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暗黑武俠世界41 黃蓉

“小妹,是你自己來卸去臉上的偽裝,還是要為兄幫你啊?”
  ‘少年’對他怒目而視,一副不屈的模樣。
  “好吧,看來得為兄親自動手了。”
  周辰解下腰間的汗巾,放在木盆內浸潤濕透,手上用力一攥,微微擠干,這才拿起朝著‘少年’臉上抹去。
  黃蓉心中叫苦,想要奮力掙扎,可惜手腕處一道真氣涌入體內,渾身頓時麻木,眼看著汗巾附到了自己的臉上。
  周辰用心的擦拭,即便隔著一條汗巾,也能感到手下肌膚的水嫩滑膩,心中感嘆,這么好的皮膚,居然能下狠心抹這么多的黑灰、污泥,實在是暴殄天物啊。
  隨著不斷的擦拭,汗巾漸漸變的污黑不堪,周辰又清洗了幾次,直到木盆內的清水開始逐漸渾濁,‘少年’的真正面目才終于展現于人前。
  只見眼前女子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比,容色絕麗,讓人不可逼視,尤其是一雙眼睛大而有神,黑漆漆的清澈如水、靈動異常,此時少女臉上泛著幾絲紅暈,花瓣般嬌嫩的嘴唇輕抿著,眼睛瞪向身旁的周辰,讓每個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想要表達的含義。
  你就是個大壞蛋!
  周辰輕咳,打斷了周圍人驚艷的目光,面對少女**裸的鄙視,他沒有絲毫不妥和尷尬之色,對著一直守候在旁的郭靖道:“兄臺可分辨清楚了?”
  郭靖目光不敢直視黃蓉如花的臉龐,憨厚樸實的臉上也有些發紅,顯然是沒有見過如此清麗絕倫的少女。
  他沖周辰致歉拱手道:“確是我的不是,錯怪了小兄弟,小兄弟千萬不要見怪。”
  說完,郭靖側身讓開了道路,他見自己原來一直以為的‘少年’居然真是女子,立刻就對周辰的話信了個八九分,至于眼前少女曾經叫嚷的龍陽之好,強迫自己云云,自然不可能是真的了。
  周辰狀似豪邁,一副寬宏大量的模樣道:“兄臺不必如此,此事在下并未放在心上,畢竟剛才只因舍妹幾句玩笑之言,就能夠挺身而出,可見兄臺是有一顆路見不平的俠義之心的,對兄臺如此作為,在下是深深的欣賞和仰慕的。”
  郭靖被周辰的幾句‘迷魂湯’夸得很是不好意思,連連擺手說著‘不敢當’。
  兩人又閑扯了會兒,周辰見郭靖這個五講四美的大好青年已經被搞定,便笑著開口道:“兄臺若是無事,在下就先告辭了,畢竟舍妹這身裝束,眾目睽睽之下,多少還是有礙觀瞻。”
  郭靖道:“小兄弟不用理會我,自便就可。”
  周辰臉上笑意盎然,拱手告辭,這才拉著不情不愿的少女離開了酒肆。
  郭靖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心中沒由來的一空,似乎生命中有什么重要的東西再漸漸遠去,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剛才少女的容顏,臉上再次一紅,不過隨即就猛然醒悟,暗自喝斥自己。
  “郭靖啊郭靖,你怎能如此,那位姑娘是有婚約在身的人,不可無理,而且即便沒有,人家天仙一般的人物,也不是你一個粗鄙小子能配得上的,還是不要在胡思亂想了。”
  搖搖頭,郭靖將心中那一瞬間升起的朦朧情愫直接掐滅,然后長吐一口氣,似乎在宣泄胸中的失落,良久后,見周辰二人已經沒有了蹤影,這才狠心轉身朝酒肆內大步走去。
  周辰左手拽著別別扭扭的黃蓉,右手牽著駱駝,找到了一間客棧所在,喚過店小二,讓他仔細喂養照看好那四匹白駝,這才進了客棧,直接要了一間上房。
  客棧內住客不少,見周辰強拉著一個穿著破爛乞丐裝的絕美少女直入客房,少女不斷掙扎,似是被逼迫而來,頓時駐足紛紛行‘注目禮’,目光奇異,泛著八卦之色,因為這個畫面實在熟悉,像極了惡霸紈绔強搶良家美貌女子的橋段。
  一些人露出不忍卒睹之狀,個別江湖裝扮的青年更是不忿,想要上前問個明白,若真是有那不法事,接下來自然不介意來個英雄救美。
  周辰察覺到周圍的情形不對,心中一動,看著身旁和自己較勁,臉色憋得通紅,更顯嬌媚的少女,頓時醒悟,尼瑪呀,本大俠就說嘛,今天‘行俠仗義’的人也太多了,酒肆內沒人愿意出頭,只有郭靖那個愣頭青阻攔,是因為本大俠‘非禮’的是一個臟不拉幾的小乞丐,但現在不同了,本大俠現在欲‘強搶’的是一個清麗無雙的美貌少女呀,正義感爆棚之人自然就多了。
  果然吶,紅顏禍水這句話還真尼瑪有幾分道理呀。
  周辰看著周圍一些精蟲上腦,散發著強烈雄性氣息的男人們,心中暗自冷笑,我叉,想和本大俠搶妹子,膽子還真是不小。
  周辰目露狂傲,氣勢兇狠、針鋒相對的回瞪那些對自己露出敵意的江湖人士,大聲開口道:“看什么看,沒見過小夫妻鬧別扭拌嘴打架呀,哪位仁兄若閑得無聊,想管在下家中之事,本人不介意和那位兄臺好好的‘親熱親熱’。”
  說完,周辰腰間寒光一閃,長劍瞬間出鞘,眾人只覺的眼前一花,還沒看清楚明白,周辰已經長劍入鞘,頭也不回的,拉著黃蓉上樓進了自己的房內。
  過了片刻,周圍人反應過來都是一愣,這算什么?
  其中更有人嗤笑道:“剛才那位本事不見得如何,口氣倒是不小,蛤蟆吹大氣,也不怕吹——破——天。”
  說到最后,他已經是目瞪口呆,下意識的說出口而已。
  周辰出劍所站立之處的周圍桌上,一個個茶杯茶碗瞬間化作兩半兒,無一遺漏,茶水順著桌面流下,滴落在地,發出清脆的滴答聲,同時也讓周圍之人心中發寒,面面相覷,不禁都冒出一個念頭——好快的劍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