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1 春風樓

大晉開國皇帝草莽出身,當年為抗暴政,舉義旗,江湖豪杰、綠林好漢紛紛來投,一時風云匯聚,成就了一番偉業,及至問鼎天下,坐上了九五至尊之位后,為了穩固得來不易的江山,他對那些不服管束的江湖人漸漸不滿,遂用丞相公孫揚之策,對武林世家大族分化、拉攏、打壓,桀驁不馴之輩,直接出兵剿滅,一時之間江湖武林元氣大傷,不復開國時英雄輩出的盛景。
  時至今日,又過去了兩百多年,大晉王朝國勢每況日下,也不可避免的盛極而衰,開始走上了下坡路,但虎老余威在,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大晉國對天下諸國來說,依然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不敢輕易招惹,四周邊境沒有邊患也還算太平。
  而大晉國內的江湖武林則因為朝廷的衰弱,且經過多年休養生息,再次壯大起來,武林世家大族也漸漸恢復元氣,達到了以前的鼎盛狀態,逐步成為地方上舉足輕重的勢力。
  盧明月聞言,眼睛一亮,她略有些興奮道:“青姨,白姐姐真的能入胭脂榜?”
  孟青笑著點頭,白玉兒是她從小到大專門**出來的,琴棋書畫不敢說樣樣精通,但也都是一流的水準,再加上其人性格溫婉,肌膚白凈似玉,長相清致高雅,儀態風姿不俗,自然是大有希望的,而且在今次胭脂榜換榜之前,白玉兒的呼聲就是不小,畢竟在上一次評選中,她能以十四歲的稚齡就躋身胭脂榜的候補之列,三年之后,越見清麗的白玉兒,實在沒有什么落選的理由。
  正因如此,號稱白玉美人的白玉兒,才會引起蘭花公子的注意,想要在胭脂榜榜單公布之前來一親美人的芳澤了。
  盧明月高興道:“那白姐姐能排到多少位,以白姐姐的天生麗質,我看多半能排到金榜上。”
  孟青和白玉兒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這么多年的教導下來,早就已經超出了師徒的情分,說是情同母女也不為過,此時雖然也替對方高興,但還是能理智的分析道:“天下才女、美女何其多呀,玉兒雖然不錯,但想要入金榜還是太勉強了,不過入銀榜倒是有很大的可能,至于在銀榜上排到多少的名次,我也是拿捏不準。”
  胭脂榜和月旦評上的其它榜單一樣,分為金榜和銀榜,金榜三十六位,銀榜七十二位,此外還有候補一百五十二人,全榜共有三百六十人,暗合周天星辰易經八卦之數。
  盧明月打趣道:“這下白姐姐可天下知名了,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公子、青年才俊、武林俠士前來,一睹美人容顏,希望能抱得美人歸,春風樓的門檻被踏破也指日可待了,青姨那時財源廣進,可別忘了給你的月兒侄女分潤一點兒,讓人家也試試一擲千金的感覺。”
  孟青道:“到時自然會預備出豐厚的一份出來,給我家月兒出嫁時作為添妝之用。”
  盧明月臉色一紅,羞怒道:“青姨,你又拿我取笑。”
  孟青搖頭道:“青姨怎么會拿你的終身大事玩笑,你現在已經是大姑娘了,也到了說親的時候,我聽說前些日子,就連續有人上四海幫給你提親,結果都被你給趕了出來,是不是有這么回事?”
  盧明月點點頭,隨即有些不屑道:“他們說的都是些什么人吶,不是飛鷹走狗的紈绔子弟,就是一些武功平平連我都打不過的廢物,就這種人我能看得上,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居然好意思說出口,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要有個限度。”
  孟青好笑的點指盧明月道:“即便他們介紹的人在如何不堪,你也不應該將對方趕出門吶,實在是······。”
  “好了,青姨,別提那些惱人的事了。”盧明月打斷孟青的話道:“現在還是趕緊將白姐姐叫出來,東西收拾一番,送到我家里去,免得夜長夢多,再出什么意想不到的變故。”
  孟青見她不愿再提自己的那點兒煩心事,也就笑了笑沒有再繼續開口,下一刻,她轉過頭,沖著門外道:“去將玉兒叫過來,就說盧小姐在此,想和她見一見。”
  “是。”門外的婢女輕聲答應道,然后一陣腳步聲響起,漸漸的遠去。
  一會兒工夫后,門外傳來走動的聲音,房門隨之一開,一個身著白色紗衣的年輕女子走進了屋內。
  這名女子長相精致,是位難得的佳人,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她的相貌,而是她那一身瑩潤如玉的肌膚,泛著淡淡的象牙之色,甚至比之身上所穿的白色紗衣還要通透幾分。
  盧明月站起身來,幾步來到這名女子的身邊,一把抓住對方的手道:“白姐姐,你可來了,真是讓我好等。”
  白玉兒沖她笑了笑,然后轉頭朝孟青看去,先叫了一聲干娘,這才對盧明月道:“月兒妹妹,最近可好。”
  “當然不好了。”盧明月一臉的愁苦之色:“我最近這些天都被我爹關在家里不準出門,天天要我學針織、女紅,不僅如此,我爹還專門找來了兩個規矩嬤嬤,整天要我學習規矩,走路的儀態,吃飯的禮儀,說話的聲音腔調,我現在都快被逼瘋了,幸好今天青姨邀我來春風樓一趟,不然過不了幾天,白姐姐你就可以準備到四海幫替我收尸了,我一定是被那兩個老妖婆煩死的。”
  白玉兒聽的想笑又不敢笑,玉色的臉上泛起絲絲誘人的紅暈,顯然是憋得很辛苦。
  孟青以手扶額,一臉的無奈,搖頭道:“整天凈說點子瘋話。”
  她抬起頭,對白云兒身后諸人道:“你們去將玉兒的東西收拾一下,玉兒要到四海幫暫住幾天。”
  “是。”
  幾位婢女嬤嬤都是懂規矩的人,不敢多問,春風樓的主人既然發話了,她們自然只有聽命的份兒。
  白玉兒不解的道:“干娘這是······。”
  孟青長話短說,向她略微解釋了幾句,最后才道:“玉兒不用怕,最多就是住到月底而矣,到時沒事了,再回來就可。”
  白玉兒是柔順的性子,聞言道:“一切但憑干娘安排就是,只是恐怕要麻煩月兒妹妹了。”
  盧明月正想找個理由,好名正言順的脫離那水深火熱般的規矩教導呢,此時自然是心花怒放,連忙道:“不麻煩,不麻煩,我自己一人呆著也是無聊,正好有姐姐陪著。”
  兩人又說了幾句閑話,一會后,白玉兒的出行所需都收拾妥當,便在四海幫一眾人等的護持下,和盧明月一起上了一輛馬車,辭別了孟青,朝四海幫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