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一章不好混的武俠世界

春秋末年,吳越爭霸,吳王闔閭率軍伐越,大破之,越王勾踐請降求和,闔閭允之,從此越王勾踐臥薪嘗膽,重用范蠡、文種,發誓滅吳,而《越女劍》的情節就是以此為大的歷史背景下展開的。周辰來到綠衫女子面前,心中雖然對其年齡有些懷疑,但也不敢大意,阿青哪怕大上幾歲也是阿青呀,越女劍的祖師級人物,分分鐘就能將他打發嘍。
  “吾聽聞姑娘劍術高絕,超凡脫俗,心中不勝向往之,吾乃海外一劍客,潛心劍術十年方有所得,愿挑戰天下高人,以印證所學一二。”周辰長身傲立,一派高手寂寞的風范。
  綠衫女子臉現訝色,遲疑道:“可奴家不懂劍擊之術,壯士可是認錯人了。”
  周辰一愣,隨即了然,對了,阿青和白猿嬉戲以竹杖互擊為樂,結果卻因此習得了一身高深劍術,但她自己卻有些懵懂,不曉得竹杖變成利劍,就成為了天下可怕的劍術。
  果然單純啊,不過周辰就喜歡單純的妹子,咳咳,現在應該叫姐姐。
  周辰假裝不悅道:“姑娘可是瞧不起在下,既如此吾失禮了。”說完,腰間長劍離鞘而出,化作一道寒光,直刺‘阿青’而去。
  若說越女劍法是一門高深劍法,這當不會錯了,但因為此劍法是阿青與白猿游戲所得,所以并沒有固定的招式、套路,完全是隨心所發,所以阿青會說自己不通劍術,以至于范蠡請他教授越國劍士劍術,她才會說自己不會教,而只能和越國劍士比劍,讓對方自行領悟,果然在不斷的切磋中,越國劍士從阿青的劍法里看到了‘神劍’的影子,從而劍擊之術大增。
  周辰此時卻也打著相同的算盤,畢竟越女劍自阿青習得后,是更適合于女子的劍法,對周辰來說這種劍術不見得適合于他本身,但卻可以以此為參考,來不斷的領悟自己的劍術,從而印證自己的劍道。
  鐵劍森芒畢露,劍尖遙指‘阿青’胸前,而‘阿青’好像嚇傻了一樣,俏臉發白,直到劍刃停在了胸口,這才驚慌的向后退了幾步,腳步踉蹌,手中青竹仗落地,眼中不知何時出現了蒙蒙的水霧。
  哭了,周辰一呆,心中不知為何突然涌出一個古怪的念頭,我居然將越女劍的祖師嚇哭了,這實在是······。
  下一刻,旁邊一個半人高的草叢內突然響起一個清脆的童音。
  “不準你欺負我娘。”一個長相粉嫩可愛的五六歲女童從草叢內跑了出來,幾步來到‘阿青’面前,伸開短短的小胳膊,攔在了兩人之間。
  這個小蘿莉是誰,她居然管‘阿青’叫娘,‘阿青’的男人是誰,難道是范蠡那廝,周辰心中沒由來的一陣不爽。
  “阿青。”綠衣女子將小蘿莉護在懷里,渾身輕輕發抖,一副孤兒寡母被強梁欺侮的經典畫面。
  阿青,周辰腦袋一震。
  “你管她叫什么?”周辰用手一指小蘿莉,他現在真覺得天雷滾滾,阿青還是小女孩,越女劍連影子都沒有呢,不會吧,這實在是天大的笑話,看來自己不是多穿了幾年,而是少穿了幾年。
  “求壯士放過青兒,她年幼無知,不是故意頂撞于您。”綠衫女子雖然害怕,但護子心切之下,還是勉力支撐著。
  周辰頹然的放下劍,果然是阿青,他忽然有些蕭索,這是欲求對手而不得的感覺吧,好吧,真實情況是想找虐而不得,為什么這么失落呢?犯賤那。
  小蘿莉阿青小臉兒鼓鼓的,正氣滿滿的看著周辰,一副你就是大壞蛋確定無疑的表情。
  周辰將鐵劍回鞘,見小蘿莉怒視自己,干脆回了個惡狠狠地表情,比劃著口型道:“不要以為你是小女孩兒,本大俠就不會動手,再看就扒了你的褲子打屁屁。”
  想到能將越女劍阿青放在膝蓋上**,一股成就感滿滿的情緒充斥胸膛,周辰忽然覺的自己的手有些癢。
  阿青雖然沒太看明白周辰的口型想要表達什么意思,但周辰兇惡的表情還是嚇壞了她,大大的眼睛涌出水霧。
  好吧,娘倆都被咱欺負哭了,這種感覺······。
  呃,為什么感覺還不壞呢,果然做壞人最是舒爽不過呀。
  周辰念頭通達了,他忽然發現自己有向惡棍、**轉變的趨勢,好吧,至情至性才是男兒本色,本大俠豈會在意他人的眼光,走自己的惡霸之路,讓別人羨慕去吧。
  小蘿莉阿青現在是指望不上了,但周辰到沒太過灰心,畢竟還有白公公么,想到那只白猿,要想引出對方,還要靠眼前的娘倆兒,只是不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能待多長時間。
  “吾從海外來,此處人地生疏,剛才之事或許是有所誤會,請姑娘不要介意。”周辰道。
  綠衣女子當然不敢介意,連連搖頭道:“壯士言重了。”
  “不瞞姑娘說,吾行程千里,至此地時盤纏已然用盡,衣食無著,且連住宿之地都無處可尋,所以想請姑娘暫時收留,不知可否。”周辰面無表情的道。
  “啊···”綠衣女子瞠目結舌,顯然是沒有想到周辰居然會無恥到這種程度:“可,可奴家孤兒寡母,實在是,實在是···。”
  不便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周辰打斷,他再次抽出腰間鐵劍,以指輕彈劍身,發出嗡嗡之聲。
  “姑娘可是不愿。”
  綠衣女子臉色再次一白,顫聲道:“君若不嫌奴家房舍簡陋,但請往之。”
  周辰滿意的點點頭:“姑娘如此盛情,吾豈能推拒。”說完,還劍入鞘,轉身來到一塊巖石上坐下,閉目養神起來。
  綠衣女子欲哭無淚,雖然天色還早,可哪還有心情繼續牧羊,干脆牽著阿青,趕著羊群,提前回家。
  周辰則不緊不慢的跟在她們身后,一邊走一邊觀看者四周的景色,悠哉悠哉的清閑模樣。
  阿青的家離此不遠,是一幢泥木為墻,茅草為頂的房屋,周圍并沒有其它人居住,只有一家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