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4 四大書院

骨節粗大的手掌,沒有什么花巧變化,更多的只是迅捷剛猛,直來直去,一掌擊出,周圍的空氣中隱隱傳來音爆之聲,似有云霄雷霆從天而降,煌煌之音震懾人的心神,聲至掌亦至。“這是開山掌?”王平詫異出聲道,他之所以如此,倒不是這開山掌有多大名頭,是什么絕世的神功,而是這種掌法是爛大街的存在,江湖上每個武林人再習武時都曾或多或少的練習過,可以說是最基礎的武學。
  周辰看的若有所思,點點頭后,又搖搖頭:“似是而非,看著相同,其實內在卻相差萬里。”
  開山掌雖然也是講究快速猛烈陽剛的掌法,且出手時同樣伴著音爆聲,但和陸文淵所使的相比卻是小屋見大屋,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看其出手迅若奔雷,掌風所發之音也似雷霆降世,想到這里,周辰腦中陡然冒出一種掌法,莫非是奔雷掌?
  周辰再仔細觀瞧,越看越覺得八九不離十。
  醉漢在此等威猛掌法下,并沒落于下風,反而身體左搖右晃、前跌后倒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整個人軟塌塌的在掌風內居然游刃有余,不時的擊出一拳一腳,總能讓陸文淵攻勢暫緩。
  醉拳?
  周辰還真是沒想到,在這里居然能看到這種特異的武功,因為根據武林所說醉拳想要練成,必須做到身醉心不醉,每日里杯不離手酒不離口,整日酒不能停,長年累月數十年如一日的醉生夢死,如此方有可能領悟醉拳的真意,而且最讓人無語的是,臨戰時想要發揮醉拳的威力,必須多喝酒,喝得越多戰力越強,取勝才最有可能。
  這就不得不讓周辰腦洞大開,想到了別處,難怪醉拳門人出場,總是喜歡在酒樓酒肆里呢,因為這里還自帶補給的。
  這算不算游戲BUG呀,隨時隨地的補血補藍吶。
  陸文淵掌勢磅礴,勁風四溢,漫天掌影中,將醉漢籠罩在內,漸漸的將對方壓得有些抬不起頭來。
  醉漢且戰且退,逐漸靠近酒肉和尚的所在,但他躲閃的空間卻變的狹小起來,陸文淵一掌拍向他的天靈蓋,醉漢側身閃過,身體倒仰,雙手撐地的同時,一把超過地上的一個酒壺,壺內晃動間還能聽到水聲,看來還有酒。
  醉漢嘴對嘴,一口氣將壺內美酒吸入肚中,一甩手酒壺砸向陸文淵,大叫道:“好酒。”
  隨即一改剛才躲避之勢,動手強攻起來,拳法飄忽,快如閃電,整個人雙腳蹬地,一閃就靠入陸文淵的懷里,拳、指、手、臂、肘、身,都成了他進攻的武器,陸文淵猝不及防,也不得不小心應對起來。
  這一幕看的周辰眼角微跳,心說果然如此啊。
  可就在這時,陸文淵腦后惡風響起,他雖然做不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但仍能知道有人背后偷襲,頓時大感不妙。
  果然,下一刻就聽陸天升大叫:“叔爺爺,小心身后。”
  身后變故突起,陸文淵卻被酒鬼纏住了手腳一時難以脫身,不得不以身相抗,他大喝一聲,體內真氣流轉,身后的衣衫無風自動,化作層層波浪起伏,當的一聲金鐵交鳴之音,一柄戒刀恍若從天外而來,寒光閃耀,一瞬及至,斬破真氣鼓蕩的儒袍,在陸文淵背上劃出一條火星四溢的刀痕。
  “咦,居然是金絲軟甲,老兒到真是惜命,嘿嘿,可惜死到臨頭,做再多的準備都沒用了。”聲音陰鷙,散發著無窮的寒意,一身灰布僧衣的干瘦和尚陡然出現在了陸文淵身后。
  陸文淵受此一擊,刀勁入體,氣血沸騰,臉色剎那變白,掌中動作不禁一滯,酒鬼似乎和干瘦和尚有著天然的默契,趁此間歇,一肘一拳,分別擊在陸文淵的胸膛小腹,陸文淵再也忍不住了,慘哼一聲,五臟欲焚,一口鮮血噴出,頭昏眼花,暈乎乎的有些難以分辨左右。
  “老兒,性命給灑家留下吧。”干瘦和尚再出一刀,直斬陸文淵的脖頸,這要被一刀砍實,絕對身首分離,不會有第二種結果。
  “賊子,敢爾。”陸天升目眥欲裂,想要和飛爪護衛上前救人,可惜事起突然,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一時遠水難解近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戒刀劈向陸文淵,卻束手無策。
  長刀呼嘯,帶著勁風,瞬息來臨,當的一聲斬在了陸文淵的頸側,一柄黑色長劍從旁刺出,恍若無視空間的距離,悄無聲息,直接擋在了戒刀的面前。
  陸文淵被聲音驚醒,感受到刀鋒上的森森冷意,渾身寒毛倒豎,腦中陡然清明起來,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再也不敢大意,強壓下身體內的傷勢,一對鐵掌揮灑開來,和醉漢再度戰在了一起。
  干瘦和尚眼神兇惡,看向身旁破壞了他好事的周辰,裂開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陰測測的道:“小子,敢攔著佛爺辦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么?嘿嘿,今天灑家就超度了你。”
  說完,戒刀一轉,斜肩帶背,朝周辰劈去。
  周辰對和尚的威脅并不放在心上,從剛才一刀上就可知對方頂多三流水準,自己收拾起來根本不在話下,他微微冷笑道:“在下早就有言在先,此處酒樓不準鬧出人命,大和尚可是當在下說笑不成。”
  當然這也只是明面上的說辭,旁人周辰可以不管,但陸文淵可是大金主,他若死了,誰來給樂富酒樓買單吶,這才是周辰不得不出手的主要理由。
  黑色長劍畫出一個半圓,由下至上橫擊在戒刀之上,干瘦和尚只覺的一股巨力從劍身上傳來,他手臂一麻,戒刀直接飛上了天。
  好大的力氣,干瘦和尚大驚失色,沒想到僅一招,兵刃就被擊飛,心中駭然失色,連忙向后退卻。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