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四章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門內世界一個月,門外似乎才只過了幾個時辰。
  周辰站起身,打開房門,客棧小二端著食盤,上面有葷素四碟菜。
  “客官,您要的飯菜。”
  “嗯。”周辰讓開身體,讓小二進屋將飯菜擺在桌面上。
  “客官,可還需要別的。”小二提著放空的食盤問道。
  周辰想著自己囊中的‘羞澀’,直接搖了搖頭。
  等小二轉身離開,周辰正要關門,忽然一只骨節粗大的手掌按在了門框上,一個長相兇悍的男子,出現在了門邊,朝著周辰不懷好意的嘿嘿笑著,露出滿嘴黃黑的牙齒,一股怪味兒從對方身上散發而出,熏人欲嘔。
  在這名男子的身后,同樣站著七八個男人,這些人高矮胖瘦不等,但都面色不善,不似良民,身上的衣服破舊不堪,滿面贓污,有的干脆就穿著不知從哪找來的女人衣裳。
  流民,周辰一看就猜到了對方這伙人的出身。
  “小的王順,提前給這位兄臺道喜了。”兇悍男子自報家門道。
  “哦,我喜從何來呀。”周辰不置可否的道。
  “兄臺可是要參加明日四海幫設下的武擂?”
  “不錯。”周辰點點頭。
  “哈哈,兄臺若是通過了武擂,進入了四海幫,吃香的喝辣的,醇酒美人,自然不在話下,這還不算是喜事么?”王順笑瞇瞇地道。
  “若照你這么說,自然是天降之喜了。”
  王順繼續道:“所以我等給兄臺道喜來了。”
  周辰笑瞇瞇地道:“同喜,同喜。”
  王順見對方似乎無動于衷,便道:“我們兄弟一路行來給您道喜,兄臺也應有所表示才行。”
  周辰頓時心中了然,這伙人看來是前來訛錢的地痞**,這種事他見得多了,和老武師闖蕩江湖時,他自己也沒少干過類似的行當。
  “好啊。”既然見到了以前的‘同行’,周辰自然要破財免災了,他伸手從懷里摸了半天,最終掏出了一文錢,滿臉肉痛般的交到了王順的手里。
  王順眼角抽搐,終于壓不住火道:“小子,可是將我等兄弟當成了叫花乞丐打發,如此不實相,今天爺爺不介意給你放放血。”
  周辰哈哈大笑,這真是小偷遇到了賊祖宗,對付這種人還需要客氣么?
  周辰拔出腰間長劍,以目示意,爾等能耐我何,放馬過來就是,他也正想驗證一下自己的劍術這段時間精進了多少。
  王順大怒,對于這些所謂的江湖中人他是有些不屑的,畢竟江湖上的真正高手只是少數,大多數都是濫竽充數三腳貓般的廢物,一對一單挑,或許斗不過對方,不過一旦他這些兄弟們齊上,陰招損招一起來,大俠又如何,還不照樣放翻在地,最近栽在他手上的‘成名俠士’就有不少。
  “弟兄們,并肩子上。”王順大吼一聲,卻不進反退,畢竟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身后的這群人抽出自帶的棍棒刀槍,吶喊著就要沖入屋內,可惜就在這時一道寒光涌動,化作漫天的劍影,前面幾人還沒看清面前是誰,就已經紛紛中招,一道道血霧從身上噴出,哀號的撲倒在地,劍影消散,直接化作一道閃電,將后退中驚駭欲絕的王順直接慣胸而過,剩下的人不自覺的停住了腳步,早就嚇呆在了當場。
  “滾···。”
  聲音不大,卻仿佛有著無窮的威懾力,這些人立刻從呆滯中醒來作鳥獸散,房間內外的死者傷者也瞬間被抬走拖走,最后一人離開時還悄悄的將房門關好,好像里面關著洪荒巨獸一般。
  等所有人離開,外面沒有了聲音,周辰這才好像脫力一樣,癱坐在了椅子上,剛才那幾劍看似不過一瞬,但卻是他全力爆發,雖然威力大增,可持續性卻是不強,施展后頓時手軟腳軟。
  “看來沒有內力的支撐,這樣剛猛的劍術根本就施展不了幾下呀。”周辰苦笑著想道。
  這次四海幫的機遇怎么都要抓住才行,雖然他不是沒想過穿越到金、古、黃的武俠世界弄一本高深的內功心法,但最起碼的前提是他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不然到時內功沒弄到,反而丟了性命,豈不虧哉,更何況那大殿石門雖然每年都會自動出現幾次,但卻沒有什么規律性,誰知道下一次穿越要等到什么時候。
  周辰調整呼吸,放松身體,過了好一會兒,手腳才漸漸地恢復了過來,聞著屋內淡淡的血腥味兒,看著桌上的飯菜也沒有了食欲,草草的吃了兩口,就不再下箸,站起身,來到窗邊,打開窗,靜靜的望著外面的月色。
  “客官,可用完了飯食?”門外傳來客棧小二的聲音。
  周辰回過神,看著桌上的杯盤,知道對方是來收拾的。
  “進來吧。”
  房門被推開,一個白面胖子誠惶誠恐的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店小二。
  周辰一怔,詫異道:“你是何人?”
  小二趕緊給介紹:“這是敝店的掌柜。”
  周辰淡淡的看了對方一眼:“不知掌柜的,來此有何事啊?”
  “鄙人姓何,忝為本店掌柜,剛才之事,實在是本店失職,驚擾了客官···。”白胖子擦著滿腦門的汗,絮絮叨叨的開始說起。
  周辰聽他說了幾句,醒悟到原來是道歉賠禮的,畢竟任由著一幫地痞**在客棧內敲詐住客,怎么客棧都有幾分責任。
  “那王順是本城一惡霸,仗著早年學過幾手功夫,且其遠方表兄是天樓的門人弟子,就橫行鄉里,多做不法之事,尤其是最近他糾集了一幫流民內匪類,自感人多勢眾,就越發的囂張跋扈了。”
  解釋了幾句那王順的兇惡,說到最后何掌柜掏出了二十兩紋銀,算作是給周辰的壓驚之禮。
  何掌柜是有苦難言,那王順他惹不起,只能任由對方在自家客棧橫行,但這打發了王順的武林強人,他更是要小心應對,生恐人家找自己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