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2 自己也算是天才吧

樂富酒樓二樓,氣氛緊張壓抑,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周辰開口之后,除了那個一心吃喝的酒肉和尚,以及另一個醉生夢死的酒鬼外,其余人等或多或少的都將目光投了過來。
  周辰笑了笑,開口道:“諸位在此地的恩怨,在下本不該插手,但這處樂富酒樓卻和本幫關系非淺,人家小本經營,可經受不起太大的損失,諸位有何爭執,還請移往別處解決可好?”
  周辰語氣雖然淡淡,但其中的強硬之意卻也是每個人都能聽得出來,怎么說也是衛城的三大暴力團伙之一的四海幫,在自己的地頭自然不能讓外人隨意放肆,該有的氣勢還是要有的。
  老年儒生眉頭微皺,下一刻舒展開來,轉過身面向周辰,打量他幾眼,這才開口道:“恕老朽眼拙,幾位可是來自四海幫?”
  老年儒生見多識廣,僅僅微微一掃,看著周辰身后人等不自覺展現出來的傲氣,就知肯定不是出自小門小派,在整個東江郡都排的上號的武林門派幫會,處于衛城,而且又聽周辰自稱本幫,似乎就只有四海幫了。
  這些只要對東江郡武林稍有關注的就可以知道,并不難猜。
  周辰點點頭,算是承認了這個身份。
  對面的三名綠衫少女聞言,互相看了幾眼,低聲說了幾句什么,圓臉少女眼睛眨了眨,似乎心有定計,開口道:“這位兄臺,我等無意冒犯貴幫,自然不愿在此多生事端,奈何總有人強人所難,不得已才動手自衛而已。”
  老年儒生嘿嘿冷笑,并不反駁,眼神嘲弄看她的表演。
  圓臉少女繼續道:“正如兄臺所說,江湖事,江湖了,不應該危及無辜,我們師姐妹幾人愿意到別處解決此事。”
  周辰笑了笑,并未接話,這少女顯然是想讓他幫忙解圍,可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他可沒興趣去做,英雄救美什么的更是沒想過,因為人家可是明明白白的想拿他當槍使呢。
  “不行。”果然老年儒生當即開口道:“小賤人打的好主意,想要借機逃跑哪有那么便宜。”
  老年儒生精明過人,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這三名女子的圖謀,這里是二樓,只有一處樓梯上下,且空間狹窄,逃脫不易,若是換到了街上人流密集之處,這幾名女子還不如魚得水,分分鐘恐怕就溜了個干凈。
  老年儒生轉首對周辰道:“老夫白鹿書院陸文淵,見過這位小友。”
  白鹿書院,周辰聞言微怔,眼睛不自覺地瞇了起來,天下四大書院之一,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天下四大書院,分別是應天書院、岳麓書院、嵩陽書院,以及白鹿書院,這些都是被大晉開國太祖親封的四大書院,得享尊榮,名聞宇內,號稱搜盡天下英才,大晉文氣十斗四院占八斗,世家得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
  如此名聲哪怕是普通市井小民都能得聞一二,更何況是周辰了。
  不過周辰對陸文淵倒沒太多重視,因為白鹿書院雖然名高望重,和官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一般江湖門派不愿招惹,但那也得分是什么人,陸文淵自曝白鹿書院的出身,看似身份尊高,其實不然,白鹿書院成立至今以有數百年,其中教授的子弟何止成千上萬,這些人都可以說是白鹿書院的正統出身,若是在外面闖下了禍事,白鹿書院還能每個人都給去擦屁股么?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書院內真正重視的只是親傳弟子,至于那些記名的、外書院的、內書院的,基本上都不會加以理會的。
  你是本書院出身的沒錯,也可以報書院的名頭,但如果人家不買賬,被人給揍了,那么就算是你求爺爺告奶奶回書院求援,書院也不會憑白為你出頭的。
  可以說,你來書院讀書,如果沒有成為親傳子弟,那么你就只不過給自己的履歷踱了一層金,說出去好聽而矣,其實和那些外面普通的讀書人本質上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周辰不咸不淡的拱手道:“幸會,幸會。”
  陸文淵見白鹿書院的名頭沒有鎮住周辰,倒也沒太過失望,他確實不是親傳弟子,只是白鹿書院的外書院子弟,這種人家不買賬的情況也是見得多了,并沒有什么丟臉憤恨的情緒,反而很是通情達理的道:“這處酒樓的所有損失,我們陸家愿意包賠,但老夫還想請小友賣我一個面子,那就是在此處和綠柳劍派分個上下高低,解決完此事再行離開可否?”
  周辰笑道:“那有何不可,不過陸老還請不要下死手,畢竟人家開酒樓,若出了人命在這里,那以后可沒人愿意前來吃飯了。”
  周辰前來的目地,只是為了樂富酒樓能正常的營業下去,若有可能最好追回損失,可沒有橫插一腳解決江湖爭端的打算,現在有人愿意出面買單,他自然樂得清閑,不再去趟眼前的混水,他擺擺手,招呼王平等人靠后,然后拉過不遠處的一條長凳坐下,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陸文淵別看穿著一身儒服,其實內里卻是一個老江湖,什么時候強硬,什么時候妥協,心中明鏡一般,四海幫他陸家確實惹不起,如今花費一點銀錢,就讓對方兩不相幫,在他看來是目前最好的結果,因此周辰的一點小小要求,他自然不會拒絕。
  “好,就看在小友的面上,讓這幾個丫頭多活幾天。”陸文淵輕聲開口道。
  “呸,誰要你來可憐,有本事放馬過來就是。”圓臉少女怒聲道,隨即看向坐在遠處的周辰,滿臉的鄙夷之色:“哼,一丘之貉,都是仗勢欺人之輩。”
  喲,這是連本大俠都給恨上了,不幫你反而成了我的錯,本大俠就變壞蛋了,嘖嘖,這還真以自我為中心,太陽都要圍著你轉啊,周辰摸了摸下巴揶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