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28 通風報信

【今天被通知要停電一天,不知什么時候來電,提前發一章】一日后,周辰騎著馬進入了福州城,此時福州城內的百姓在經歷過了福威鏢局滅門慘案時的恐慌,現在已經基本恢復了過來,街上行人不少,而在此之前維持城內秩序的兵丁、衙役也早已不見了蹤影。
  周辰找了一家客棧住下,將隨身的行李、馬匹放在店內,然后出門轉了轉,打聽到了林家老宅的具體位置,同時也獲知華山派的一眾人等已經入住了福威鏢局。
  等到了晚間,周辰將自身收拾的干凈利落,出了客棧,然后起身朝向陽巷的林家老宅趕去。
  周辰其實本想觀察幾日,看看福州內各方勢力的動向,再擇機出手,但現在時間不等人,他明顯感受到此間世界對自己的排斥越來越大,離開這里也就是最近一兩天的事,為了不留下遺憾,沒辦法,撿日不如撞日,干脆就定在了今晚去取《辟邪劍譜》。
  福州城中街道縱橫,周辰東一轉,西一彎,按照白天打探到的路線前行,在岔路上從沒半分遲疑,此時街上已經宵禁,行人稀少,躲過了幾對巡邏的兵丁,周辰奔出二里有余,在一座石橋之側,轉入了一條小巷。
  快步趕至小巷盡頭,來到一大屋墻外,周辰打量半餉,見這圍墻坑坑洼洼,灰色的墻面斑駁不堪,多有雨水沖刷的痕跡,一株老藤盤繞在墻上,黑暗下看不真切,好似一條巨蟒環臥于此。
  周辰點頭,就是這里了,他向左右看了看,確認并沒有人在,這才騰身而起,攀墻翻到了院內。
  院內安靜異常,落針可聞,周辰打量一下四周環境,起身朝前走去,上了一條石徑,沒走出多遠,盡頭處出現一紅瓦青磚的大屋,屋內黑漆漆一片,不見任何光亮,似乎沒有人在。
  周辰來到大屋門邊,輕推了一下房門,房門緊閉沒有任何動靜,里面應該是被栓住了。
  周辰伸手在門上摸索片刻,找到了門栓所在,然后掌心內力外放。
  “咔吧。”一聲輕響,門栓被震斷,周辰推門閃身而入。
  屋內透露出一股發潮的霉味兒,地面墻壁都有著厚厚的塵土,顯然此處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人來了。
  屋內擺設簡單,除了幾張桌椅案幾就再也沒有其它,周辰功聚雙目看得真真切切,他心中不禁暗想,林遠圖早年間不過是一個小沙彌,因緣際會之下才得到了部分葵花寶典的章句,從而據此自創了七十二路辟邪劍法,這套劍法其實是書寫在一件袈裟上的,而其收藏的所在應該是一處佛堂才對,這里多半不是了。
  周辰心中雖然如此想,但手腳卻不慢,幾下就將屋內翻找了個遍,果然沒有什么收獲。
  搖搖頭,周辰退出大屋,然后朝著兩側的廂房走去,一連搜尋了幾處房屋,終于在西北角的房中找到了一間佛堂。
  佛堂居中懸著一幅水墨畫,畫的是達摩老祖背面,自是描寫他面壁九年的情狀。佛堂靠西有個極舊的蒲團,桌上放著木魚、鐘磬,還有一疊佛經。
  周辰見此點點頭,心中已經肯定,多半就是這里了,他對那些木魚、鐘磐、佛經視若無睹,而是仔細地打量正中的水墨畫,但見圖中達摩老祖左手放在背后,似是捏著一個劍訣,右手食指指向屋頂。
  周辰笑了笑,沒想到那位林遠圖林前輩還有這樣的喜好,居然和后人玩兒起了欲蓋彌彰的游戲,提示不落只言片語,反而落在了水墨畫上。
  看了看,畫中達摩老祖手指指向的屋頂,周辰雙腳點地,整個人騰空而起,一掌拍向屋頂。
  在木屑、泥塊翻飛中,一件紅色的物事從屋頂的破洞中飄下,周辰順手接過,打眼一瞧,正是和尚所穿的袈裟,只見袈裟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周辰心頭一喜,《辟邪劍譜》到手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細看袈裟上到底寫些什么的時候,一個清脆的女聲突然在外面響起。
  “咦,那間屋里好像有什么動靜,莫不是進來了什么小賊,小林子,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一個略顯無奈的聲音道:“師姐,那里不過是曾祖遠圖公侍佛的一間佛堂罷了,并沒有什么值錢事物,即便有賊前來也不會去那里的,我看多半是老鼠出來覓食,弄出的響動罷了。”
  “哦,小林子那你在佛堂找過沒有?”
  “找什么?”
  “《辟邪劍譜》啊。”
  男聲沉默了片刻,才道:“大師哥傳我爹爹遺言,說道向陽巷老宅中的祖先遺物,不可妄自翻看,我想那部劍譜,多半是大師哥借去了。”
  女聲也隨之沉默了。
  周辰聽到這里,立刻就知道外面這兩位是誰了,林平之和岳靈珊唄,聽兩人對話毫不拘束,十分的親切熟稔,想來現在兩人的關系已經有了幾分情愫。
  他看了看手中的《辟邪劍譜》,心說此物被自己拿走,多少也算是一樁功德,起碼能讓這二人以后的夫妻生活幸福美滿啊。
  過了片刻,就聽岳靈珊繼續道:“既然這樣,劍譜自然不在這兒了,那你還拆墻干甚么?”
  林平之道:“我只是有些不甘,想著爹娘的慘死,不做點什么心頭難安。”
  岳靈珊道:“不知大師哥此刻在哪里?我能見到他就好了,定要代你向他索還劍譜。他劍法早已練得高明之極,這劍譜也當物歸原主啦。我說,小林子,你還是死了這條心,不用在這舊房子里東翻西尋啦。就沒這劍譜,練成了我爹爹的紫霞神功,也報得了仇。”
  說著話,聲音開始變的越來越小,到最后幾乎微不可聞,兩人漸行漸遠,顯然是去了別處。
  周辰又等了一會兒,見在沒有其它動靜,這才打開門,出了佛堂,呼吸一下夜晚的涼風,他腦袋一清,看著兩人離開的方向,他不禁喃喃道:“林兄,本大俠拿走《辟邪劍譜》也是為了你好,你可不能怨我呀。”
  說完,周辰搖搖頭,又覺的自己有點兒矯情,干脆不再去想這檔子爛事兒,起身離開了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