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59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微微的眩暈之后,周辰眼前出現一條小徑,不遠處風吹竹葉,傳來嘩嘩啦啦的響聲,其身已在四海幫內,這里正是與蘭花公子交手的地方。遠處天邊已經出現魚肚白,天光即將放亮,四周雖暗,但也能勉強視物,周辰打量周圍,蘭花公子自然已經不知去向,而王平等四人身影也不見蹤跡。
  同時小徑兩側出現大量雜亂的腳步痕跡,看來是有人來過這里了,周辰暗自想道。
  又在周遭走上了一圈,并沒什么特殊的發現,周辰這才確認一下方向,邁步朝前走去,行出不遠,前方人影晃動,有人高聲道:“站住,什么人?”
  周辰知道經過蘭花公子昨晚的來襲,讓整個四海幫內眾人都處于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稍有風吹草動就有可能做出過激之事,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與別人亂戰一通,趕緊輕咳一聲道:“諸位師兄弟不必緊張,在下是外門弟子周辰。”
  前方人聞言,戒備之意稍松,模糊的黑暗中,走出七八個人出來,圍在周辰的兩側。
  當先一人身材高大,體格壯碩,三十左右歲的年紀,面色微黑,長相棱角分明,頗有幾分硬漢氣質,他處于周圍人的核心,似是這些人的領頭之人,而且他腰間懸掛著一塊青木牌,看的周辰眼角微跳,這可是內門弟子的象征。
  此人上下打量了周辰一番,見其雖然渾身臟亂,但穿的確實是本門弟子的服飾,疑心稍微減弱一二,這才開口道:“幫主有令,閑雜人等一律各回各院,如無要事不得隨意走動,你為何明知故犯?”
  周辰微怔,心說何時傳的命令,不過下一刻,隨即醒悟,定是在自己穿越到射雕里時,不在的那幾個時辰下的了,他暗叫糟糕,只得苦笑道:“這位師兄,在下其實并不知道有這條命令存在。”
  “你不知?”那人眼神微瞇,心中疑惑頓生,手下意識的放在腰間刀柄之上。
  周辰一看不好,尼瑪呀,不要這么著急好不好,先聽本大俠解釋呀。
  生恐對方按耐不住,搶先出手,周辰趕緊道:“在下其實是在此處巡查的弟子,只因遭到蘭花公子偷襲,我等不敵,被打散開來,沒奈何在下只得躲于一處假山之后,想著保存有用之身,來給幫中通風報信,直到剛才在下才從假山里出來,所以不知幫內新傳下來的命令。”
  為首的內門弟子靜靜地聽周辰說完,然后眼角微瞥,示意身旁之人,那人立刻俯身過來,在內門弟子耳邊輕聲的說了幾句什么。
  周辰功聚于耳,隱約聽到,‘五人只見四人,三死一重傷’等幾句,心中不禁陡然一沉,暗道王平等幾人看來真是兇多吉少了。
  內門弟子聞言連連點頭,看向周辰的目光帶著幾分鄙夷,顯然對他所說為幫內通風報信之事并不當真,如此拙劣的借口,莫非將他當成三歲孩童來耍,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面前這家伙肯定是見到蘭花公子后,被嚇破了膽,為了小命著想,腳底抹油臨陣脫逃了,然后躲藏了起來,直到現在,見風平浪靜這才敢走了出來。
  雖然不屑周辰的為人行事,但總算是確認了對方沒有什么危險,又隨便詢問了幾句幫內之事,見他對答如流,心中已然肯定了周辰的身份,這才放其離開。
  周辰心內也是苦笑,離開之時周圍人的不屑目光,他怎么可能沒有留意,但這種事實在沒法講說分明,人家要誤會就干脆誤會好了,反正一開始他確實有著打不過就跑的念頭。
  回到住的院落時,天色已經放亮,鄭圖站在院中,皺著眉來回走動個不停,孫觀等幾人在旁也是愁眉不展的唉聲嘆氣。
  周辰進院后,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鄭圖聽到腳步聲,抬頭見是周辰回來了,頓時一喜道:“周師弟,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周辰一夜不見蹤影,鄭圖原本以為對方多半也遭了毒手,沒想到現在居然活著回來了,豈能不又驚又喜。
  周辰走上前來拱手道:“多謝鄭師兄掛懷,在下無事,讓師兄擔心了。”
  鄭圖高興道:“能回來就好,何必說那些旁的。”
  周辰問道:“不知王平他們幾人···?”
  鄭圖臉色一暗,嘆氣道:“死了三個,都是被于一瞬間震斷了心脈,就王平勉強活了下來,不過也是重傷。”
  孫觀也圍了上來,此時聞言接口道:“王平那小子實在命大,別人的心都長在左邊,他正好相反,長在了右邊,這才逃過了一劫。”
  周辰暗自嘆息,開口道:“也是我沒能照顧周全,才讓王平等受此損傷。”
  鄭圖搖頭道:“師弟無須自責,此事錯不在你,面對后天高手能自保逃得性命就已經不錯了,哪還有余力顧及其它,更何況既然選擇了吃江湖這碗飯,就要有隨時身死的準備,一切都是天意啊。”
  孫觀幾人雖然都臉有戚戚然,但對鄭圖的話卻紛紛點頭認同,認為他所說在理。
  周辰見周圍氣氛壓抑,也不想在說這些掃興事,直接道:“鄭師兄,不知那蘭花公子怎么樣了,可有被幫內擊殺或者擒住。”話剛出口,周辰就立刻想到回歸時四海幫內的嚴密盤查,頓時知道蘭花公子多半是跑了,不然幫內不會如此緊張。
  下一刻,就聽鄭圖道:“那蘭花公子被兩位長老所傷,分別中了一拳一掌,傷勢應該不輕,但其輕功實在了得,即便受此重創,也還是讓他給逃了,兩位長老追之不及,也是懊惱非常啊。”
  周辰心道果然如此,同時他也有些遺憾可惜,如此好的機會,還是讓對方溜了,蘭花公子還真是命大呀,畢竟他和蘭花公子也不對付,對方若早點死翹翹,他也能安心幾分,睡個好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