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44 比武招親

胖子用力的拽了拽,紋絲不動,他轉回首,對周辰怒喝道:“小子,撒手。”
  周辰卻沒有如他所愿,反而笑了笑,走入場中,來到兩人身旁,他義正言辭的朗聲說道:“兩位且先住手,這里是京師要地,拳腳相爭倒是無妨,可掄刀動槍的若是傷了性命,那可觸犯了王法。”
  那兩人正殺得性起,豈會理他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小子。
  和尚打量周辰幾眼,見面前是一個年歲不大的俊秀少年,心中沒由來的有幾分不喜,他轉首看了看不遠處正往這里觀瞧得穆念慈,頓時深感危機,他皮笑肉不笑的道:“哪里來的小白臉兒,敢管你家佛爺的事兒,這里是比武招親,以武取勝,可不是看臉蛋兒地方,趕緊給佛爺滾,不然要你好看。”
  胖子也覺得這突然走出來的小子威脅太大,趕緊附和道:“先來后到懂不懂,等我收拾眼前禿驢,你在上場不遲。”
  周辰見這兩個家伙,不聽自己良言相勸還要動手,心說這可是你們自找,可怪不得本大俠欺負你們。
  想到這兒,周辰咧嘴輕笑,下一刻,忽地欺身而進,飛起一腳把和尚手中戒刀踢得脫手,抓住了鐵鞭鞭頭,一扯一奪,那胖子把捏不住,只得松手。
  周辰將鐵鞭重重擲在地下,看向二人。
  和尚與胖子這才知道遇到了高手,兩人都是欺軟怕硬的主兒,互相看了一眼,不敢多話,各自拾起兵刃,灰溜溜的鉆入人叢而去。
  穆易在旁看了半餉,本來還想親自出手解決和尚二人,沒想到周辰半途殺出,提前將這兩人打跑了,他見周辰長相清秀俊逸,年紀不大,且剛才出手武功似乎還不錯,心中不禁暗道,如此人物,到與我那孩兒十分相配,只是不知這位家中是否娶親。
  穆易走上前去,拱手施禮道:“多謝小兄弟援手之恩。”
  周辰笑著回禮道:“不過見那二人胡鬧,不忿其行罷了。”
  穆易聞言點頭,暗自道,不成想此子還有幾分俠義本色,品性應該不錯,心中對他更是滿意。
  “小兄弟可是要入場與小女比試一番?”穆易略帶幾分期盼的道。
  周辰聞言一怔,下意識的抬頭看向旗下的穆念慈,穆美女看了他一眼,臉色微紅,轉過頭去。
  周辰干咳一聲,不好意思的搖頭道:“在下武功低微,比之穆姑娘多有不如,不敢出來獻丑。”
  穆易暗叫一聲可惜,此子雖好,但似乎對念兒并沒有憐惜之意啊,可惜了一段如此般配的大好姻緣。
  隨即,他開口道:“既如此,在下到旁邊酒樓定下一桌席面,請小兄弟賞光小酌一番,以報剛才出手之恩。”
  雖然初次見面,但穆易卻不愿欠周辰的人情,所以才想請對方吃喝一頓,了結剛才之事的手尾。
  周辰搖頭笑道:“這倒不忙,在下此來其實另有要事相告。”
  穆易一怔,不禁問道:“究竟是何事,要小兄弟親自前來跑一趟?”
  周辰往前靠上幾分,壓低聲音道:“不知前輩究竟是姓穆還是姓楊啊?”
  穆易聞言臉色一變,下意識的伸手就要抓住周辰的雙臂,可周辰卻滑溜的好像泥鰍一般,身下腳步一措,就脫離了穆易的控制。
  穆易見此,微微發怔,隨即苦笑道:“是在下魯莽了,小兄弟勿怪。”
  周辰無所謂道:“無妨,前輩想來是一時激動所致。”
  穆易點頭承認,隨即道:“在下本不姓穆,只因為躲避官府的追捕,才不得不隱姓埋名,化名穆易而矣,其實穆易二字合起來就是一個楊字罷了,一時被小兄弟叫破,心情激蕩,才會下意識如此,在下其實本來姓楊名鐵心。”
  楊鐵心說完,似乎松了口氣,然后望向周辰道:“小兄弟前來,難道就是為此?”
  “當然不是。”周辰搖頭道:“只不過是在說那件事之前,想要在重新確定一番罷了,既然前輩真是姓楊,那我就直言相告了,其實在下知道前輩夫人包惜弱的下落。”
  “什么,你真的知道?”楊鐵心渾身微顫,激動的無以復加,不過他這一次到沒有在貿然出手,不過雙拳緊握,高大的身軀搖搖晃晃,顯然驟聽到這個消息很是難以自抑。
  自從十幾年前,楊鐵心殺破官軍的圍捕,浪跡江湖,和身懷六甲的妻子包惜弱失散,就一直苦苦的搜尋對方,可惜天不遂人愿,一直沒有半點消息,直至現在,多年過去,他都已經有些心灰意冷了,沒想到現在居然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穆念慈在不遠處看著周辰對穆易說著什么,開始并沒有在意,可下一刻后,穆易臉色變換,身形搖搖欲墜,她大驚失色,趕緊跑了過來,一把扶住穆易,對周辰怒目而視,剛開始初見時的那點好感早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你對我爹做什么了?”穆念慈質問道。
  周辰對穆念慈顯而易見的敵意并不在意,只是笑道:“不過是告訴前輩一個故人的下落罷了。”
  “你胡說···。”穆念慈顯然是不信,剛要繼續追問下去,忽覺手上一緊,楊鐵心攥著她的手道:“念兒,不可無理。”
  “爹,你沒事吧?”穆念慈緊張的看著楊鐵心道。
  此時,楊鐵已經勉強壓下了心中的波瀾起伏,點點頭道:“爹沒事,這位小兄弟剛才所言不假,你不要錯怪了人家。”
  穆念慈雖然還有些疑惑,但見楊鐵心也如此講,也不好再質疑周辰什么。
  “剛才是我冒昧了,兄臺不要見怪。”穆念慈勉強對周辰賠禮道。
  周辰搖頭表示無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