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40 本大俠劫財不劫色

少年黑漆漆的眼珠轉悠個不停,她不著痕跡的向外拽了拽自己的手腕兒,可惜紋絲不動,周辰的手就像是一個老虎鉗牢牢的控制著對方。“我和你可沒見過,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面善了。”少年開口道:“還有你總抓著我干什么,攥的我腕子疼,快將手松松。”
  周辰自然是不會松的,他笑道:“那在下是認錯人了,可我為什么還這么開心呢,看來我和小兄弟還是有緣吶,既然緣分如此,上天讓你我二人在此相見,在下自然不能輕易放小兄弟離去,咱們還是先把酒暢談一番,聊聊人生,談談理想吧。”
  說完,周辰就強拉硬拽的將少年往酒肆里走。
  少年開始還聽得直撇嘴,現在見周辰這般模樣,頓時有些急道:“我身上臟得很,而且還有病,你在拽著我不放,當心將病過給你。”
  周辰聞言哈哈一笑:“無妨,在下略通醫理,平生的志向就是懸壺濟世,治病救人,小兄弟有隱疾在身,正好讓在下給你瞧瞧。”
  少年敵不過他的大力,被拉拽進了酒肆內,她暗自著急,運轉體內真氣強行想要震開周辰的大手,可惜內勁流轉仿佛泥牛入海一去不見了蹤影,這才讓她明白,眼前之人恐怕也是個內家的高手。
  少年心中暗自警惕,她眼睛轉動,計上心來,忽然大聲道:“你放開我,你這個有龍陽之癖的混蛋,喜歡男人屁股的兔爺兒,我才不要跟著你,快放開小爺,小爺也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會同意和你做那種羞恥之事的。”
  少年聲音清脆,這一嗓子又足夠大聲,一下子在熱鬧的酒肆里傳了遍。
  此時天將中午,酒肆內吃飯之人眾多,聞聲之后頓時為之一靜,紛紛抬頭看向周辰二人。
  周辰見此,眼睛微瞇,忽然輕聲一笑,他左手用力一帶身邊少年,在少年的輕呼聲中,右手閃電探出,直接環在了少年的腰間。
  如此**裸的宣誓主權,看的周圍人都是一呆,時間都好像靜止,下一刻,酒肆內喧囂在起,食客們再次扭回頭繼續吃喝,仿佛當此二人根本不存在,唯有不時瞟過來的窺視、探尋、鄙夷目光,才暴露出這些人的真正心思。
  尼瑪,搞基呀。
  還如此明目張膽,招搖過市,實在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有辱斯文。不過見那小乞丐雖然渾身臟亂,但眉目細看卻甚是清秀,而且身姿扶風弱柳,窈窕若女子,實在是極品,可惜埋沒于粗魯人之手,可恨,可嘆,可悲呀,一些人臉上不禁浮現出惋惜之色。
  周辰不理會旁人的想法,直接低聲對少年輕笑道:“沒想到小兄弟還有這種想法,實在讓在下驚訝,小兄弟難道也知道其中的美妙滋味,在下雖然沒試過,但小兄弟若是愿意,在下自然樂意奉陪。”
  周辰目光帶著深意,在少年的腰線以下的隆起處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
  少年渾身汗毛都要豎起來了,只覺的周辰的目光有若實質,讓她肌膚上都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雙腿不自覺的繃緊,銀牙緊咬再也不敢‘胡言亂語’了。
  這才乖嘛,周辰見少年目光游移不敢和自己對視,知道終于將這古靈精怪的‘少年’嚇住了,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他拉著‘少年’往回走,正準備在回到座位后繼續深度交流交流,突然一只大手攔在了周辰的面前。
  “喂,你這樣干不對。”一個男聲突然從旁邊響起,聲音粗豪,帶著一股子南方的土音。
  尼瑪,誰人這么大膽,居然敢打擾本大俠**妹子,如此行徑,實在是罪大惡極。
  周辰停下腳步,打眼觀瞧,只見眼前站著一個魁梧的青年,他十八九歲的年紀,濃眉大眼,神情樸實,一身皮衣皮袍,就如尋常的塞外牧民一般,實無半點異樣之處。
  周辰看著眼前之人總覺得有幾分熟悉之感,心中忽然一動,尼瑪,該不會是他吧。
  周辰越想越覺的沒錯,但要是就此退讓,那也是不可能的。
  “兄臺攔住在下去路,究竟欲意何為?”
  青年開口道:“這少年不愿和你行那龍陽之好,你不應該強人所難,逼迫于他。”
  周辰哈哈大笑:“我自家人自家事,還是不牢兄臺費心了。”
  說完,周辰轉身欲走,眼前的青年卻執拗的攔住不放。
  尼瑪呀,好吧,雖然不愿承認,但還是應該肯定的是,年輕時的郭靖絕對是正義感滿滿,笨拙而又一根經兒的家伙。
  這種人若是平常,周辰絕對是愿意結交一番的,畢竟有好事自己上,出了危險簍子正義青年絕對第一個頂在前頭,但這種情況不是現在呀。
  周辰搖頭,一指身邊的少年,眼睛都不眨的胡扯道:“兄臺,我想你可能弄錯一件事,那就是眼前這位其實我家小妹,只因婚事問題和家里意見不合,所以才喬裝改扮,離家出走,我來此正是尋其回家的,剛才她所說其實都是戲言,不過想擺脫我的伎倆罷了。”
  郭靖聞言一怔,不敢置信的道:“你說她是女的?”
  好吧,郭靖這小子年輕時還有一大特點,那就是對女扮男裝的女子,基本上都是認不出來的,情商實在是遲鈍的可以。
  少女黃蓉在旁見有人為自己出頭,本來還挺高興,準備趁兩人糾纏不注意自己時悄悄溜走,此時見周辰拆穿了她的身份,而那個傻大個居然開始半信半疑,頓時大感不妙。
  她急急出聲開口道:“不要聽他胡說,我和這人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我可是···。”
  她剩下的話還未說出口,就忽然覺得背心處一道穴位一麻,張著嘴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周辰悄然收回點在黃蓉啞穴上的手指,這才沖著郭靖道:“兄臺若是不信,在下可以證明給你看。”
  郭靖傻傻的道:“怎么證明?”
  周辰一笑,沖著不遠處的店伙計道:“小二,去打盆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