咬牙切齒的看向周辰,仿佛要將他的模樣牢牢的記在心中一般。
  周辰摸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寧女俠,剛才實在抱歉,那完全是手誤,我可沒**您的意思。”
  他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寧中則憤然道“淫賊,你殺了我吧。”
  周辰搖頭道:“大家都是出來混江湖的,磕磕碰碰在所難免,寧女俠何必如此想不開呢。”
  寧中則道:“可恨剛才沒有一劍結果了你,現在徒讓你這奸盜邪淫之輩猖狂。”
  周辰聞言臉色一冷,剛才要不是他應變的快,恐怕早就成一具死尸了,左肩上的傷口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剛才的情形有多么危險。
  看來自己還真就做不得好人。
  “寧女俠張**賊,閉口奸盜邪淫之輩,在下若不淫辱你一番,豈不愧對了寧女俠的期望。”
  寧中則臉色一僵,隨即大聲道:“賊子,你敢。”
  這次她卻再不敢再提淫賊二字。
  周辰哈哈哈大笑,他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紙包,放在寧中則眼前晃了晃。
  “寧女俠,可知這是什么?”周辰也不等寧中則回答,就自說自話的道:“想來寧女俠作為偉光正的白道人物,自然不清楚這是何物了,在下就多說一句,此物叫做**散,是淫賊行走江湖強推武林俠女的必備之物。”
  周辰繼續賣力解說道:“無論是不識男女滋味的少女,還是向寧女俠般這種如狼似虎年紀的中老年婦人,只要區區一包**散,保管你圣女變淫娃,烈婦變蕩婦,三貞九烈也會化成春風繞指柔,實在是······。”
  周辰的話還沒說完,寧中則又羞又氣又懼,再加上體內蒙汗藥、軟筋散的作用,直接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呀,這就昏了,我還沒講到緊要之處呢。”周辰咂咂嘴道。
  看著眼前的美貌婦人,周辰笑了笑,他站起身,來到桌邊,將手中拿著的紙包打開,然后把里面的蒙汗藥全部倒進了茶壺內,搖動一下,使其充分溶解,這才回轉身,來到寧中則身前,將這半壺涼茶一股腦的給其灌了下去。
  有這一包的量,寧女俠絕對能睡到明日日上三桿了才能醒了。
  周辰對著寧中則笑道:“寧女俠,你害的我險些喪命,我就讓你做些被人強推的噩夢償還,如此也算兩清了,嘿嘿···。”
  將寧中則擺平,周辰重新看向窗邊的案幾,心中已然有了幾分確定,紫霞神功多半就在此處。
  其中的原因自不必說,一是寧中則的驚慌神態出賣了她,另一個就是,二樓周辰幾乎都搜查了個遍,唯獨此處因為寧中則趴在上面而一直沒有查看。
  周辰來到案幾前,用手在上面輕輕撫摸,并不時的用手指敲擊幾下,良久之后,他陡然拔出腰間的長劍,寒光一閃,整個案幾就被劈成了兩半。
  周辰俯下身,看了看,眼睛驟然一亮,將藏在案幾夾層內的書卷取了出來。
  看著書皮上面‘紫霞神功’幾個大字,周辰真想大笑三聲,有此秘籍在,此次華山來一趟也算收獲不淺了。
  “看來本大俠也是有豬腳光環的,今晚雖然小有波折,但最終還是讓我得償所愿了。”
  周辰將紫霞神功秘籍揣入懷里,又將二樓內的一些殘篇劍譜搜刮了一些打包帶走,這才準備離開,他下一個目標就是華山后面的思過崖,畢竟今晚過后,華山派內肯定會加緊防備,今晚不去,以后恐怕就沒機會了。
  周辰正要下樓,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他看著四周燈火通明,心中一動,手指輕彈,幾道指風擊滅了樓內的燭火,二樓頓時陷入到一片黑暗之內。
  緩步下得樓梯,一樓同樣如法炮制,等四周都變的黑漆漆一片,周辰這才摸到門邊,傾聽外面的動靜片刻,打開門,身形一閃就消失在門外的夜色中。
  周辰出了這個院落,沿著來時之路,七繞八繞的回到了進入華山派時的那處院墻,重新翻墻而出,找準了一下方向,這才疾步朝華山玉女峰奔去。
  華山玉女峰絕頂的一處危崖,寸草不生,無一木存在,這里就是華山思過崖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