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47 攔轎

周辰不理會身后傳來的‘捉拿賊人,勿放刺客跑了’的呼喊聲,在七拐八繞的小巷內疾馳,又連續橫穿了幾條街道,將北京城繞了個大半,見身后沒有跟蹤的‘尾巴’,這才施施然的朝自己所住的客棧行去。
  回到客棧內,見黃蓉還在安然入夢,并沒有醒來的跡象,此時天色將晚,周辰搖搖頭,干脆草草的吃了點兒東西,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三日后,周辰從街上回來,此時北京城內平靜依舊,并沒有什么官府全城通緝、捉拿賊人的行動,仿佛幾日前的趙王妃當街被挾持事件,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周辰一開始還擔心會有兵丁衙役每家每戶的盤查外來可疑人等,現在卻是明白過來,定是包惜弱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說服了完顏洪烈,將此事壓了下去,既然趙王府不再追究,北京城內的大小衙門自然不會勞心費力的抓著此事不放,萬一這其中有什么涉及到趙王府私密的隱情呢,一些自以為是的‘聰明人’立刻腦補了其中的關鍵。
  上樓來到黃蓉房外,周辰敲了幾下門,見里面并沒有動靜,直接推門而入,屋內果然無人,他下樓招呼店小二詢問。
  店小二和周辰差不多的年紀,十七八歲的模樣,滿臉的青春疙瘩痘,他一說到黃蓉臉上就出現幾絲可疑的紅暈,顯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家伙也是動了春心了。
  “和客官一同前來的黃姑娘,此時正在客棧的后院兒喂那幾頭駱駝呢。”
  店小二對黃蓉的去向了如指掌,肯定在暗中沒少留心。
  少年少女的懵懂初戀情愫果然都是青澀而美好的,應該加以保護,不應該打擊呀,周辰暗自點頭,當然和本大俠有所牽連的妹子除外。
  “哎,我那位新婚夫人還真是童心未泯,做事有些率性而為了,不過蓉兒雖然為人婦,但年紀尚幼,有此行徑,倒是可以理解。”
  店小二聞言頓時如遭雷噬,呆立在當場,嘴中下意識的喃喃道:“不是,不是兄妹么,什么時候成了夫妻了?”
  “咦,在下何時說是兄妹了?”
  “那為什么分房而居呢?”
  “哈哈···。”周辰大笑,隨即朝店小二眨眨眼道:“夫妻間拌嘴打架鬧別扭,個中的情趣,小兄弟你不懂的。”
  終于又在店小二‘鮮血淋漓’的內心撒上了一把鹽,周辰心滿意足,這才轉身客棧后院走去,只剩下‘心若死灰’的哀嘆少年。
  周辰轉過一道長廊,來到客棧后院的馬房。
  這里有大大小小幾十頭牲口,馬、騾、驢皆有,那四匹白駝在這里頓時如鶴立雞群,占了好大一塊地方。
  這四個家伙,現在可享了清福,每天不是吃就是睡,而且還有專門人給它們洗涮打理,可是過上了‘大爺’般的生活。
  黃蓉纖細的身姿就在一頭白駝前,手中拿著一把炒好的黃豆,正在給那頭白駝喂食。
  白駝的大腦袋朝前探著,厚長的舌頭伸出,不斷的舔食黃豆,舌頭摩擦手心有些發癢,黃蓉開心的笑個不停。
  周辰駐足看了一會兒,等到黃蓉喂完,在旁邊的水桶內清洗雙手,這才走了過來。
  “蓉兒,看來最近幾天心情不錯。”
  黃蓉這幾天過得確實不壞,每天上街游玩北京城,看雜耍品嘗各種風味美食,累了就回來休息,無拘無束,過得甚是輕松愜意。
  “呸,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蓉兒,我和你不熟。”黃蓉啐道。
  周辰笑了笑,不以為意,他繼續道:“在下今天上街,打聽到一個消息,趙王府小王爺完顏康,今晚將邀全真教的鐵腳仙玉陽子王處一過府赴宴,那位王道長不喜小王爺完顏康的為人行事,兩人互相看不對眼,到時免不了要大打出手,蓉兒,今晚若是有暇,不妨和我一同去趙王府走上一遭,看看這場熱鬧如何?”
  黃蓉洗干凈雙手,站起身,對周辰道:“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
  周辰笑而不答,一副你猜猜看的表情。
  黃蓉氣結,她是古靈精怪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哼了一聲道:“去就去,到時定要看看你這家伙有什么圖謀。”
  周辰見她答應,也不多言,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笑著轉身離開。
  “哼,裝模作樣。”黃蓉不屑道。
  光陰流逝,須臾而過,轉眼到了晚間。
  周辰和黃蓉在客棧內翻窗而出,來到街上,只聽到遠處打更人的喊喝之聲若隱若現的傳來,‘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周辰笑了笑,然后辨別方向,帶著黃蓉朝趙王府趕去,行至西城大街,周辰停下腳步。
  黃蓉就在他的身后,見此問道:“磨磨蹭蹭的,怎么不走了?”
  周辰道:“在下要去找兩個人一同去趙王府,蓉兒再此稍等片刻。”
  說完,也不等黃蓉答應就飄身離去。
  黃蓉呼喊不及,暗自撇嘴。
  周辰來到路邊的高升客棧,直接進門,喚過店小二,讓他帶路去找楊鐵心父女二人。
  等見到楊鐵心時,這才發現他比之幾日前更加蒼老了幾分,頭上白發明顯增多。
  “楊前輩,你這是?”
  穆念慈在旁怒聲道:“你這人說好要來尋我父女二人的,但又不說清何時前來,結果一去數日,音訊皆無,我爹為此焦急等待,都愁白了頭。”
  周辰頓時汗顏,他拱手賠禮道:“都是小子的疏忽,忘了通知楊前輩一聲,實在抱歉。”
  楊鐵心臉色雖然蒼老,但精神還算不錯,他擺擺手道:“不關小兄弟的事,是我自己心有牽絆,放不下而已。”
  嘆息一聲,楊鐵心隨即又期盼道:“小兄弟今夜前來,可是告知惜弱的下落?”
  周辰笑道:“在下正有此意,楊前輩、穆姑娘二位收拾一番,在下這就帶你們去見包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