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50 郭靖也來了

下一刻就聽里面一個女人的聲音道:“誰在外面?”
  楊鐵心跟在周辰的身后,此時聽到這個聲音,頓時腦中轟然作響,呆立在當場。
  沒錯,這正是惜弱的聲音。
  周辰笑了笑道:“包娘子,可還記得三日前的約定,在下前來踐約了。”
  屋內陡然響起一陣噼里啪啦桌椅相碰的動靜,顯然屋內之人心情也不平靜。
  一會兒工夫后,屋門吱嘎嘎的被人從里面打開,一個中年美婦人出現在門旁。
  這女子四十歲不到,姿容秀美,不施脂粉,身上穿的是粗衣布衫。
  美婦人先是看向眼前的周辰,但隨即視線就被其身后的蒼老身影所吸引,十幾年沒見,此時猛然一看,她居然沒有立刻認出這就是以前的丈夫楊鐵心,但漸漸地終于從中找到了一點從前的影子。
  楊鐵心也回望著她,兩人皆是怔怔而立,一時相對無言。
  周辰左右看看,隨即在旁嘆了口氣,心中感慨,尼瑪呀,這氛圍不對呀,明明是武俠片,啥時候變成瓊瑤劇了。
  而且要照這樣墨跡下去,啥時候是個頭啊。
  周辰可沒時間等他們二位一敘十幾年的離別之情,趕緊開口道:“包娘子,在下信守承諾已經將楊前輩帶來,兩位有什么要說,還是到屋內詳談,這里實在不是講話之所,而且在下要的那些東西,包娘子,嘿嘿···。”
  包惜弱勉強壓下心中的波瀾起伏,一指屋中內室道:“你要的都在里面,自己去取就可。”
  同時她轉身讓開了屋門,讓幾人進得屋來。
  周辰告了聲罪,一馬當先直接朝內室行去,黃蓉眼珠轉了轉,也毫不遲疑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等兩人來到內室,黃蓉不禁打量室中陳設,只見桌凳之物都是粗木所制,床帳用具無一不是如同民間農家之物,甚是粗糙簡陋,壁上掛著一根生了銹的鐵槍、一張殘破了的犁頭,屋子一角放著一架紡紗用的舊紡車,她暗暗稱奇:“這女子貴為王妃,怎地屋子里卻這般擺設?難道是因為其人不被趙王所喜,打入了冷宮,所以才會如此。”
  黃蓉不知包惜弱和楊鐵心的關系,且周辰也沒對她講明,因而有了一些胡亂的猜想。
  而周辰去無暇理會她的想法如何了,他的眼睛從一進內室開始,就定在了桌上的包袱上。
  包袱不大,用的也是農家的粗布,但周辰卻不會有絲毫的嫌棄,他快步走到桌前,打開包袱,露出了里面之物。
  十幾本泛黃的書籍出現在周辰的眼前,同時在書籍的旁邊還有一些壇壇罐罐,大小瓷瓶。
  周辰拿起書籍上的第一本,見封面上是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鐵線拳。
  翻開書頁,里面是畫著一些小人,擺出各種擊拳動作,同時下面還有一些文字注解,這是一本《鐵線拳》拳譜。
  周辰放下拳譜,又將下面的書籍翻看了一遍,見還有掌法、劍術、刀術、槍術等等各種武功秘籍,不一而足,他心中滿意,就在這時,又一本秘籍被其拿到眼前觀看,他卻有些微微怔愣住了。
  《西藏密宗大手印法》幾個字進入了周辰的眼簾,這個該不會是靈智上人那廝的絕學吧。
  想到這,他迫不及待的打開觀瞧,一會工夫后,周辰嘴角漸漸帶笑,心說多半沒錯了,他不禁感嘆包惜弱,包王妃的能量無限,居然連人家壓箱底兒的功夫都能夠搜集來,可見完顏洪烈對其的寵愛,但有所求,一定會保質保量的超額完成。
  “這么多的武功,也就是這一本還算有點意思。”黃蓉不知何時湊了過來,對周辰查看的秘籍,也大都瞧在了眼里,這時不緊不慢的評價道。
  周辰聞言搖頭,心說你有個宗師級的老爹在,什么樣的武功沒見過,對這些自然很難瞧上眼了,但這些秘籍對于普通江湖人來說,絕對是千金難換的珍寶般存在。
  功法秘籍查看的差不多了,周辰又將那些壇壇罐罐一一打開,查驗了一番,多是一些療傷的圣藥,雖然還達不到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但也很是難得了,而且傷藥這一塊正是周辰的‘短板’之一,憑白得了這些,他自然大喜過望。
  等他打開最后一個瓷罐,往里看了看,卻是一愣。
  罐內是紅色恍若鮮血的液體,提鼻子一聞,卻沒有血液的腥臭味兒,反而有淡淡的藥草清香飄入鼻端。
  這是···。
  周辰微一沉思就瞬間明白了過來,好吧,既然連靈智上人的大手印秘籍都搞了來,沒道理會便宜梁子翁那貨呀。
  這梁子翁人稱參仙老怪,一輩子做得最具意義的一件事兒,就是曾花費二十年之久,以各種珍奇藥物飼養了一頭大蝮蛇,只待功行圓滿便可吮吸蛇血。
  這以秘法喂養的大蝮蛇之蛇血,飲過之后具有養顏益壽,易筋壯體,大增功力的強效,在原著中是被郭靖誤打誤撞撿了便宜,吸了蛇血之后功力大進,從而一發不可收拾。
  別得先不提,但這絕對是好東西呀,梁子翁這幾十年的心血可都傾注在這里了。
  周辰對于這份送上門的大禮,自然十分開心的笑納了。
  看著眼前蛇血,雖然現在心中有點躍躍欲試,想要試試效果如何,但最后周辰還是強行壓下了立刻就喝的念頭,畢竟這蛇血所包含的藥力強勁,想要完全消化吸收非是一時半刻之功,最好找到一處幽靜的所在,在沒有打擾的情況下,在慢慢的運功煉化,這樣既安全也不會留下什么副作用。
  想到此處,周辰將裝著蛇血的瓷罐重新封好,然后放入包袱內,將這些武功秘籍和藥物都再次用粗布包裹好,這才起身將其系在背后。
  東西既然到手,周辰在沒有了留在此處的興趣,他從內室走出,來到外間,向楊鐵心幾人辭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