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二章越女劍

羊群被趕入羊圈,綠衫女子越氏女心中糾結個不停,房屋只此一間,難道要讓一個陌生的年輕男子和她們母女同住么,這顯然不行,若周辰住在這里,那她們母子該搬去何處呢,這真是不好辦。
  周辰似是看出了她的糾結,一指院內的草棚道:“我住此處就好。”
  越氏女心中一松:“貴客臨門,那如何使得。”
  是惡客吧,周辰心中吐槽。
  “難道姑娘想要邀我與你們母女同住一屋,那怎么好意思。”周辰故意兩眼放光的道。
  越氏女嚇的趕緊閉嘴,不再提剛才的話頭。
  周辰頓覺無趣,好吧,這個女人那真是不禁嚇,撇撇嘴獨自轉身進了旁邊的草棚,將地上的茅草鋪了鋪,這才躺在了上面,不過這草棚四處漏風,現在又是初春時節,還是將周辰凍的周身冰涼,幸好越氏女還不敢虧待自己,不一會工夫,小蘿莉阿青就抱著被褥送到了棚內。
  周辰想和小家伙聊上兩句,可惜在小蘿莉眼里,周辰就是腦上沒長角的惡魔、壞蛋,騙小紅帽的大灰狼,送完被褥,就逃也似的回了屋。
  周辰笑笑不以為意,蓋著還散發著陣陣幽香被褥,眼睛望著頭上漆黑的棚頂,他神思漸漸不屬,一陣困意襲來,終于進入了夢鄉。
  轉眼過了三天。
  周辰每天除了準時跟隨越氏女母子二人外出放羊,守株待兔的等著白公公外,剩下的時間就是時刻鍛煉自己的劍術,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明白自己武功低微,想要在這個吃人的江湖立足,努力必不可少,本就比別人差了許多,若再不勤奮一點兒,就真的會被淘汰的。
  這樣一天天的時光飛逝,周辰望眼欲穿,可仍不見白猿的蹤影,難道那頭白猿真要等到阿青十三歲時才會出現。就在他心里已經開始放棄的時候,一條白色身影忽然從天而降,此時已經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十二天頭上了。
  “呀,不準你欺負老白,快下來。”遠處傳來了小蘿莉阿青憤怒的聲音。
  周辰此時正半躺在一塊巖石上,嘴里嚼著一根草莖,手中比劃著劍式變化,聽到聲音,他抬起頭,看見下方的草甸上一頭白猿正騎在一頭山羊上,抓耳撓腮的正沖著遠處趕來的小蘿莉擠眉弄眼。
  周辰精神為之一振,果然來了,他直起身,跳下巖石,快步朝白猿趕去。
  白猿似有所覺,抬頭見周辰從遠處奔來,眼中露出兇光,它仰天長嘶,快如閃電的跳下羊背,三躥兩躥就來到越氏女身邊,一把奪過她手中的青竹杖,轉身迎著周辰跳去。
  白猿嘶吼,兇惡非凡,竹杖化作漫天棍影,當頭刺來。
  尼瑪,這頭猿猴果然見不得阿青身邊有男人,難怪剛見到范蠡時就想將對方刺死,嫉妒心也太重了,這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周辰手上不慢,鐵劍出鞘而出,迎著棍影刺向白猿。
  一人一猿干脆玩兒起了同歸于盡的招數,當然真要都刺中對方,還是周辰大占便宜,畢竟他手中的是鐵劍,而白猿手里的是竹杖。
  下一刻,棍影消散,竹杖速度又增三分,直接點在了周辰的胸口。
  周辰踉蹌后退,一人一猿戰在了一處。
  不過這也只是表象,不過幾個回合,周辰就只剩下挨揍的分了。
  白猿的劍術雖然還沒到幾年后的犀利程度,但對付周辰這樣不入流的武者,還是大占上風的。
  杖影連綿,速度奇快,周辰胸口、手臂、大腿接連中招。
  周辰強忍疼痛,勉力防御,盡量避開身上要害,神情前所未有的專注。
  不遠處,越氏女拉著阿青站在一旁觀瞧,面上露出緊張、擔憂之色,雖然剛一開始,她對周辰戒備非常,當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卻發覺周辰此人本性并不壞,只偶爾有些惡趣味,用他的話說,就是喜歡欺負小蘿莉,屢屢將阿青逗弄哭,此時見他和白猿交手,心中不自覺的偏向他,畢竟周辰怎么說也算是‘熟人’吧。
  風聲從耳邊傳來,青影一閃,竹杖刺中肩膀,一陣的酸麻脹痛,周辰此時也算打出了火氣,干脆不再防守,不管不顧的揮劍上撩,準備給白猿來個開膛破肚。
  但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白猿動作極快的閃避,竹杖再次點中周辰軟肋。
  周辰疼的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終于認清現實,不再冒進,火氣也不自覺的消了大半兒。
  青竹杖以刺擊為主,白猿很少揮杖打砸,除了竹杖沒有鋒刃,對敵的殺傷不顯外,更主要的恐怕還是怕影響出杖的速度,這讓周辰若有所思。
  一人一猿又交手了幾個回合,在一錯身功夫,周辰忽然一頭鉆進了旁邊的草叢,然后撒腿朝遠處狂奔而去。
  白猿被這變故弄得一愣,下一刻才反應過來,周辰這是逃了,憤怒的長嘶幾聲,也不追趕,扔掉手中的竹杖,再次跳到一頭山羊的背上,自得其樂的玩耍了起來。
  周辰沒跑出多遠,就一頭栽倒在地,渾身劇痛,抽搐個不停,剛才要不是見機的快,跑了出來,那發了瘋的白猿真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側耳傾聽遠處的動靜,周辰心中松了口氣,越氏女和阿青應該沒有被白猿波及,這家伙果然是對女人比對男人要好的多。
  仔細回味一下,剛才的交手場景,周辰似有所得。
  到了晚上,周辰拖著渾身青紫的身體,艱難的回到阿青家,在越氏女略帶關切的目光下咧嘴笑笑,然后就一頭扎進了草棚內,不一會兒里面就響起了鼾聲。
  阿青屋內探出頭來,沖著越氏女道:“娘,那個家伙怎么樣了?”
  越氏女回到屋門口,摸著阿青的頭頂道:“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吧。”
  阿青撇嘴,學著周辰的樣子道:“果然是禍害活千年,他就是個大壞蛋。”
  第二天一早,周辰又活蹦亂跳的滿血復活了,他站在院子內看著天邊初生的朝陽,深吸一口氣,準備迎接今天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