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49 伺機夜入趙王府

【求下收藏、推薦】夜色深沉,星光璀璨,一輪圓月高懸于天際。
  周辰等四人來到趙王府前,他定睛觀瞧王府所在,見朱紅的大門之前左右旗桿高聳,兩頭威武猙獰的玉石獅子盤坐門旁,王府大門打開,兩旁有兵丁守衛,一排白玉階石直通到前廳,勢派豪雄之極。
  周辰想了想,見王府前門防衛森嚴,干脆帶著幾人繞到了王府后面院墻,尋到一處隱蔽之所,傾聽下里面的動靜,然后翻身而入。
  周辰功聚雙耳,先是聆聽了一番周遭動靜,等到黃蓉三人都從墻上飄落下來,這才身形一掠,竄入了左側宅邸的花園內。
  楊鐵心、穆念慈兩人早在見得王府外的守衛之嚴密時,已是心中戒懼,這時雖進了府邸內,卻不知下一步該如何進行下去。
  父女倆對視一眼,只得亦步亦趨跟在了周辰身后。
  楊鐵心來到周辰旁邊,輕聲詢問道:“趙王妃真的是惜弱?”
  周辰道:“楊前輩到時一見便知真假。”
  在來時的路上,周辰已經將包惜弱現在的身份給楊鐵心簡單的介紹了一番,楊鐵心固然是目瞪口呆,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的妻子會變成王妃,就連黃蓉都聽得直咂舌,覺的這世間之事果然無奇不有。
  幾人輕聲交談,就在這時忽聽得腳步聲響,自廊道拐角處傳出,顯然是有人走了過來。
  周辰等人立刻惜聲。
  片刻后,有兩人邊談邊笑而來,走到相近,只聽一人道:“小王爺今日都宴請了些什么客人,怎么府里的那些個高手大爺們都趕過去了?”
  另一個笑道:“一個是道士,還有一個是一個傻小子!也不知這倆人如何得罪了小王爺,我看小王爺回來時,面色不善,似乎火氣不小的樣子,嘖嘖,得罪了小王爺還能有好日子過么?”
  傻小子,聽到此處,周辰心中一動,莫非郭靖那貨也來了,可是現如今沒有了比武招親時和楊康的沖突,這兩個家伙怎么又湊到一起了,難道真是天生的冤家。
  果然下一刻,就聽剛開始出聲那人道:“嘿嘿!小王爺今日騎馬行街,似乎是想要查找那日劫持王妃的賊人,結果不小心撞傷了人,本來這事也不大,賠上幾兩銀子而已,結果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愣頭小子,非要小王爺賠禮道歉,小王爺身份尊貴自然不肯,而且這幾日正因王妃之事而肝火大盛,三言兩語,話不投機,就和那人打了一架,結果吃了點兒小虧,心情自然不爽。”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我可得小心點兒了,千萬不要讓小王爺將火氣發泄到咱們頭上。”
  “那是,那是···。”
  這兩人是王府里的仆役,一路調笑著走來。
  周辰又聽了片刻,見實在沒有什么有用的消息,這才“嗖”的竄了出去,身形一掠,越到這兩名仆役面前,左右開弓,雙手各捏住了一人喉嚨,這兩人頓時驚惶的掙扎起來,想要叫出聲,喉嚨里卻只發出“唔唔唔”的聲音。
  “不許出聲,再敢叫一聲,在下不介意手上再多兩條亡魂。”周辰嘿嘿冷笑說道。
  兩個仆役臉上露出恐怖之色,唰的變白,立即放棄了掙扎,不敢動彈。
  “很好,這才叫識時務。”周辰松開了手,看向了其中一個仆役,“告訴我趙王妃住在哪里?”
  “我、我、我……。”這個仆役支支吾吾了半天,眼珠轉悠個不停,一臉的精明狡詐之色,顯然在編著什么謊話。
  周辰懶得啰嗦,心說你這家伙還真是認不清眼前形勢,還想著拿虛言蒙騙本大俠,實在是該死,他右手一伸,咔嚓一聲便擰斷了這個仆役的脖子。
  噗!
  另一個仆役一下子嚇得腿軟,跪倒了下來,連連叩頭乞饒,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周辰道:“你呢,知道趙王妃包氏的住的院子么?若是也想謊話來騙人,那在下就送你們哥倆在泉下相見,彼此在幽冥路上有個伴兒,也不會空虛寂寞。”
  “小人,不敢,不敢吶,一定說實話,說實話。”這個仆役使勁的磕頭,砰砰作響,一股尿騷味兒從其胯間傳來。
  黃蓉聞見,頓時捂鼻,飛起一腳踢在那仆役身上。
  “真是個慫包、軟蛋。”
  穆念慈也是臉色微紅,別轉身去。
  “好!你帶我們去王妃住處。”周辰到不以為意,他淡然道:“到了趙王妃的居住之處,我等自然不會再為難你。”
  仆役連連應諾,顫微微地爬起身,辨認下方向,這才朝前當先走去。
  周辰將另一個仆役的尸體拖到假山后掩藏好,這才沖著楊鐵心幾人示意,跟上那個帶路的仆役。
  一行人在仆役的帶領下,走走停停,不時的躲避巡視的兵丁侍衛,趙王府的園林頗廣,亭臺樓閣星羅棋布,如此曲曲折折的走了好一會,在繞過一道竹籬后,眼前出現三間烏瓦白墻的小屋。
  這是尋常鄉下百姓的居屋,不意在這豪奢富麗的王府之中見到,幾人都是大為詫異。
  那領路的仆役站住腳步,低聲對周辰幾人道:“王妃現在就居住在這里。”
  黃蓉又看了兩眼,不信道:“你這家伙連撒謊都不會,堂堂趙王妃豈會住在這種簡陋的地方。”
  “小人,不敢欺瞞幾位,就是這里呀。”那名仆役連連解釋,生怕這幾位‘祖宗’不信,從而要了自家性命。
  周辰上前打量房屋幾眼,嘴角帶笑,心中已然確認八成就是此處,他來到仆役身旁,在對方討好、膽怯的笑容中,直接一掌敲在了其頸后,仆役連哼都沒哼一聲,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周辰對身后幾人道:“進去吧,包娘子多半就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