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1 鄙夷

酒樓上掛著匾額,上書樂富酒樓四個大字,此時將至午間,地處繁華街道中心的酒樓卻是門可羅雀,入內就餐之人少之又少,而且即便是從樓前經過,都要遠遠的繞開,似乎里面有洪水猛獸一般。
  幾個店小二在門前徘徊不敢入內,賬房更是干脆縮在柜臺后面,雙手抱頭,如同鵪鶉般,躲的嚴嚴實實。
  周辰幾人到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詭異的場面。
  周辰站定身形,打量幾眼,邁步剛要入內,門邊的一處角落,突然間竄出一個白胖子來。
  孫觀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舉拳就打,那個白胖子尖利著嗓子高聲道:“且慢動手,我是此間的掌柜。”
  王平手疾眼快,趕緊一把拉住了孫觀,才沒讓白胖子剛一見面,就來了個滿堂彩。
  白胖子看著孫觀碗口大的拳頭,心中這才有些后怕,想著剛才要被打實嘍,肯定得去半條命,他哆哆嗦嗦的從袖中掏出一塊白色方巾,擦了擦腦門的冷汗,才開口道:“幾位可是來自四海幫的俠士?”
  周辰見他滿身的綾羅綢緞,臉上油光锃亮,不過走了幾步就微微氣喘,顯然是養尊處優慣了。
  “不錯,我等皆是四海幫的門人弟子。”
  白胖子聞言臉上明顯一松,他好像是見到親人一般,帶著哭腔開口道:“幾位能來就太好,可要為我做主啊。”
  周辰看的他的模樣似乎還想拉著自己的手訴苦一番,趕緊不動聲色朝后退了半步,同時不著痕跡的一腳踹在孫觀的屁股上,孫觀一個收勢不穩,直接踉蹌的來到白胖子面前,然后被一把被樂富酒樓的掌柜拽住了雙手,鼻涕眼淚的絮叨了起來。
  周辰輕咳一聲,對王平等人道:“先讓孫觀陪著掌柜的了解下內情,我們去二樓看看是哪來的強人敢在四海幫的地頭撒野。”
  說完,叫過旁邊看熱鬧的一名小二,讓他頭前帶路,周辰這才和王平等人順著樓梯上了二樓。
  前面曾經說到,四海幫的諸多進項中,就有收取當地買賣鋪戶的‘保護費’一條,而樂富酒樓就是其中的一家。
  俗話說的好,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每月樂富酒樓都有份子錢孝敬幫內,那么有江湖人在酒樓內鬧事,使得正常的生意沒法再開下去,這個時候就需要四海幫出手了,畢竟錢不能白拿,該做的事總是要做,一些規矩還是要講的。
  周辰等人上到了二樓,帶路的小二不敢再往里走,低頭在周辰耳邊說了幾句,然后就兔子中箭般的飛速跑了下去,顯然是怕被波及到。
  周辰舉目四望,只見二樓內就只剩下四桌還有客人存在,最里面的似乎是一個醉鬼,整個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同時若有若無的鼾聲從其鼻端傳來。
  靠窗的一桌,是一個身著灰布僧衣的干瘦和尚,此人一手持酒,一手拿著只肥碩的鹵雞,邊吃邊喝,白森森的牙齒撕咬著雞肉,甚至連雞骨頭都不放過,嘎吱嘎吱的嚼碎吞咽下去,然后拿起旁邊的酒壇,長鯨吸水一般,咕咚咕咚的暢飲一番,在他的眼中似乎只有酒肉,再無其它,對周圍的情形好像充耳不聞、視若不見。
  而真正劍拔弩張的是二樓中央的兩桌,靠里面的是三個綠衫女子,都是十六七歲的年紀,樣貌皆是不俗,手中持著長劍,對另一桌的五人怒目而視。
  靠近樓梯口的一桌五人,攔住了三名女子的去路,其中兩人穿著儒生的寬袍大袖,一老年一少年,兩人面貌相似,應該是有著血緣的關系,而剩下的三人則是做護衛的打扮,眼神明亮,太陽穴凸起,顯然都是不弱的好手。
  樓上的其余地方,只剩下空曠破碎的桌凳,和撒的滿地的酒菜,酒香、菜香撲鼻而來,如此種種,無不預示著這里曾經經過短暫而激烈的交手。
  老年儒生眼神凜冽,看向對面的三個女子,嘴角露出嘲諷之色。
  “追風劍法不過如此,想要憑此殺開一條路逃離此地,真是癡心妄想,我勸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老夫不會要你們的性命,頂多廢了你們的武功,在叫柳月娥那個小賤人,跪在我們陸家門前三天三夜,到時自然會放你們回去。”
  三個女子聞言大怒,其中一個圓臉的少女道:“姓陸的老匹夫,莫要再打如意算盤,想讓我們大師姐到你們陸家門前磕頭謝罪門兒都沒有,讓我們坐以待斃更不可能。”
  老年儒生嘿嘿冷笑:“果然不愧是綠柳劍派的門人弟子,都是牙尖嘴利之徒,好,既然如此不識時務,那老夫就成全你們。”
  說完,他轉首對旁邊的護衛道:“拿下她們,若是反抗,生死勿論。”
  身旁的少年聞言,臉上露出幾絲不忍,他輕聲開口道:“叔爺爺,這,這不好吧,要是鬧出了人命,不說官府,單是綠柳劍派肯定會和咱們陸家不死不休的。”
  老年儒生聲音冰寒,開口道:“不死不休又如何,咱們陸家還怕了她們不成。”
  然后他看向旁邊的少年,眼中滿是責備:“升兒,你現在難道還憐惜她們,做婦人之仁么?想想你堂兄如今的慘狀,雖然留下了條命在,可惜全身經脈盡斷,整日躺在床上難以移動分毫,生不如死,如同廢人一般,這些都是柳月娥那個小賤人害的,就憑此殺了她都不為過,可惜綠柳劍派護著她,讓我們陸家難以為你堂兄報仇,既如此,拿不到其本人,就拿她的同門逼她出來,這幾個女子認不清形勢,負隅頑抗,死了也是活該。”
  周辰見他們自說自話,對自己等人的到來視若不見,干脆朗聲開口道:“諸位,且聽在下一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