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7 兄弟其實你懂的

【求下推薦、收藏啊】坐以待斃么?不見得吧。
  周辰瞇起了眼睛,緊握手中長劍,眨也不眨的緊盯對面的蘭花公子,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焦急萬分,腦中不斷的想象著石門白骨大殿中的一切,周圍空間的排斥力越來越強。
  快點,再快點,不然就真出人命了呀。
  似是聽到了周辰的無聲吶喊,下一刻,蘭花公子對其點頭微笑,溫和有禮,然后瞬間消失在他的眼前。
  好快的身法,周辰瞳孔驟然一縮,腦中立刻想到,踏雪無痕,一葦渡江,蘭花公子最擅輕功這幾個字,一道人影瞬息而至,來到他的身旁左側,一掌拍出,直奔他的天靈頭頂。
  掌未至,濃烈的殺機已經撲面而來,周辰心中涼意傳遍全身,他低喝一聲,扭身轉頭,避開掌鋒,同時手中長劍疾出,刺向蘭花公子腰腹。
  淡淡的人影一閃,一劍頓時落空,身后傳來蘭花公子的輕笑聲。
  “既已成網中魚,夾中鼠,何必在徒勞掙扎,如此平平靜靜的離去不好么?”
  尼瑪,當然不好,本大俠還沒活夠呢。
  周辰渾身寒毛倒豎,毛骨悚然,嘴上沒法分神回答,只是手中的長劍越發加緊,劍光繚繞,劍氣縱橫,朝著對方身上刺去。
  蘭花公子行如鬼魅,忽東忽西,忽左忽右,每次雖然都是漫不經心的一掌拍來,但卻總是能給周辰帶來巨大的壓力,讓其手忙腳亂的勉強應付。
  “在下其實一直有個問題想不明白,閣下既然明知敵不過在下,那為何從見面至今,都不轉身逃跑,或是大聲呼救呢?”蘭花公子聲音淡淡,似乎從四面八方傳入耳中,讓周辰難以確定其準確方位。
  “轉身逃跑,大聲呼救,我倒是想,可跑得再快也難比兄臺輕功一縱,叫得越大聲,反而激起兄臺速殺我之心,兄臺何必明知故問,讓我分心應答。”周辰冷聲道,他劍光揮灑,互助周身上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周辰話音剛落,下一刻,一只潔白手掌,突然穿透劍光,手指如同蓮花綻放,美不勝收,屈指一彈,當的一聲輕響,長劍斷成了兩截。
  手掌印向周辰的胸口,蘭花公子現身在他面前,臉上無悲無喜,古井無波,輕聲道:“結束了。”
  可周辰卻嘴角帶笑,臉上滿是解脫之色,回應道:“蘭兄,今日之事在下記住了,以后若再相遇,必有厚報。”
  蘭花公子聞言微怔,本能的覺的不妥,手掌加速印下,內勁宣泄,將周圍的落葉吹得四處飄散。
  可這勢在必得的一掌,卻打在了空處,周辰整個人突然憑空消失不見。
  這···
  蘭花公子看著眼前空空如野的路徑,頓時呆愣住了。
  周圍的空間扭曲,過了一秒,又仿佛漫長的如同一個世紀,周辰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殿內。
  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周辰還沒來得及感嘆自己逃出升天,臉上驟然涌出一絲紅暈,胸口發悶,緊接著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
  “還好,離開的及時,若是在晚上半秒,恐怕就是一具尸體被傳送到這里了。”周辰擦著嘴角的血跡,暗自慶幸道。
  雖然剛才沒有被蘭花公子直接擊中,但其手掌吞吐的內勁還是讓周辰受了不大不小的傷。
  周辰解開身上的衣服檢查一番,見胸口處有一道發黑的掌印,不禁暗暗后怕。
  “幸好只是皮外傷,沒有傷及肺腑,不然真就麻煩了。”
  檢查完身體,周辰又運轉體內真氣游走經脈一遍,見除了個別處稍有滯澀外,其余皆是暢通無阻,不由長出了口氣。
  重新穿好衣服,周辰來到了石門前,暗自思量這次隔空來到大殿還真是冒險,真有點兒不成功便成仁的節奏。
  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周辰就在不斷地暗自摸索穿越到大殿的規律,畢竟時不時的消失一陣子,沒法隨心掌控的穿梭總覺得讓人有些不妥,所以他才想是不是能夠找出一種辦法,對此稍加控制。
  有此想法后,周辰結合以往的經驗,慢慢的考察、研究,經過一段時日的驗證,結果還真就讓他找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通過不停的想象大殿內的事物,不斷的加強記憶,從而使得自己的精神與那冥冥中就存在的大殿石門產生了某種呼應,以此為媒介,來自行穿梭其間。
  當然這些都還只是周辰不成熟的想法,還沒有去試驗過,結果在今次遇到蘭花公子后,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為了那一線的生機,不得不冒險一搏。
  最后,上天還是眷顧著他的,周辰總算是賭贏了,這讓他稍微輕松的同時,也不禁心有余悸,暗暗告誡自己道,以后不到萬不得已,實在不應該在如此行險,還是靠著自身實力,碾壓他人才是正途。
  周辰收回發散的思緒,盤膝坐在石門前,運轉內功,調理身上的傷勢。
  不知過了多久,周辰睜開眼,摸了摸還有些發酸發脹的胸口,暗自點頭,總算將傷情控制住了。
  他站起身,來到門前白骨處,笑道:“骨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我發現······。”
  拉著白骨,一通自說自話的閑扯,說說人生,談談理想,周辰終于借此調整好了心態,這才意猶未盡的起身,放棄了對白骨的‘摧殘’。
  周辰看著眼前的石門,不禁道:“不知這次又是哪方世界,還真有點兒期待。”
  說完,周辰伸手拍向了石門······。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周辰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浩瀚大漠,風卷塵土,撲面而來,沙礫打在臉上隱隱作痛,心中哀號,這尼瑪又是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