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58 劍魔獨孤求敗

只輕輕咬得一下,圓球外皮便即破裂,登時滿口苦汁。這汁液腥極苦極,難吃無比,周辰真想一口噴出去,卻又不忍拂逆神雕美意,勉強吞入腹中。
  過了一會,周辰略行運氣,但覺呼吸順暢,站起身來,抬手伸足之際非但不覺困乏,反而精神大盛,尤勝平時,他眼睛一亮,終于知道自己所吃之物并不簡單,這深紫色的圓球莫非竟是難得的靈藥?
  不對,回味口中的苦澀腥臭,周辰靈光一閃,頓時有所悟,該不會是蛇膽吧,如此一琢磨,反而越想越覺得可能。
  周辰解下身后的重劍,提在手中,飛速的疾刺劈砍了幾下,劍身竟好似輕了幾分。
  便在此時,那神雕啾的一聲,又是展翅擊了過來,周辰不敢硬接,側身避開,神雕跟著踏上一步,雙翅齊至,勢道極是威猛。
  周辰知道丑雕對自己并無惡意,但如此迅猛擊來,也不敢輕忽大意,立刻舉劍相迎。
  那神雕竟是絲毫不容情,一翅擊在劍身,然后禿頭疾縮迅伸,彎彎的尖喙竟自向他胸前直喙。
  周辰吐氣吸胸,身體向后猛然一縮,再次橫劍封架,大雕一嘴便啄在劍上。
  此處地境開闊,周辰四處游走,兩者斗在一處,互有攻守,比之平臺上周辰被動挨打的局面,明顯要好上不少。
  不過,周辰還是越打越是心驚,他一開始還覺的丑雕不過仗著力大、迅疾,才在石臺上勝過自己,現今一看,其‘舉手投足’一動一靜間皆暗含武學至理,攻守轉換間流暢自然不類凡俗,好似武林高手一般。
  周辰詫異,不過轉念一想,就有些了然,此雕長期伴隨獨孤老魔,瞧它撲啄趨退間,隱隱然有武學家數,多半獨孤求敗寂居荒谷,無聊之時便當它是過招的對手,天長日久,才有了如今的氣象。
  獨孤求敗尸骨已朽,獨孤九劍更是沒有蹤影,但從此雕身上,或能尋到這位劍魔的一些功夫路數。
  想到此處,周辰漸漸認真,突然高聲叫道:“雕兄,小心了,在下可要全力以赴了。”
  丑雕連聲鳴叫,毫無畏懼,氣勢不減,似是在向周辰邀戰。
  周辰感受到神雕的豪情,哈哈大笑,重劍疾刺,指向神雕胸間,神雕左翅橫展擋住,右翅猛擊過來。
  神雕力氣實在太強,展翅掃來,疾風勁力,便似數位高手的掌風并力齊施一般,周辰雖然吃了蛇膽,氣力有所增長,但手中之劍相對來說還是太過沉重,雖然竭力相抗,也沒有扳回多少優勢,始終處于下風。
  但受此壓迫,周辰的劍術卻漸漸變的得心應手,以前所學慢慢融為一體。
  相斗不知多久,直至月上中天,周辰氣力不濟,疲累不堪,這才猛然向后躍出數丈,連連擺手道:“不打了,不打了,如此下去,恐怕還沒有被雕兄所敗,我自己恐怕就要先累死了。”
  神雕見此,停下腳步,它到沒有太多疲憊之相,經此一戰,反而依然精神抖擻,看的周辰咂舌連連。
  見天色不早,周辰想了想,暫時離開山谷,返回原來的荒山野外,見栓于路邊的馬匹還在,心中微松。
  這家伙此刻已經沒有來時的戰戰兢兢,正悠閑地啃食路邊的野草,一副輕松愜意模樣。
  周辰來到近前,馬兒親熱的將大腦袋伸了過來,他在其頭上拍了拍,然后解開韁繩返回山谷過夜。
  等周辰牽著馬回到山谷時,丑雕再次消失不見,不知去了何處,周辰把馬栓于洞內,自己也入山洞休息。
  一夜無話,次晨醒轉,神雕不知何時已銜了三枚深紫色腥臭圓球放在他身邊,周辰細加審視,然后一口一個吞食服了,這才靜坐調息。
  這蛇膽是難得的天蠶地寶,周辰自然不愿浪費,慢慢煉化其內的藥力,下一刻,一股內息生成,游走全身,平時真氣不易走到的各處關脈穴道竟也暢通無阻。
  周辰大喜,只覺的今次打坐修習內功,居然事半功倍。
  良久后,周辰將真氣運轉回丹田,猛然躍起身來,神清氣爽,精力充沛,他豪氣升起,提起重劍,出洞又找神雕練劍。
  一日后,周辰騎馬離開,往西疾奔而去。
  十數日后,周辰風塵仆仆的再次回到山谷,這一趟遠行,諸事順利,此去終南山,找到隱蔽于山林間的水潭,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古墓派,《九陰真經》的上卷也終于到手。
  此時距離一月之期,已然不遠,周辰干脆在谷內和神雕為伴,磨練劍藝。
  如此練劍數日,周辰提著重劍時手上已不如先前沉重,擊刺揮掠,漸感得心應手。同時越來越覺以前所學劍術變化太繁,花巧太多,想到獨孤求敗在青石上所留“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八字,其中境界,遠勝世上諸般最巧妙的劍招。他一面和神雕搏擊,一面凝思劍招的去勢回路,但覺越是平平無奇的劍招,對方越難抗御。比如挺劍直刺,只要勁力強猛,威力遠比越女劍法等變幻奇妙的劍招更大。同時每日服食神雕不知從何處采來的蛇膽,不知不覺間膂力激增。
  這一日清晨,周辰于山谷外的瀑布下練劍,以劍迎飛流直下的溪水,兩者相擊,每次揮劍都仿若重如千斤。
  如此錘煉以有數日,周辰在水中漸漸悟得了許多順刺、逆擊、橫削、倒劈的劍理,到這時方始大悟,以此使劍,真是無堅不摧,劍上何必有鋒?但若非這一柄比平常長劍重了數十倍的重劍,這門劍法也施展不出,尋常利劍只須會在手□輕輕一抖,勁力未發,劍刃便早斷了。
  莫非這才是重劍的真正用法,周辰似乎摸到了門徑。
  不過就在此刻,他心有所感,看向瀑布上空,一道石門憑空出現。
  周辰心中有幾分惆悵,暗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丑雕不知何時出現在不遠處,似是也感到周辰將要離去,高聲鳴叫,如同老友般,互訴離別之情。
  周辰向其拱手施禮道:“雕兄,今日一別,不知何日才能在聚,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望雕兄多加保重,我相信以后總有再見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