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3 酒樓之上

陸文淵面帶冷笑,向身后一擺手,隨行的三名護衛,立刻縱身而出,向著綠柳劍派的三人撲出。這三名護衛精通分進合擊之術,其中一人一摸腰間,嘩啦啦聲響中,一柄飛勾鐵爪,直奔圓臉少女的手腕而去,剩下兩人一人持雙鉤,一人晃動手中鐵戟,分三面包圍而上。
  綠柳劍派的幾名女弟子,不愿示弱,嬌喝聲起,紛紛舉劍相迎。
  兩方戰在一處,剎那間險象環生起來。
  陸文淵負手而立,觀看不遠處的戰團,似乎沒有參戰的打算,他眼睛微瞇,不時的瞥過發出鼾聲的醉鬼和那個酒肉和尚,最后目光落在和尚身上,戒備之意不言自明。
  他旁邊的少年書生陸天升卻是眼睛瞪圓,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的爭斗,每到圓臉少女落于下風,雙拳就微微攥緊,看她脫離險境,下一刻又慢慢松開,緊張之情溢于言表。
  也不知這家伙到底是哪邊的,周辰暗自搖頭,他是旁觀者清,每個人都有留意,那個少年人自然也不例外,就少年書生如今的表現,明顯是對那圓臉少女有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滋生,明眼人都能瞧出其中的不同,想來陸文淵剛開始就要下死手,除了他口中說的與綠柳劍派的糾葛,恐怕旁邊少年人的表現,也是讓他下此狠心的一個理由。
  周辰靜觀良久,已經看出了場上的強弱之勢,陸文淵的三名護衛論武功明顯要高出綠柳劍派三人一籌,而且聯手之下威力更增,那三名少女落敗也只是在旦夕之間,難怪陸文淵能穩坐釣魚臺,還有余力去防備別人。
  酒肉和尚和那個醉漢看似不理外物,專心于自己的事,好像無關緊要的路人一般,但周辰卻不會小覷,因為能在這種時候還留在此間的人,對自己絕對是有著信心,能夠于亂局中自保,而且周辰也不相信他們現在還不離去,會沒有別的目地存在。
  果然,不過片刻,場中形勢突變,使用飛爪的護衛,一爪抓在綠柳劍派一名女弟子的長劍之上,他雙臂用力,直接將長劍帶入了懷中,那名女弟子,一招不慎兵器被奪,本就處于劣勢,這下更是慌了手腳,被另一側使用鐵戟的護衛,一戟拍于肩頭,整個人痛哼一聲,萎頓倒地。
  圓臉少女救之不及,臉現焦急之色,手中長劍如風,瘋狂刺出,可這也無法緩解目前被動的局面,就在這時另一名劍派女弟子手中長劍被鐵戟砸飛,然后整個人被對方生擒活拿,這下算是徹底的大勢已去。
  圓臉少女現在失去了兩個幫手,三面受敵,步那兩名同門的后塵,似乎就是轉眼的事,可是不知何時,那名睡的醉生夢死的酒鬼,忽然間轉醒了過來。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酒樓冬睡足,窗外日遲遲。哎,小二,上酒,杏花村、女兒紅、狀元紅,是好酒都給大爺上來,快點,快點···。”
  他嗓門奇高,震的二樓諸人嗡嗡作響,下一刻,酒鬼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向著二樓中央還在打斗的場內走去,一邊走一邊嘟囔道:“小二偷奸耍滑,有客人也不招呼,實在可恨,還要大爺我下樓親自去找,麻煩,麻煩···。”
  他一步三晃,來到使鐵戟的護衛身后,高聲道:“閑人讓道,大爺心情不好,小心我揍你。”
  鐵戟護衛身高八尺,體魄強健,此時正想擒下場中最后一名綠柳劍派的女弟子,好向家主邀功,聽見身后動靜,連忙跳出戰團,看是那個一直呼嚕震天的酒鬼,在向自己大放厥詞,頓時大怒,嘿嘿冷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想下樓去,老子成全你。”
  他一把抓住酒鬼的肩頭,雙臂較勁,想要將這醉漢從二樓窗戶直接扔到街上去。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鐵戟護衛嘴邊冷笑還沒消散,他就覺得自己的手臂所抓之物,好像是千斤的頑石重若泰山,用盡全力之下,那個酒鬼卻像是腳下生根一般,居然紋絲不動。
  詫異愕然之色剛剛涌上心頭,鐵戟護衛只覺的自己腳下一輕,整個人騰云駕霧一般,樂富酒樓二樓的窗戶霎時就到了眼前。
  嘭!
  鐵戟護衛撞碎二樓門窗,帶著紙片木屑飛了出去,片刻后,街上傳來重物落地的一聲悶響,緊接著慘號之音若有若無的傳來。
  醉鬼打了個酒嗝,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嘿嘿笑道:“早就說了不要攔大爺的路了,否則后果自負。”
  緊接著他又向前走去,這一次前進方向卻是飛爪護衛所在。
  場中的爭斗在鐵戟護衛飛出的那一瞬間就以停止,飛爪護衛手中擒著昏迷的圓臉少女,面色冷峻的看著越來越近的醉鬼。
  他心中暗暗叫苦,三護衛之間彼此功夫相差無幾,人家能一招就將鐵戟護衛扔出去,對他來說肯定是沒法匹敵的,這人的武功實在是高深莫測,隨著其一步步走來,飛爪護衛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他放下手中的綠柳劍派女弟子,朝著不遠處的雙鉤護衛使了下眼色,雙鉤護衛會意,暗自蓄力,準備齊攻這讓人捉摸不透深淺的酒鬼。
  不過,還沒等他們動手,陸文淵不知何時走了過來,對這兩人道:“這里無需你們,去一個人將陸七救上來,剩下的看好綠柳劍派的人。”
  飛爪護衛和雙鉤護衛互相看了一眼,都暗自松了口氣,連忙拱手應諾,然后兩人稍一商量,飛爪護衛留下看人,雙鉤護衛下去救治鐵戟護衛。
  陸文淵淡淡的看著眼前酒鬼,旋即開口道:“朋友可是要插手陸家和綠柳劍派的紛爭?”
  酒鬼原本迷糊的眼睛微瞇,這時也不再裝瘋賣傻,沙啞著聲音道:“大爺和綠柳劍派有些淵源,今天既然撞上了,就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好,那讓老夫稱量下朋友的功夫,看究竟能不能管到底。”
  陸文淵大袖一揮,真氣充盈,一掌拍向酒鬼的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