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3 胭脂榜

經過幾處亭臺樓閣,路上不斷的見到四處趕來的外門弟子,不管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都互相拱手致意。
  等來到管事房的院內,此時陸陸續續的已經聚集了幾十名外門弟子,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院中漸漸的嘈雜起來。
  周辰站在人群的一處角落,打量周圍還在變多的人群,微微皺眉,暗自思量道,看來所有未出任務的外門弟子都被叫到了這里,只是不知幫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居然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壯漢,擠開人群來到了周辰面前,他拱手道:“周老弟,最近一向可好。”
  此人叫丁猛,百越郡人,也是半年前比擂進的四海幫,他和周辰曾經一起出過幾次任務,相互間還算熟識。
  周辰回了一禮,笑道:“周某這段時間過得還算不錯,多謝丁兄關心。”
  丁猛道:“聽說老弟最近一直勤練武功,想必是多有進益,若有閑暇,不妨和為兄比劃上幾手,為兄最近實在是手癢的緊。”
  丁猛三十歲出頭的年紀,武功不錯,練就了一身硬氣功,刀槍難入,他正在壯年,精力旺盛,不同于旁人喜歡**問柳,將力氣都花費在女人身上,他最愿意做的事,是找人切磋比試,將滿腔的余勇都發泄在拳腳之上,享受比武交鋒時的緊張刺激。
  周辰點頭應允,開口道:“周某最近確實略有所得,正想找人印證一二,丁兄所請,正合吾意。”
  周辰在博采五岳劍派和辟邪劍譜上的眾家之長后,開始逐漸將這些精髓融入到自己的劍法中,形成能夠適合于自身的劍術,經過多方的摸索、練習,他發現自己的劍術已經到了瓶頸階段,在枯坐思考已經毫無意義了,唯有在實戰中不斷的磨礪,通過生死之間的壓力,才能融會自己所學,突破瓶頸,使自己的劍術更上一層樓。
  因此丁猛這個對戰狂人提出比試一場,正中周辰的下懷,自然樂得順水推舟,答應了下來。
  丁猛見周辰允諾,他哈哈大笑,搓著雙手,滿臉的興奮之色,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看這情況,如果今天不是人多,礙手礙腳,他恐怕當場就要脫衣服,亮出一身橫練的疙瘩肉,和周辰好好的‘親熱’一番。
  周辰也被這家伙的熱情嚇了一跳,趕緊道:“丁兄,不要著急,切磋之事,以后有的是時間進行,到時定讓兄臺滿意,今日院中擁擠,不是好的動手之所,一旦開打,不但束手束腳,而且還可能波及他人,況且今日趙管事要我等來此,聚集如此多的外門弟子,定有大事要吩咐,不可惹出亂子,壞了幫中規矩,憑白叫趙管事記恨。”
  丁猛聞言一怔,臉上興奮之色稍退,說實話破壞幫中的規矩什么的他到真不怎么在乎,事后無非是扣罰本月銀錢,情節嚴重者也就在此基礎上在抽上幾十鞭子,丁猛皮糙肉厚,一身橫練的鋼筋鐵骨,根本就不痛不癢,權當是練硬氣功了,他最在意的反而是周辰話中被趙管事記恨之事。
  趙普做為四海幫的大管家,因為和幫主盧振天是遠親的關系,一開始才從眾人中脫穎而出,坐上了大管事這個位置,這一坐就是二十幾年,其間風風雨雨,隨著四海幫的興衰起伏,始終穩坐大管事之位,許多當年同趙管事一起進幫之人,不是已經逝去,就是因為各種原因離開了四海幫,或者干脆還在幫內底層廝混,只有他一直穩如泰山,將幫內之事打理的井井有條,幾乎沒有什么紕漏,讓四海幫幫主盧振天對其始終信任有加。
  由此可見,趙普的辦事能力那是相當不俗。
  雖然趙管事的能力很強,但人無完人,他既不愛財也不**,唯一的缺點就是心胸狹窄、睚眥必報,若是被他惦記上了,那么這個犯了忌諱的倒霉蛋兒多半準沒有好下場了。
  當然這還只是和趙普沒有什么統屬關系的旁人,像丁猛這樣在其底下討取任務的外門弟子,趙管事自然更有千般的法子讓你欲仙欲死,糊里糊涂的就丟了性命,到時做了冤死鬼,那可真是只能到閻羅殿去說理了。
  丁猛想到此處,渾身不禁打了個冷顫,他沖周辰抱拳,感激道:“多謝周兄弟提醒,不然丁某要真是頭腦發熱,做下什么糊涂事,那可真是悔之晚矣。”
  周辰笑道:“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如此。”
  丁猛搖頭,還要在說些什么,就在這時,管室院內大屋的屋門一開,一個青衣的小廝走了出來。
  “諸位師兄,趙管事讓你們按照我所叫的順序進屋領取任務,第一個宋濤宋師兄可在。”
  “在。”粗獷的聲音響起,一個光頭男人走出了人群:“格老子的,俺大中午就來了,一直等到現在,剛才俺還在想,管事房是不是想請俺們吃晚飯吶,看看太陽都要落山了。”
  青衣小廝,笑了笑,對宋濤的抱怨并不在意:“宋師兄,請。”
  “催毛催,剛才不著急,現在到催起俺來了,俺同你說···。”
  青衣小廝沒讓他繼續說下去,直接道:“宋師兄,請進屋。”
  “你這娃子好膽,居然敢堵俺的話,俺今天就非要說個明白,你···。”
  “如果現在還不進屋,就滾回去,以后永遠不要再來管事房。”
  宋濤還未說完,就被屋內一個陰冷的聲音打斷,他就像是大冬天被一盆涼水當頭倒下,整個人瞬間就僵直了。
  “趙,趙管事,俺,俺不是···,俺這就來。”
  宋濤剛想解釋幾句,可隨即想到趙管事剛才所說,下一刻猛然醒悟,整個人如中箭的兔子般,直接奔入了房內。
  沒過多久,宋濤就如霜打的茄子般,蔫蔫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趙管事的聲音再次從里面傳來:“如果有誰等的煩了,可以自行離去,本管事絕不追究。”
  外面的人面面相覷,對這話哪敢當真吶,一時間都是無言。
  青衣小廝似乎不受突然冷下來的氣氛影響,他笑著開口道:“下一位,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