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55 問世間情為何物

尼瑪,長相真對不起觀眾,周辰只聽說過脫了毛的鳳凰不如雞,眼前這大雕的賣相恐怕比脫毛了的鳳凰都要差上幾分。
  這丑雕釣嘴彎曲,頭頂生著個血紅的大肉瘤,世上鳥類千萬,周辰從未見過如此‘古拙雄奇’的猛禽,但見這大雕撲騰了半天似是累了,終于落于地面,邁著大步來去,雙腿奇粗,有時伸出羽翼,卻又甚短,真不知剛才是費了多大力氣才飛起來的,只是它現在高視闊步,引頸嘶鳴,居然自有一番威武氣勢。
  那雕叫了一會,只震得左近簌簌做響,月光下五色斑斕,蛇陣中四條毒蛇突然一齊如箭般向丑雕飛射過去。
  那丑雕彎喙轉頭,連啄四下,將四條毒蛇一一啄死,出嘴部位之準,行動之疾,直如武林中一流高手。
  這連斃四蛇的神技,只將周辰瞧得目瞪口呆,拙舌不下,無法言語,剎那之間,先前輕視好笑之心,變成了驚詫嘆服之意。
  只見那丑雕張開大口,將四條毒蛇一一吞在腹中。
  周辰心想:“這丑雕如此厲害,不應該是無名的存在,難道是那只?”正在轉念間,他鼻端突然聞到一股腥臭之氣,顯有大蛇之類毒物來到鄰近。
  丑雕昂起頭來,啾啾啾連叫三聲,似向敵人挑戰。只聽得呼的一聲巨響,對面大樹上倒懸下一條碗口粗細的三角頭巨蟒,猛向丑雕撲去。
  丑雕毫不退避,反而迎上前去,猛的彎嘴疾伸,已將毒蟒的右眼啄瞎,那雕頭頸又短又粗,似乎轉動不便,但伸縮之間如閃電一般,周辰眼光雖然敏銳,但也沒瞧清它是如何啄瞎毒蟒的眼珠。
  毒蟒失了右眼,劇痛難當,張開大嘴,猛然而起,一口咬住了丑雕頭頂的血瘤。
  這一下反擊出其不意,讓所有人始料不及,周辰暗叫不好,這大雕可不能出事啊,若真是他想的那只,丑雕若死了,本大俠豈不憑空斷了線索。
  毒蟒一擊成功,兩丈長的身子突從樹頂跌落,在丑雕身上繞了幾匝,眼見丑雕已是性命難保。
  周辰不愿丑雕為毒蛇所害,心中著急,不在隱藏身形,當即縱身而出,拔劍往蛇身上斬去。
  本大俠今晚要吃蛇羹補血養顏,乖乖給老子死來。
  劍勢森寒,映照長空,眼看就要斬在蛇身上,突然間那雕右翅疾展,在周辰右臂上一拍,力道奇猛。
  周辰大感意外,長劍險些脫手,整個人被拍飛出數丈。
  這是作甚,敵我不分,不過這一下倒是好大的力氣。
  周辰正自驚詫間,只見那雕伸嘴在蟒身上連啄數下,每一啄下去便有蟒血激噴而出。
  周辰這才漸漸明了,心中暗道:“原來是你覺的有必勝把握,不愿我插手相助?嘿,豈不知死要面子活受罪,沒想到人如此,雕也是如此。”
  果然下一刻,正如周辰所想,毒蟒愈盤愈緊,丑雕毛羽賁張,雖竭力相抗,但眼見那雕似乎還是漸漸不支。
  周辰急的火燒火燎,在顧不得其它,當即又是一劍劈出,正中蛇身,一道黑血飚出,落于地面,腥臭撲鼻,聞之讓人頭暈目眩。
  好強的毒性啊,周辰心中感嘆,但手上卻是不停,一劍緊似一劍。
  巨蟒渾身傷痕累累,劇痛難忍之下,纏繞著大雕的身子略松。
  丑雕得此機會,當然不會放過,頭頸急伸,又將毒蟒的左眼啄瞎。
  毒蟒張開巨口,四下亂咬,這時它雙眼已盲,又能咬得中什么,丑雕雙爪掀住蛇頭七寸,按在土中,一面又以尖喙在蟒頭戳啄,眼見這巨雕天生神力,那毒蟒全身扭曲,翻騰揮舞,蛇頭始終難以動彈,過了良久,終于僵直而死。
  丑雕仰起頭來,高鳴三聲,接著轉頭向著周辰,柔聲低呼。
  周辰此時早已停劍站在一旁,此等高光時刻,還是讓大雕自己享受殺死敵人的快感吧,這時見丑雕目光柔和的望向自己,他終于知道剛才的行為賣好成功,徹底的取悅了對方。
  周辰聽它鳴聲之中甚是友善,自然不會放過這等結交的機會,于是慢慢走近,大聲笑著夸贊道:“雕兄,你神力驚人,實在是在下生平僅見,佩服佩服。”
  丑雕似是能聽懂他所說,昂首闊步,來回走個不停,啾啾鳴叫個不停,一副顧盼自雄之姿,似是對周辰的話十分受用。
  尼瑪,這家伙虛榮心還不小,周辰暗感好笑。
  大雕來回走了兩趟,最后緩步來到周辰身邊,伸出翅膀在他肩頭輕輕拍了幾下。
  周辰見這雕居然通靈至此,心中驚奇的同時,也生出幾分玩笑之心,干脆也伸手拍拍它的背脊。
  一人一雕,一副哥倆好的模樣,‘兩人’雖然語言不通,但憑借著肢體上的交流,基情迅速升溫。
  周辰居然有一種面對大學時損友的感覺,雖然這位‘損友’長的難了點兒。
  丑雕放下拍打周辰肩頭的翅膀,低鳴數聲,然后咬住周辰的衣角扯了幾扯,隨即放開,大踏步便行。
  周辰心明眼亮,頓時知道大雕的用意,心說這就要給好處了,果然是好兄弟,講義氣。
  周辰不敢怠慢,趕緊跟隨在它身后。
  丑雕足步迅捷異常,在山石草叢之中行走疾如奔馬,周辰施展輕身功夫這才追上,心中暗自驚佩,心說雕兄跑起來比飛起來這風姿可要雄壯的多呀,飛行時真有點兒火雞上天的感覺,姿態實在慘不忍睹。
  那雕愈行愈低,直走人一個深谷之中。又行良久,來到一個大山洞前,丑雕在山洞前點了三下頭,叫了三聲,回頭望著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