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25 左冷禪對紫霞秘籍的興趣

周辰現在覺得自己真是虧得慌,被一幫子龍套堵在這里嘚瑟了半天,實在是豈有此理呀,還是趕緊打發了對方,早點啟程為是。“混賬。”
  “好膽。”
  “小子找死。”
  宋金剛勃然大怒,一抽腰間金刀,扭轉身形,斜肩帶背,朝著周辰砍去,不過迎接他的卻不是對方的慘叫和鮮血,而是一抹璀璨到極致的劍光。
  劍勢吞吐,迅若奔雷,條條勁氣,吹動地面上的落葉四處飄散。
  宋金剛只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胸口劇痛,低頭一瞧,這才發現一點血紅逐漸在胸膛間擴散開來,一種無力感涌上全身,身體軟綿綿的從馬上朝后跌落,眼角的余光看到手下的這十幾人,或眉心,或咽喉,或胸口都爆出了一團血花,哀號慘叫之聲不絕于耳,其中唯有一滿臉橫絲兒肉的兇漢好像是被十幾個壯漢輪暴的小姑娘般,叫的最是凄慘無助,聲音里都透露出嘶啞,他捂著胯下,一股股的鮮血不斷從中噴薄而出,整個人如煮熟的大蝦般蜷縮成了一團,而且他手中似乎還拿著一坨軟綿綿的物事······。
  “別叫了,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了,都是闖蕩江湖的豪杰人物,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擦干淚,不要怕,因為疼痛很快就過去啦。”周辰開始還慢條斯理的說著,但后來居然輕輕的哼唱起來。
  宋金剛和其手下十幾人都已經去地藏王菩薩處報到了,只剩下那個拿著蛋蛋的兇漢杜鵑啼血般的哀鳴個不停。
  周辰搖搖頭,開口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剛才的囂張跋扈去哪了,嘿,龍套出場有風險,匆匆而來,匆匆而去,能有好下場有幾個,找不準自身的定位,實在可悲。”
  直接一劍結束了兇漢的痛苦,看著他略帶解脫的表情,始作俑者周辰心中既沒有可憐,也沒有任何高興的情緒,反而平靜的很,因為這就是江湖,每天都會有人死去,無論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唯有變得更強,才能免于曝尸荒野的結局。
  周辰長劍回鞘,重新上了黃鬃馬,一提韁繩,馬兒邁開四蹄歡快的朝前跑去,轉眼消失在了官道盡頭。
  時間飛逝,轉瞬間十多天過去,周辰披星戴月、曉行夜宿,終于在月末的最后幾天趕到了福建境內,離著福州城已是不遠。
  這一路上周辰經歷的截殺不少,但都被他安然無恙的闖了過來,雖然他整個人沒有受傷,但一路的精神緊繃,勞心費神也是在所難免的,畢竟在其連續殺退了幾次找上門來的麻煩之后,剩下的人見周辰是塊難啃的骨頭,紛紛絕了硬碰硬的念頭,膽小者打了退堂骨,悄悄地溜了,自以為聰明者干脆以下毒、暗算、偷襲為主,也不在露面,唯有自身實力高強之輩,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才會繼續找上門來互相較量一番。
  周辰對這種人真是又愛又恨吶,愛是因為這些家伙明目張膽的前來,當面鑼對面鼓的打上一場,總比那些躲在暗處時不時就抽空打冷槍的家伙要容易應付的多,恨的是敢來當面截殺的都是有幾分真功夫的,周辰與對方交手有時候也覺得吃力的很。
  經此種種,周辰劍術雖然經過無數爭斗又有了進益,但如此頻繁地應付一波波的埋伏、襲擊,周辰也開始有些吃不消,畢竟蟻多咬死象,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橫尸當場,而且經此耽誤,時間也越來越少,一月之期很快就要到了,這讓他不得不想出一個辦法,擺脫那些不必要的糾纏。
  最后周辰干脆打劫了一個去往福建泉州上任的朝廷武官,改頭換面,做了一番偽裝,便大搖大擺的穿著官衣,四處招搖過市,他這般的高調前行,所受到的阻截反而少了許多。
  這一日晚上,周辰行走在山道上連夜趕路,忽聽得前面有人行來,其時相距尚遠,對方腳步輕微聲音不顯,但他為了防止被人埋伏,經常功聚雙耳,傾聽四周的動靜,這一次正好被他逮個正著。
  周辰心念一動,當即將馬韁放開了,下得馬來,在馬臀上輕輕一拍,那黃鬃馬乖巧的緩緩走向山坳,而他自己則隱身于樹后,過了好一會,聽到山道上腳步聲漸近,整齊有序,人數著實不少,星光之下,見一行人均穿黑衣,其中一人腰纏黃帶似是頭目。
  瞧著這些裝束,周辰結合最近的所見所聞,隱隱參測這幫家伙多半是魔教中人,這伙人高高矮矮的共有三十余位,都默不作聲的跟隨在腰纏黃帶之人身后。
  周辰見這些人從自己藏身處經過,并不四處搜尋,也沒有埋伏的打算,顯然不是專門沖著自己來的,今次兩方見面多半是碰巧了,這讓他按住腰間劍柄的手下意識的松了松。
  等到對方漸行漸遠,周辰正準備離開,繼續朝福州城趕去,心中卻是突然一動,忽然有些明了這些魔教不法分子去干什么了。
  周辰摸著下巴,思索片刻,內心糾結了會兒,還是嘆了口氣,起身朝那幫魔教中人趕去,遠遠的綴在了對方的身后。
  忽遠忽近的跟出了數里,山路突然變的陡峭,兩旁山峰筆立,中間留出一條窄窄的山路,已是兩人不能并肩而行,那三十余人排成一字長蛇,向山道上爬去。
  周辰暗自尋思道:“在跟著上去,這些人居高臨下,只須有一人偶一回頭,便能發現本大俠了,這地形實在對自己不利。”想了想,周辰干脆閃入旁邊草叢躲了起來,等他們上了高坡,從南坡下去,這才追趕上去。哪知這行人將到坡頂,突然散開,分別隱在山石之后,頃刻之間,藏得一個人影也不見了。
  周辰見此,頓時明了,原來此處就是設伏所在。
  他又在觀察了一會兒,這才悄然后退,毫無聲息的離開了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