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22)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22)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22)     

暗黑武俠世界53 合作

他整個人猛然向后一躍,飄飛近丈,一道鞭影從面前掠過,啪的一聲脆響,打在洞壁之上。
  土室內,梅超風冷哼了一聲,右手一抖,驀地里白光閃動,一條銀鞭揮舞開來,赫然是其令江湖聞名喪膽的毒龍鞭法,而且這毒龍鞭法一展,四丈之內,都在鞭影籠罩之下,單論其凌厲毒辣,放眼天下,幾無任何鞭法能出其左右。
  周辰哈哈一笑道:“好鞭法,可惜想要憑此勝過在下,卻是千難萬難。”
  他身形晃動,于狹窄的洞內左躲右閃,前驅后避,在重重鞭影中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樣。
  兩人又僵持片刻,周辰朗聲道:“梅超風,還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吧,現在這種水平,實在有辱黑風雙煞的名頭。”
  梅超風聞言暗恨,她倒是想用更拿手的九陰白骨爪,可惜為找江南七怪報殺陳玄風之仇,強練《九陰真經》下卷,卻不得要領,傷了肺腑之氣不說,自己雙腳更是幾近癱瘓,難以行走!
  她現在和周辰距離過遠,根本無法發揮九陰白骨爪的威力,只能以毒龍鞭法克制對方。
  不過,周辰出言相譏也不是沒有效果,毒龍鞭法陡然又加快了三分,這倒讓他不得不認真應付了。
  風聲呼嘯,一鞭襲來,周辰身形卻是不退反進,竄進了鞭影籠罩內,腳下一挑,地上一顆石塊沖天飛起,砰!毒龍鞭瞬間將石塊擊成齏粉,但攻勢卻也是微微一緩。
  就這一緩,周辰腰間長劍出鞘,唰的斬在了毒龍鞭上,此鞭呈現金屬秘銀色澤,不知以何材質鑄就,一鞭揮下,凌厲無比。
  當的一聲悶響,周辰手中長劍幾乎把持不住,就要脫手而出,他心中凜然,不敢再輕忽大意。
  長劍游走,不再與銀鞭觸碰,偶爾相擊,周辰也多用卸力之法,化去其中大半的力道。
  如此又糾纏數個回合,兩人旗鼓相當,居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梅超風心頭焦躁,冷聲開口道:“小子,可有膽到近前來,領教我的爪法。”
  周辰也正有此意,他與梅超風相斗,可不是為了一時意氣之爭,主要是想借此磨練自身的武藝。
  沒有壓力,哪來的動力,生死之際,方有大領悟,不外如是,不斷催發自身的潛力,才有可能突破自我。
  “好,就如閣下所愿。”
  周辰哈哈一笑,身形再進,這一進已進入梅超風一丈范圍內,毒龍鞭法已不可再用,即使用出,威力也是大減。但聽梅超風冷笑一聲,棄了長鞭,抖手就是一爪當胸抓來。
  “好一記九陰白骨爪,果然不辱抓奶龍爪手之威名,真是妙絕天下,無出其右者。”
  周辰縱聲長笑,腳下步伐一錯,催動橫空挪移,于彈指之間身形挪移開尺許,梅超風這凌厲蕭殺的一爪就落在了空處,同時手中長劍回轉,疾刺梅超風胸前。
  “來而不往非禮也,梅超風接在下一劍。”
  劍勢吞吐,含而不露,劍尖飄忽不定,籠罩梅超風周身數處要害,周辰心有所感,周遭的一切動靜似乎都慢了下來,只剩下他手中的長劍。
  梅超風臉上無悲無喜,手腕急轉,指甲根根彈起,好似一柄柄小刀,鋒利無比,劃著森冷陰寒的光,只聽得嗤,嗤,嗤數聲連響,竟是以急速劃破了空氣。
  叮叮當當!
  指鋒與劍刃連續相擊,發出清脆的聲響,下一刻,劍身碎裂,九陰白骨爪突破長劍的封鎖,直接抓向周辰的頭頂。
  周辰不閃不避,爆喝一聲,食中二指并攏,斜指向下,化劍點出,指端似有劍氣縱橫。
  砰!
  指與爪碰撞交擊,竟迸發出如中敗革的悶響。
  周辰借力向后飄飛,遠離梅超風的攻擊范圍,他兩指欲裂,劇痛難忍,心中冷汗直冒,剛才那一下實在兇險到了極點,若是慢上片刻,極可能橫尸當場。
  周辰內心震動非常,但梅超風也不是全然占盡了優勢,她的九陰白骨爪抓人頭顱都是如刀切豆腐,一抓即破,生猛無比,這尚是首次有人以指對爪,正面硬碰她的爪法,而且還能全身而退,甚至她的用爪之手一擊之后,也有些發麻發酸,這在以前可是很難想象。
  梅超風將周辰當成生平勁敵,不敢給對方以喘息之機,一把抄起身旁的銀鞭,再次向周辰抽去。
  “且慢,梅超風你難道不想再回桃花島,重入黃藥師的門下了么?”周辰大聲喝道,他現在可不想和梅超風再爭斗下去了,這都已經變成生死相搏了,已經失去了原本磨練武功的本意,再打下去純屬是自找沒趣。
  梅超風銀鞭一頓,驚愕出聲道:“你說什么?”
  回桃花島,重入師尊門下,這怎么可能,梅超風本不愿相信,但手上的動作卻下意識的放緩了下來,自從陳玄風死后,梅超風現在除了為‘賊漢子’報仇之外,再無其它念想,偶爾練功之余想起桃花島種種,心中也不是沒有后悔過。
  “小子,你可是想誆騙我一個瞎婆子,可惜打的好算盤,我眼雖瞎,心卻不瞎,豈能上你的當。”
  梅超風邊說邊借機暗自調理自身的傷勢,她強練《九陰真經》不成,早已氣血逆流,近于走火入魔之狀,跟周辰一番交手,雖只短短片刻,但已經將體內傷勢再度激發了。
  周辰笑道:“在下是不是虛言,一會兒我去找一個人進來,見到她你就明白了。”
  梅超風冷笑道:“小子狡詐,可是打算借機開溜?”
  周辰聞言也是冷笑道:“梅超風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在下若想離開,就憑你這瞎眼半癱之人,難道還能追的上在下?既如此,在下何必多此一舉。”
  梅超風沉默,似是默認。
  周辰輕笑,正要轉身離開去尋黃蓉,忽聽地道口處傳來輕微的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