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6 蘭花公子的其人軼事

【求下推薦、收藏,諸位書友,武俠節操已經奉上,請您拿回家下酒】在竹林邊不遠,周辰突然停下了腳步。
  王平等人見此,不解的道:“周師兄,何故止步不前呀?”
  周辰面上不動聲色,輕聲笑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清風閣咱們今夜還沒有巡視過,這里卻已經走過了兩遍,所以我想還是轉道去清風閣看看才覺的安心。”
  王平疑惑更深,他開口道:“可那清風閣不是有鄭師兄在么,而且···。”
  周辰打斷道:“師兄弟之間何必如此見外,清風閣所在附近屋舍繁多,鄭師兄人手不夠,未必能照顧周全,咱們這里無事,正好給鄭師兄幫幫忙。”
  說完,周辰也不等王平幾人在提出疑問,直接轉身朝清風閣方向走去。
  王平等人一向以周辰馬首是瞻,見他如此,雖然仍有一些疑慮,可也只能憋在肚子里,紛紛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周辰腳下步伐不急不緩,似乎并不急著離去,可他手心卻開始冒汗,心中加起了十二分的戒備。
  “呵呵,有點意思。”一聲輕笑從竹林內飄出,緊接著一道若有若無的破空聲,傳入了周辰的耳中。
  周辰雙腳猛然踏地,身形如一只大鳥般,閃電前出數丈。
  鏘!
  腰間寒光一閃,長劍離鞘而出,周辰手腕輕翻,身形前撲的同時,劍尖迅若奔雷般的斜刺向后方。
  咔吧!
  一聲輕響,周辰只覺得劍刃虛不受力,一支急速而來卻仿佛沒什么力道的竹枝被斬成兩半兒。
  噗通通!
  身后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雖然間隔極小,但周辰還是分辨出,一共是連續四聲。
  嘿,王平等四人多半被收拾了,周辰暗嘆一聲。
  他長劍遙指身后,慢慢轉身,果然見王平幾人撲倒在地,聲息皆無,一副不知生死的模樣。
  同時在竹林邊,一個清瘦的身影出現在那里,一身藍袍,手中拿著一柄折扇,正在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手心,那一下下的打擊,似乎暗合周辰的心率跳動,隨著折扇敲擊的節奏變化,讓他呼吸頓時紊亂起來。
  “蘭花公子?”
  雖然早就確認今夜前來的多半會是對方,但周辰的瞳孔還是猛然一縮。
  面前的男子三十左右歲的年紀,相貌清俊儒雅,身形挺立筆直,儀態氣質不俗,如此神情面貌,實在讓人難以相信眼前之人會是個臭名昭著的淫賊,反而更像是一名滿腹經綸的讀書人。
  “不錯,正是在下。”蘭花公子笑容清淡柔和,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只有文化人才有的書卷味道。
  周辰以紫霞神功秘籍內提到的吐納韻律,勉強調整自己的呼吸節奏,下一刻,他七經八脈內真氣運轉,終于將狂亂的心慢慢安撫了下來,整個人為之一松。
  “果然聞名不如見面,沒想到蘭花公子還是一個讀書人。”周辰感嘆道。
  這家伙的文青味兒,和前世大學里那些讀書都讀傻了的癡呆文婦一模一樣,周辰前世沒少見過這種人,今天一看就知道此人肚里肯定有料,而不是那種故意冒充出來的書生氣質。
  蘭花公子見他這么快就適應了折扇的敲打規律,臉上閃過了一絲訝色,不過隨即他就停止敲打,反而啪的一聲打開折扇,輕輕扇動起來。
  “在下以前曾是個小小書童,跟著我家公子,倒是讀過很多書,學問不求甚解,讀書人之說勉強算半個吧。”蘭花公子笑道。
  周辰聞言笑了笑,劍尖斜指向下,似乎面對的不是生死之敵,而是拿蘭花公子當成至交好友一般,慢慢的聊起了家常。
  “我說兄臺,既然以前是做書童這個大有前途的職業,那為什么不繼續干下去,反而改行做了人人喊打的采*花賊?”
  蘭花公子談性似乎頗濃,并沒有立刻動手的打算。
  “書童這個大有前途的職業?呵呵,閣下真會說笑,不過是一個被人呼來喝去的奴仆罷了,有什么前途可言,而采*花賊又有什么不好,豈不聞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男女之事,閨房之樂,巫山云雨,魚水之歡,妙不可言,讓人欲罷不能,閣下可知一夜連御十女是什么感覺,飄飄乎遺世而獨立,羽化而登仙。”
  尼瑪呀,果然是讀過書的,這詞兒用的,文明用語居然不帶半點淫邪之氣,你這家伙還真是只辛勤的小蜜蜂啊,飛入花叢采蜜忙,也不怕精盡而亡,死在床上。
  周辰搖頭嘆息道:“兄臺雖然艷福不淺,可惜還是自甘墮落了,淫辱良家女子,壞人的名節,如此惡行,就是你以前的主人恐怕都要以你為恥了。”
  蘭花公子看了他一眼,略帶不屑的道:“閣下還真是道貌岸然,說此話前,可否先將眼中的艷羨收斂幾分。”
  “哦,我有如此?抱歉,可能一時沒忍住,兄臺繼續?”周辰道。
  蘭花公子一陣無語,不過還是道:“閣下所言在下可不認同,以我為恥,哼,笑話,我家公子不過是個書呆子罷了,哪里知道女人的妙處,空有美人,卻讓紅顏獨守閨房,孤對寒窗冷月,寂寞無人語,情淚濕衣襟,實在不當人子。”
  “所以呢?”周辰問道。
  “在下自然不會袖手旁觀,讓美人孤枕難眠。”
  周辰點頭,心說果然夠無恥。
  “所以兄臺就替你家公子照顧美人嘍,結果照顧來,照顧去,就照顧到床上了,然后某一日不慎被你家公子撞破了奸情,自己的姬妾居然和自己的書童有染,于是乎你才不得不放棄了書童這個大好職業,從而改做了職業淫賊可對?”
  蘭花公子不置可否的道:“雖不去,亦不遠矣,閣下果然聰明。”
  周辰搖頭,心說不是我聰明,是小說中壞蛋養成基本都是這個套路定式啊。
  隨即蘭花公子又繼續道:“閣下可知,我為什么會將自己的過去事說與你聽?”
  周辰笑道:“莫非兄臺已經當在下是必死之人了,所以才有了一吐為快的沖動,或者兄臺根本就是有傷在身,想要借此調息一番。”
  蘭花公子點點頭,似是認同周辰所言。
  “閣下既然都看出來了,那為保命計,一開始怎么不搶先動手。”
  周辰苦笑道:“我本來到有此打算,可惜試探了幾次,兄臺都不漏破綻,最終我還是決定放棄了,兄臺即便有傷在身,也不是我能對付得了的,貿然出手,取死之道也。”
  “看來閣下是準備束手待斃了,如此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放心,我會讓閣下毫無痛苦的解脫的,也算償還今次閣下聽我傾吐肺腑之恩。”蘭花公子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