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39 我愿自由穿梭

周辰持劍來到當先的白駝身邊,拉住韁繩,安撫躁動不安的駱駝,然后取下其身上懸掛著的劍鞘,還劍入內,這才飄身而起,落于駝背之上。地上的四名白衣女子,身形僵直,仿若枯木,她們對周辰皆是怒目而視。
  周辰見此哈哈大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早說了本人劫財不劫色的,你們這樣看著我又有何用,本大俠已經手下留情了,沒有取爾等性命,只是點了你們的穴道,不然以你們過往的所作所為,豈會如此的便宜你們。今日給你們個不大不小的教訓,一定要好生記住,下次若在犯于我手,可不會像今天這般輕松了。”
  說到最后,周辰聲音雖然依然平緩古井無波,但其冷厲之意卻是每個人都能聽得出來,仿佛有一股寒風吹入四女的心房,讓她們不禁打了個哆嗦,心中發虛,再也不敢直視周辰。
  嘿,教育壞人的感覺果然舒爽愜意,周辰不禁暗自回味,片刻后,他一提手上韁繩,驅趕白駝前行。
  當先的駱駝邁步而出,緩緩朝前走去,身后的三匹白駝,見頭峰已走,下意識的排成一字長隊緊緊跟隨,不過一會兒工夫,四匹白駝連同其身上搭乘的周辰身影,就已經消失在了遠處。
  閑話少說,一路風餐露宿,其間離開了沙漠瀚海的周辰又向當地人打聽清楚周圍的路徑,終于在數日后來到了古城張家口。
  張家口是南北通道,塞外皮毛集散之地,人煙稠密,市肆繁盛,行人如織。
  周辰下了駝背,繳納了入城稅,這才手牽白駝走入了古城,張家口道路通透,十字大街青石鋪就,街上路人摩肩接踵,兩旁買賣鋪戶吆喝攬客之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一副生意興隆的熱鬧場面。
  周辰東張西望,看著腳下古城,事事透著新鮮,前行不遠,他來到一家酒肆之前,腹中饑餓,便把四匹駱駝都系在門前馬樁之上,進店入座,要了一盤牛肉,幾碟菜蔬果品,兩斤面餅,一壇山西汾酒,大口吃喝了起來。
  酒肆的小二兒,見周辰雖孤身一人,滿面風霜,但其隨行乘坐的白駝卻是十分罕見,神駿異常,且整整有四匹之多,頓知此人來歷不凡,不敢怠慢,跑前跑后的殷勤照看。
  周辰大口酒大塊肉‘暴飲暴食’,一副江湖豪客模樣。
  正自吃得痛快,忽聽店門口吵嚷起來,緊接著聽到駱駝的嘶叫聲,周辰一怔,心說該不會是有人想打他的白駝主意吧。
  這還真是太歲頭上動土,活得不耐煩了。
  想到此處,周辰站起身,邁步而出,來到店外,見那四匹駱駝好端端的在吃著草料,一副悠閑愜意的模樣。
  兩名店伙計卻在大聲呵斥一個衣衫襤褸、身材瘦削的少年。那少年約莫十五六歲年紀,頭上歪戴著一頂黑黝黝的破皮帽,臉上手上全是黑煤,早已瞧不出本來面目,手里拿著一個饅頭,嘻嘻而笑,露出兩排晶晶發亮的雪白細牙,卻與他全身極不相稱,眼珠漆黑,甚是靈動。
  少年圍著四匹白駝轉來轉去,不時的將手中的饅頭放在白駝嘴邊,似是想要喂食,可那白駝聞了聞就不屑一顧的將頭扭開,專心致志的啃起干草來。
  一名店伙計大叫道:“好你個小叫花,快將饅頭還來,不然抓你送去官府,讓縣太爺打你的板子。”
  少年試了半天,見白駝依然不肯吃,也有些喪氣,便一揚手,將饅頭扔回給店伙計。
  “還給你,你當小爺稀罕,你家的饅頭做的難吃,連駱駝都不食,小爺豈會看的上眼。”
  店伙計手忙腳亂的接過飛來的饅頭,入手一看,頓時大怒,白白的饅頭早已變得烏黑不堪,再也發賣不得。
  “你這叫花子,好生可恨,真是找打。”店伙計怒氣沖沖,一把扔了手中的饅頭,緊走幾步來到少年的面前,當胸一拳打出。
  少年身形靈動異常,對暴怒而來的店伙計并不在意,笑嘻嘻的矮身躲過,學著店伙計的語氣道:“你這小二兒,好不講理,你要饅頭,小爺好心還給了你,你卻恩將仇報,追打小爺,是何道理?”
  店伙計聞言更怒,哇哇大叫,不斷的撲打少年,可少年左閃右避總能及時躲開。
  兩人糾纏了一會兒,少年身形一閃,來到了店門口看得津津有味、面帶異樣笑容的周辰身邊,想要躲到他的身后。
  “你這個家伙看了半天熱鬧,笑得可真是開心,小爺最不愿給人當成樂子看,你也出去吧。”
  少年轉到周辰的身后,一掌拍向他的背心,想將他擊飛而出,和對面奔來的店伙計撞個滾地葫蘆。
  可還沒等少年的想法成真,她的手剛剛接觸到周辰的后背衣衫,就猛然止住,因為不知何時周辰已經轉過身來,左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入手處溫潤滑膩,手感極佳,周辰心中頓時有點蕩漾。
  店伙計喘著粗氣跑了過來,見那小叫花已經被人制住,心中大喜,再次一拳打來,口中大喊:“這次看你往哪里躲。”
  周辰暗自搖頭,心說現在是主角見面時間,你一個龍套就別搶戲分了。
  他直接出手,以同樣的手法扣住了店伙計的腕子。
  入手便是一把的汗毛,骨節粗大,皮膚粗糙,油膩膩的讓周辰恨不得將這腕子直接甩飛。
  尼瑪,差距也太大了,回去一定多洗幾遍手。
  “好了,不要動粗,饅頭錢算我的賬上。”周辰強忍著惡心,迅速松開了店伙計的手,然后不著痕跡的在背后蹭了蹭。
  店伙計自然認得周辰就是剛進店的‘尊貴’客人,人家發了話,不敢不從,只得唯唯諾諾的應了下來。
  等店伙計被打發離開,周辰這才露出一口白牙,笑容親切地望向面前的少年。
  “小兄弟,我一見你就覺的面善,心中歡喜的很,咱們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呀?”周辰大言不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