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43 本來面目

此時旗下正有兩人拳來腳去的打得熱鬧,周圍人聲鼎沸,喧囂異常。周辰一路口叫‘借過’強行擠進了人群內,將兩旁人帶的東倒西歪,招來一路的喝罵、抱怨聲。
  周辰不以為意,依然固我,一直來到了人群里面,站住一個視角頗佳的位置,這才定睛朝前打量。
  只見中心場內,一個是紅衣少女,一個是長大漢子,身形轉動,你來我往,噼噼啪啪,雙雙爭斗不休。
  周辰見那少女舉手投足皆有法度,顯然武功不弱,那大漢卻武藝平平,以露敗象。
  拆斗數招,那紅衣少女賣個破綻,上盤露空。那大漢大喜,一招“雙蛟出洞”,雙拳呼地打出,直取對方胸口。那少女身形略偏,當即滑開,左臂橫掃,蓬的一聲,擊在大漢背上。那大漢收足不住,向前直跌出去,只跌得灰頭土臉,爬起身來,滿面羞慚,擠入人叢中去了。
  旁觀眾人連聲彩喝起來,那少女向周圍人群拱手示意,掠了掠頭發,退到旗桿之下。
  周辰看那少女,見她十七八歲年紀,玉立亭亭,雖然臉有風塵之色,但明眸皓齒,容顏娟好。錦旗在朔風下飄揚飛舞,遮得那少女臉上忽明忽暗,反而給人種朦朧美感,錦旗左側地下插著一桿鐵槍,右側插著兩枝鑌鐵短戟。
  周辰見此,再次確認了場中二人的身份,他又看了那少女幾眼,心說穆美女雖然比之黃蓉那丫頭容貌上差了些,但細細打量,仍是有一番楚楚動人之處,難怪會被楊康給惦記著急急推了,從而生下了‘孽種’楊過。
  空地中央,少女和身旁的中年漢子低聲說了幾句話。
  那漢子點點頭,向眾人團團作了一個四方揖,朗聲說道:“在下姓穆名易,山東人氏。路經貴地,一不求名,二不為利,只為小女年已及笄,尚未許得婆家。她曾許下一愿,不望夫婿富貴,但愿是個武藝超群的好漢,因此上斗膽比武招親。凡年在三十歲以下,尚未娶親,能勝得小女一拳一腳的,在下即將小女許配于他。在下父女兩人,自南至北,經歷七路,只因成名的豪杰都已婚配,而少年英雄又少肯于下顧,是以始終未得良緣。”
  說到這里,頓了一頓,他抱拳繼續道:“北京是臥虎藏龍之地,高人俠士必多,在下行比武招親之事,諸位若條件符合,且有意者,可到場中與小女比試較量一番。”
  周辰見這穆易腰粗膀闊,甚是魁梧,但背脊微駝,兩鬢花白,滿臉皺紋,神色間甚是愁苦,身穿一套粗布棉襖,衣褲上都打了補釘。
  他看了半餉,暗自搖頭,心中感嘆,這化名穆易的楊鐵心這些年過的肯定不如意,畢竟如花似玉的妻子和其腹中孩兒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搜尋多年也不見蹤影,難怪會蒼老成這般模樣。
  穆易交代之后,等了一會,只聽人叢中一些混混貧嘴取笑,又對那少女評頭品足,卻無人敢下場動手,抬頭望望天,眼見鉛云低壓,北風更勁,自言自語:“看來轉眼有一場大雪。唉,那日也是這樣的天色……”轉身拔起旗桿,正要把“比武招親”的錦旗卷起,忽然人叢中東西兩邊同時有人喝道:“且慢!”兩個人一齊竄入圈子。
  眾人一看,不禁轟然大笑起來。
  周辰聽到動靜,也打眼觀瞧,隨即暗叫一聲,我叉。
  原來東邊進來的是個肥胖的老者,滿臉濃髯,胡子大半斑白,年紀少說也有五十來歲。西邊來的更是好笑,竟是個光頭和尚。
  那胖子對眾人喝道:“笑甚么?他比武招親,我尚未娶妻,難道我比不得?”
  那和尚嬉皮笑臉的對胖子取笑道:“老公公,人家要三十歲以下,你這把年紀了,就算勝了,這樣花一般的閨女,叫她一過門就做**么?”
  胖子聞言大怒,梗著脖子道:“小有小的好,老有老的妙,總比你一個禿驢要符合的多。”
  當著和尚罵禿子,這話果然夠毒。
  不過這和尚卻根本不在意,反而笑瞇瞇的道:“得了這樣美貌的妻子,我和尚馬上還俗。”
  周辰聞言以手撫額,心說這兩貨是來逗樂子的么?
  眾人大笑個不停,穆念慈臉呈怒色,柳眉雙豎,脫下剛剛穿上的披風,就要上前動手。穆易拉了女兒一把,叫她稍安毋躁,隨手又把旗桿插入地下。
  這邊和尚和胖子爭著要先和少女比武,你一言,我一語,鬧得不可開交,旁觀的閑漢笑著起哄:“你哥兒倆先比一比吧,誰贏了誰上!”
  和尚道:“好,老公公,咱倆玩玩!”說著呼的就是一拳。
  那胖子側頭避開,回打一拳。周辰見那和尚使的是少林羅漢拳,胖子使的是五行拳,都是外門功夫,兩人半斤八兩,到是棋逢對手。
  和尚縱高伏低,身手便捷。那胖子卻是拳腳沉雄,莫瞧他年老,竟是招招威猛。斗到分際,和尚猱身直進,砰砰砰,在胖子腰里連錘三拳,那胖子連哼三聲,忍痛不避,右拳高舉,有如巨錘般錘將下來,正錘在和尚的光頭之上。
  和尚抵受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微微一愣,心頭大怒,忽的從僧袍內取出戒刀,揮刀向胖子小腿劈去。
  那胖子跳起避開,伸手從腰里一抽,鐵鞭在手,原來兩人身上都暗藏兵刃。轉眼間刀來鞭往,鞭去刀來,殺得好不熱鬧。
  眾人嘴里叫好,腳下不住后退,只怕兵器無眼,誤傷了自己。
  周辰站在場邊,見這兩貨打的雖然火爆異常,可其實就是表面好看,花架子而已,真材實料并沒有多少,騙騙普通路人還行,在真正的行家里手眼中卻是漏洞百出,根本上不得臺面。
  就這種水平,也敢出來丟人現眼,周辰不得不佩服這二位過人的‘勇氣’。
  胖子一鞭揮來,和尚舉刀格擋,當的一聲,將鐵鞭崩飛,鞭頭直奔周辰而去。
  周圍人驚呼出聲,本以為下一刻那個看熱鬧的少年就要血濺當場,可誰知,那人卻輕描淡寫的直接出手,一把抓住了飛來的鐵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