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0 回歸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只是一個無名小卒,人家還不一定能記住他呢,但想及自己逃脫時的突然消失,恐怕蘭花公子怎么都該印象深刻才是。周辰微微頭疼,暗自搖頭,不再去想這些煩心事。
  他又和鄭圖幾人聊了幾句,就以身體疲乏為由,率先回屋休息了。
  此后的一段時日,周辰幾乎足不出戶,每天除了修習內功,就是找幫內之人比武切磋,一時之間,周辰倒覺得日子過得充實起來。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瞬而逝,一恍三個月過去。
  周辰立在院內,抬頭望天,天上零零灑灑落下無數潔白雪花,他伸手放于身前,片刻后就有白雪落于手中,轉瞬化為晶瑩的水滴,一絲沁入全身的冰涼之意,從手掌之中傳開。
  周辰感嘆,加入四海幫了已經將近一年了,而這一年也是他過的最安定的一年,不再顛沛流離,不再為衣食煩惱,不再為江湖中的勾心斗角而拼命掙扎,他似乎都有點喜歡上這種閑適的生活了。
  周辰輕舒一口氣,一條白色氣線從口中噴出,氣線并不立刻消散,反而如利劍般向前筆直前進,將攔于道路上的雪花全部當空蒸發,化作煙氣,直到行進丈于距離才陡然消失不見。
  這么長時間的內功修煉,終于有所小成,周辰滿意的點點頭,同時心中默念《九陰真經》的練氣篇。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余。其意博,其理奧,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陰陽之候列,變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謀而遺跡自同,勿約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微,驗之事不忒···。”
  周辰體內真氣按照往日熟悉的路線慢慢運轉,周身外的寒冷漸漸消散,一股熱流從體內涌起,外面的寒風冷雪似乎對他在沒有任何影響。
  就于此時,身后傳來腳步聲,王平的聲音響起:“周師兄,人都到齊了,可以走了。”
  王平經過這段時日的修養,傷勢已然大好,他是個坐不住的性子,本來還可以在病床上繼續休養,白拿幫內的撫恤銀子,但此刻一聽說有熱鬧,卻迫不及待的爬了起來,招呼眾人來尋周辰。
  周辰轉過身,看著眼前的七八人,有熟悉的,也有相對陌生的,陌生之人,是幫內給其補齊的小隊成員。
  “既然都來了,就走吧。”
  說完,當先領頭而出。
  一群人以周辰為核心,簇擁著他朝外行去,一路上不時遇到幫內的其他人,認識的打聲招呼,聊上幾句,不熟悉的也多是點頭示意。
  此時四海幫早已經沒有蘭花公子來襲時的緊張,人們按部就班,各做各的事,逐漸恢復到平時的狀態,因為已經過去了數月,大家都認為蘭花公子經過上次的挫敗,已經沒膽在來挑釁,而且總是如此防備,也讓幫內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得不償失,哪有終日防賊的道理,因此逐步撤去巡邏之人,直到襄陽郡傳來蘭花公子夜入郡府,和郡守的小妾春風一度,讓襄陽郡郡守雷霆大怒,發下海捕公文,全天下通緝蘭花公子,四海幫這才徹底的放松了下來。
  等出了幫派的正門,周辰一群人來到街上,但見街上并沒有因為下雪而行人稀少,反而是將近年關的原因,街道兩側買賣鋪戶都熱鬧三分。
  一群群的孩童嬉笑著在街上瘋跑,各色人等,無論貧富貴賤,此時大多都臉上帶著笑意,出入于店鋪內外,彼此吆喝講價之聲不絕于耳。
  周辰看著心中感慨,不自禁想到前世小時候過年時的情景,似乎也是如此歡欣雀躍,但要往深處去想,卻又沒有太多的印象,那些記憶大都已經模糊,反而是今生和老武師在江湖流浪時,過年的那段溫馨時光更加的清晰可見。
  孫觀線條粗大,對這些倒沒有太多的感觸,而且他家就在衛城,自然不會出現思念親人的復雜情緒,他開口道:“不知鄭師兄幾時回來,我在拳法上還有幾處不明白的地方,想要問問呢。”
  鄭圖前些時日因為家中來信,說是家中老父病危,所以才在幫內請了假,匆匆的回家去探望,如今已經一個多月過去,至今還沒有什么消息傳回來。
  王平在旁擠眉弄眼道:“鄭師兄不在,不是還有周師兄么,武功一途,一法通百法通,周師兄雖然更擅劍術,但拳法上指點你還是不成問題的。”
  孫觀嚇得連連搖頭,周師兄這尊大菩薩他可不敢請,現在誰不知道周師兄最近瘋狂的找人切磋,將幫內那些外門弟子都打得有些膽寒了,就連丁猛那廝,號稱對戰狂人,現在見到周師兄不也趕緊裝作沒看見,掉頭就跑么,自己這小身膀,可經不起周師兄‘**’。
  周辰聽到他們所說,不知何時轉過頭來,咧嘴一笑,露出八顆白牙。
  “指點拳法自然沒問題,可是光是靠嘴上說,孫師弟不能親身體驗,自然很難有太深的印象,正好在下有時間,你我比試一番,在對戰中我在一一指點師弟的不足之處如何?”
  孫觀頭上冷汗直冒,覺的周辰平日里親切溫和的笑容都變的寒意森森,不懷好意起來,他心中發顫,趕緊道:“周師兄,不用如此麻煩,我···。”
  “好了,你我是兄弟何必如此見外,你有上進之心,作為師兄,在下自然愿意相助一把的,就這樣定了。”周辰淡淡笑著道,他這一段時間的武功已經到了又一個瓶頸,為了能更進一步,最近一直在找人磨練技藝。
  周辰對這個世界的武力體系有著清楚的認知,他現在應該已經到了三流高手的巔峰,若能邁過這個界限,就能成為二流高手的初期,如此想著,他忽然覺的自己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天才呢?
  一個還不滿十八歲,就已經是二流高手了,這種修煉速度,似乎只有武林世家天份突出的子弟才能夠達到的吧。
  孫觀在王平等人的竊笑聲中,如喪考妣,但他又不敢拂逆周師兄的‘好意’,只得硬咽下了這個苦果,同時暗罵自己嘴賤,提拳法上的疑問干什么,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