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56 好大一只鳥

周辰見它似是向洞中行禮,心中了然,暗想:“獨孤求敗原來是住在這里,這巨雕被他養馴的久了,居然還知道一些人類禮數。”見丑雕神色恭敬,周辰不愿給它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干脆也來到洞前,拱手拜了幾拜。
  那雕見此,似乎看向周辰的眼光又柔和了幾分,隨即用嘴拉了拉他的衣角,踏步便入。
  周辰緊跟在大雕身后,進入洞內,眼見洞中黑黝黝一片,清涼異常,不時有山風吹入洞內,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響,仿佛有千萬孤魂在輕聲啼哭,讓人心頭發緊,生出毛骨悚然之感,他心中惴惴,暗罵獨孤老魔生前多半也是重口味,選擇在此處定居,也不怕被嚇死。
  這洞其實甚淺,行不到三丈,已抵盡頭,洞中除了一張石桌、一張石凳之外更無別物。
  丑雕向洞角叫了幾聲,周辰見洞角有一堆亂石高起,極似一個墳墓,心想:“看來這就是獨孤求敗的埋骨之所了,只可惜雕兄不會說話,不然我定要問問獨孤老前輩有沒有遺物留下。”
  想著大多數武俠小說中的設定,周辰看著那個墳墓有些眼熱,很想扒開看看,但要這樣做丑雕非得和他玩命不可,想了許久,最后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念頭。
  周辰心中不禁自嘲想道:“這個未解之謎,還是留給后來人去探尋吧,只是不知還有沒有后來人,嘿···。”
  周辰感慨良久,一抬頭,猛然見洞壁上似乎有模模糊糊的字跡,只是塵封苔蔽,黑暗中怎么也瞧不清楚。
  周辰想了想,掏出隨身的火折子,打火點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現出三行字來,字跡筆劃甚細,入石卻是極深,顯是用極鋒利的兵刃劃成,他定睛觀看。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柰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下面落款是:“劍魔獨孤求敗。”
  周辰將這三行字反來覆去的念了幾遍,深深體會到了其中的寂寞孤單之意,暗自感佩,心想這獨孤求敗絕對算得上奇人異士了,只因世上無敵,才在深谷隱居,其武功之深湛精妙,實不知到了何等地步。
  不過,獨孤求敗號稱“劍魔”,運劍若神,名字叫作“求敗”,走遍天下欲尋一勝己之人,始終未能如愿,終于在此處郁郁而終,想來多少是有些不甘的,而且武林之中并沒有流傳多少他的名聲事跡,也無遺下拳經劍譜、門人弟子,以傳他的絕世武功,實在讓人不禁唏噓一二。
  畢竟人死留名,雁過留聲,是每個江湖中人的夢想啊。
  緬懷前輩風烈,周辰悠然神往,如此,只有我來繼承前輩的衣缽,替您江湖揚名立萬了,他不禁無恥的想道。
  低回良久,舉著點燃的枯枝,在洞壁上看了看沒有別的其它字跡,隨即周辰又在洞中察探了一周,除了那個石堆的墳墓外,在沒有任何遺跡存在,心中微感失望。
  不過隨即周辰就振作精神,轉首對大雕道:“雕兄,在下來時見洞后風光不錯,想要一觀,不知可否?”
  丑雕不疑有它,輕聲鳴叫,當先帶路,領著周辰來到洞后。
  洞后樹木蒼翠,山氣清佳,周辰閑庭信步走走停停,看似在觀賞風景,如此行了里許,來到一座峭壁之前。
  那峭壁便如一座極大的屏風,沖天而起,峭壁中部離地約二十余丈處,生著一塊三四丈見方的大石,便似一個平臺,石上隱隱刻得有字,極目上望,瞧清楚是“劍冢”兩個大字。
  周辰眼睛一亮,劍冢啊劍冢,獨孤求敗埋劍于此,而神兵利器正是他所缺。
  走近峭壁,但見石壁草木不生,光禿禿的實無可容手足之處,不知當年之人是如何攀援上去的。
  凝神瞧了一陣,突見峭壁上每隔數尺便生著一叢青苔,數十叢筆直排列而上,周辰心頭微動,似有所悟,他見丑雕站在不遠處看著似乎并無阻攔之意,干脆縱身躍起,探手到最底一叢青苔中摸去,抓出一把黑泥,果然是個小小洞穴,料來是獨孤求敗當年以利器所挖鑿,年深日久,洞中積泥,因此生了青苔。
  周辰使出提縱術,真氣運轉,竄高數尺,左足踏在第一個小洞之中,跟著竄起,右足對準第二叢青苔踢了進去,軟泥迸出,石壁上果然又有一個**可以容足。
  如此爬了十來丈,周辰漸漸的適應了如此上下,速度逐漸加快,整個人如同猿猴般,輕靈跳躍,轉瞬之間已經來到了平臺之上。
  周辰站穩腳跟,定睛打量身下巖石,只見石上“劍冢”兩個大字之旁,尚有兩行字體較小的石刻。
  “劍魔獨孤求敗既無敵于天下,乃埋劍于斯。嗚呼!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語句犀利,透露出無盡的狂傲,但周辰卻覺得理所當然,獨孤求敗橫行于世,獨孤九劍一劍破萬法,當有如此豪情。
  周辰瞧著兩行石刻,摸索字跡良久,沒有什么特異之處,這才抬起頭來,看向別處,石臺不大,盡皆一目了然,只見平臺一角處有許多石塊堆積著一個大墳。
  這墳背向山谷,俯仰空闊,雖是一座劍冢,但卻占盡了此間形勢。
  周辰正要扒開劍冢,看一下里面的神兵利器,忽聽得山壁下傳來啾啾的叫聲,俯首望去,只見那神雕伸爪抓住峭壁上的洞穴,正自縱躍上來,它身軀雖重,但腿勁爪力俱是十分厲害,頃刻間便上了平臺。
  那神雕稍作顧盼,便向周辰點了點頭,叫了幾聲,聲音甚是特異,然后伸出鋼爪,抓起劍冢上的石頭,移在一旁。
  周辰看得分明,稍一琢磨,便知其意,心頭一喜,雕兄,果然是本大俠的知音,這是要送劍給我的節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