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第三章當年阿青還是小蘿莉

半個月后,赤山腳下,一處草甸之上,小蘿莉阿青無聊的看著天空,她的嘴里叼著一根草莖,嚼了嚼,就‘呸,呸’的吐了出來。“有什么好吃的,為什么那人就喜歡嚼呢?居然和老白一樣喜歡吃草,真奇怪。”
  遠處傳來打斗的聲響,一人一猿兔起鶻落交手不停,阿青漠不關心的看了看,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別處,畢竟天天如此,也許一開還有新鮮感,日子久了也就沒了興趣,她又將頭望向天空,百無聊賴的看著天邊云卷云舒。
  這個略顯裝逼的神態似乎周辰也經常做。
  此時的周辰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以身作則的將越女劍的師祖開始拐帶歪了,他現在正全神貫注的應付著白猿的杖影。
  周辰劍勢揮灑,更加的簡潔明快,和白猿居然有攻有守,雖然仍是落于下風,但也是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尤其是以前的一些虛招花架子般的東西早已在劍招中剔除不見。
  從一開始的被揍得落荒而逃,打的像條喪家之犬一般,到后來已經可以勉力堅持下來,不再每日跑路,極致最近幾日,居然漸漸的從和白猿的交手中搬回一點點的劣勢,逐步轉守為攻。
  不過十幾天的時間,周辰的劍法似得到了淬煉一般,精進犀利程度遠勝以前所學,當然除了他的劍術大增之外,其人的抗擊打能力更是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而這一切都是眼前白猿所賜,不過周辰可不會感激對方,畢竟這家伙對自己可是始終有著若有若無的殺心的。
  長劍疾馳,帶著破空刺耳的尖嘯,直接將白猿擊退,周辰身形一閃,連退數步,持劍警惕白猿的進擊,他看著白猿站在遠處兇狠的瞪著自己,忽然笑道:“今天到此為止,不打了。”
  白猿靜靜地看著他,似是不懂其所說。
  “我知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周辰曉得這個家伙通靈的很,根本不是其它猿猴可比,兩者的智商幾乎不在一個層面上:“不用總是這樣戒備著我,我就要走了,離開這里,也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周辰覺的自己快要離開這方世界了,這種感覺很奇妙,似是而非卻又真實的存在著,他似乎已經感到這個世界對自己的排斥越來越強,也許最近幾天就是離開的日子,他曾經還擔心過穿到這里就再也回不去,可這擔憂現在看來顯然不會成真了。
  白猿眼中兇色退去不少,手中的竹杖略微放低,不再遙指周辰。
  周辰笑了笑:“這樣就對了么,沒有什么不可以談的,不要總弄的像生死仇敵一樣,我離開之后,你就可以和阿青獨自玩耍了,其實到現在為止,我一直有個問題琢磨不明白,你為什么就見不得阿青身邊有男人呢?哎,這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呀。”
  白猿面上狠捩之色一閃而逝,立刻就要動手。
  “好吧,不要發怒,我知道你和阿青是純潔的伙伴關系,不是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喂,不是吧,你不會想到那個方面了吧,你的思想太不健康了,阿青才那么大,你真是**啊。”
  白猿氣的渾身發抖,恨不能將眼前之人撕成碎片。
  “好了,其實剛才的都是玩笑話,眼看要走了,總會有些留戀,雖然這些天被你揍得夠嗆,但想來你也應該看明白了,我只是以此來錘煉自己的劍術罷了,你我雖然沒有師徒之名,但怎么說你也對我也有著幾分授藝的恩德,雖然不是你自愿的,可是我這個人恩怨分明,不會欠著你的,臨行前,告訴你件事作為回報。”周辰神秘兮兮的道:“記住不要叫阿青和一個叫范蠡的家伙走的太近,那個男人才真值得你去防范,如果有機會,不妨···。”
  周辰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看著白猿若有所思的樣子,他笑嘻嘻的轉身離開,至于范蠡的生死會不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提前改變,他才不會在意呢,若真是如此,阿青也能活的輕松愉快些。
  周辰快步來到山坡上,看著小蘿莉阿青很有范兒的背著雙手,仰首看天,一副孤高的表情,他心里有些哭笑不得,這算是穿越的后遺癥吧,開始漸漸的影響他人,不管好的還是壞的。
  “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總是學我,你這個樣子除了引人發笑,是沒有高手風范的。”
  周辰搖頭,他之所以經常會這么做,是想著以后在江湖上闖出了名聲,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怎么著提前也要練習練習,不然到時候抓瞎怎么辦。
  阿青道:“我只是覺的這樣很有意思,壞人都是這個樣子么?”
  裝13一般都這個樣子,好吧,自己不能在帶壞小女孩了。
  “你娘呢?”
  “娘去城里換米了。”
  “哦,這樣啊,那告訴你娘一聲,就說我走了。”
  “真的么?”
  “嗯。”
  看吧,雖然相處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阿青就對自己戀戀不舍了。
  “太好了,這樣就沒人和青兒爭飯吃了,家里的米缸也不會下降的那么快,娘也不用總拿老白去換米了。”
  小蘿莉阿青看樣子對自己似乎怨念頗深那,好吧,周辰尷尬的摸著下巴,自己好像真是一個白吃飯的。
  “你要到哪里去?”阿青問道。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周辰高深莫測道。
  “那到了別處,也不準隨便欺負人。”
  周辰知道自己的形象是永遠的被定格在壞蛋上了,嘿,小丫頭真是太記仇了。
  周辰無話可說,直接擺擺手轉身離開,身后傳來阿青的聲音:“有時間要回來看青兒呦。”
  周辰聞言,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赤山以東,一處無人的荒郊野外,周辰站在原地等著離開的剎那。
  下一刻,三丈高的石門憑空而現,出現在周辰不遠處。
  周辰走了過去,手推在石門上,石門吱嘎嘎的打開一條縫隙,然后他閃身而入,石門自動關閉,然后再度憑空消失。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個不停。
  “客官,飯菜送來了。”
  周辰靠坐在床上,緩緩的睜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