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2 聞君有白玉美人

窗外傳來王平、孫觀幾人切磋比試的叫好、喝彩聲,周辰充耳不聞,整個人盤膝坐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不定,按照一種韻律般的節奏呼吸吐納,整個人處于一種空靈的狀態。
  良久之后,周辰面上紫氣一閃而逝,他睜開雙目,眼中精芒四溢,若仔細看,可以見到一絲淡淡的紫色細絲已經根植于他的瞳孔深處,微微眨了眨眼,將其中的凌厲之色收斂起來,這才長出了一口濁氣。
  周辰感受到體內真氣的充盈,暗自想道,紫霞神功不愧是華山派的鎮派之寶,自己僅僅只是入門的階段,就有如此可觀的內勁流動,若是練至小成、大成、甚至周天大圓滿之境,不知會強到什么程度。
  他運轉體內的真氣,七經八脈在真氣的滋潤下,不僅拓寬變大,而且變得更加的堅韌,紫霞秘籍出自道家一脈正統,道家講究天人合一,順應自然之道,身、心同修,追求長生不老,出自其本身的內功心法,不僅具有佛門內功的中正平和,同時對修煉者的身體還能起到改善體質,強健體魄,達到延年益壽的功效。
  周辰每天修習很長時間的內功,雖然偶爾在練功時也會神思不屬遨游天外,但卻始終沒有什么意外發生,這讓他在后怕的同時,也在事后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修習道、佛兩家的內功,恐怕最不用擔心的就是走火入魔的問題了,兩家功法都是夯實基礎,徐徐而進的套路,畢竟萬丈高樓平地起,有好的基礎在,日后定能夠突飛猛進,而不像魔功那般開始雖然進境神速,但其所存在的隱患也是隨著功力的加深而逐步變大。
  不過相比于佛門正宗功法那開始階段龜爬般的速度,道家功夫的入門進境絕對算得上是奔馳、法拉利了,但佛門講究厚積而薄發,修行的越久,佛門內功的優勢經過沉淀積累就越發明顯,這也是所有小說中,少林的和尚越老越難搞,像少林掃地僧般的存在,已經是站在人類巔峰的頂級大拿,而年紀越輕的僧人就越容易對付的原因了。
  周辰將體內的真氣運行了幾個周天,下一刻,心中忽有所感,猛然間揮拳憑空擊向不遠處的墻壁。
  砰!
  一聲悶響傳來,屋內微震,一時間塵土飛揚,周辰也險些弄了個灰頭土臉,他袍袖一擺,一股勁風揮出,驅散了四周的塵埃。
  周辰定睛看向不遠處的墻面,見上面除了出現幾絲裂紋就在無其它,暗叫一聲慚愧,內勁脫體而出之后,就不再受他的控制,一時間勁氣四溢,打到墻壁時已經所剩不多,看上去聲勢不小,但其實根本不會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若是能學得一些隔山打牛的功夫,雖然不指望能一拳打穿墻壁,但最起碼也應該比現在要強上不少。”周辰暗自想道。
  隨即,周辰搖搖頭,不在思慮這些,準備繼續修煉,畢竟紫霞神功這種道家的功法,修行起來還是很舒服的,渾身上下暖洋洋的一片,頗有些前世溫泉浴、桑拿房的感覺,雖然少了按摩的妹子,但那種滲入到骨子里的舒爽,還真是讓周辰都有點兒欲罷不能。
  果然不愧是以養生為主的道家,功法不僅別具一格,而且對人體感官的一些刺激,更能讓人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
  周辰擺好姿勢,五心朝天,正要配合著呼吸吐納,調動體內真氣按照行功路線運轉,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王平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周師兄,外面來人傳話,說是要師兄去趙管事處領取本月的任務。”
  周辰停下手上的動作,皺眉道:“本月任務?我記得咱們上月剛剛領過,怎么現在又有?”
  四海幫作為一個大型的古代暴力團伙,其實和現代的黑*道社團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若定要找出兩者的不同,那么前者是屬于大晉朝司法體系下的合法存在,只要不殺官造反,即便做了違法亂紀之事,不被官府逮到現行,也是無事,而后者則是被天朝明令禁止取締的不法團體,那是見一個就滅一個,根本沒有妥協的可能。
  四海幫家大業大,想要養活幫內幾千人,連同他們的親屬都吃飽穿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明面上屬于四海幫產業的酒店茶肆,做為正規收入來源外,四海幫還會做一些其它的勾當,不管是不是合理合法,比如每月收取一些店鋪的孝敬作為保護費,或者替一些商人行保鏢、護送之事,更有甚者殺人放火,搶劫越貨,只要你出的起價碼,油水足夠豐厚,那么四海幫就沒有不敢干的事。
  這也是周辰等外門弟子和記名弟子,每次所出的任務來源,至于內門弟子則很少出任務,他們主要是被當做高端武力,起到威懾敵對勢力的作用。
  當然四海幫出任務的幫眾弟子,也不是天天都要為幫里賣生賣死,而是實行輪換的制度,一月一輪,出一個月的任務,就會休整一個月,往復而矣,所以周辰才會有此一問。
  王平在外面道:“那人說,這是臨時加派的,過后按照慣例自然會取消我們下月的任務安排。”
  周辰明了,然后開口道:“鄭師兄可回來了?”
  周辰口中的鄭師兄,自然是小隊內另一個外門弟子鄭圖,兩人各自本事暫且不論,但因為對方比他要年長許多,且其為人豪爽,對周辰多有照顧,所以周辰尊稱一聲對方為師兄。
  王平道:“鄭師兄不久前到是從春風樓回來了,可剛才又匆匆離開,說是被木堂主派去城里打探什么人的消息,直到現在也沒有什么準信兒傳來。”
  周辰聞言若有所思,他摩挲著下巴,總覺的今次之任務有些不同尋常,可想了又想,也是不得要領。
  “好了,我知道了,這就起身去趙管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