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第五章警惕一個叫范蠡的家伙

說實話,周辰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的銀子,既然何掌柜的如此知趣,他自然就笑納了。何掌柜的見此,長出了口氣,又言道,周辰在此間的花銷一律全免,且其想住到什么時候,就住到什么時候,然后這才和收拾完桌子的小二轉身離開。
  周辰收了二十兩銀子,心情大好,親自將何掌柜送出門,見對方走下樓去,正要回屋,忽然對面的房門打開,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俏麗女子倚門而望。
  這女子長相嫵媚,前凸后翹,身段火辣,一雙鳳眼流露出慵懶的風情。
  周辰一見,頓感小腹發熱,這年輕女子穿著江湖中人的緊身衣小打扮,更顯的胸前波濤洶涌,腰肢纖細如柳,下身豐潤如滿月,整個一個標準的葫蘆身材。
  “小兄弟,剛才好俊的劍法,看的人家都心潮澎湃呢。”年輕女子聲音甜膩的很,拍著胸前的兩座山峰一陣的晃動個不停,好似在回味剛才的驚心動魄。
  周辰不自覺的將目光放在了那對顫抖上,心中感慨,江湖上的女俠們,冰清玉潔的不少,但淫娃蕩婦卻是更多,瞧眼前這位的作態,八成不是什么潔身自好的主兒。畢竟混江湖,見多識廣,心大了,某些方面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更何況為了搏聲名,搏地位,男人出頭都難,何論女子,為了那一丁點兒的機會,舍棄一些東西又有什么不可。
  那女子見周辰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的胸前,對那灼熱的目光似乎毫無所絕,她嬌聲笑道:“小女子姓陸,名小倩,小兄弟可要記清了。”
  周辰收回目光,他兩世為人又不是沒嘗過肉味兒,雖然一開始有些失態,轉眼就守住了心神,笑道:“姑娘如此美人,自然是不會忘記的。”
  陸小倩柔聲道:“小兄弟,劍法超卓,今后定能名動武林,成為一代傳奇人物,以后奴家若要有什么難事,小兄弟可不能袖手旁觀啊。”
  周辰笑道:“自然不會,雖然與姑娘不過初次見面,但卻印象深刻,到時有什么難事求到在下當面,自會去辦。”
  至于盡不盡力,那就兩說了。
  陸小倩似乎也聽出了周辰的話外之音,吐氣如蘭道:“人家自然不會讓小兄弟白忙的,我的所有身家都可作為謝禮。”
  身家,是身子吧。
  周辰瞇起了眼,這女人顯然將自己當成了一支潛力股了,先留下一面之緣,看自己以后發展的如何,在考慮是不是能從自己這里得到更多的好處。
  這種事沒什么不好,你情我愿,如果自己能在江湖上熬出頭,對方愿意付出肉體交換,來換一個強大的靠山,周辰對此也不反感,點點頭算是應承下來。
  陸小倩轉身回房,手扶著房門道:“小兄弟,要不要到人家屋內暢談一番,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啊。”
  “不必了,我明天還要參加四海幫的比試,今天夜色已晚,需要養精蓄銳一番。”
  周辰沒上當,這女人精明的很,話說的**,可不見兔子不撒鷹,又怎么會讓自己輕易的得手,真要過去,這一夜恐怕就真是聊天、扯淡了,他可沒時間陪對方玩這欲拒還迎的游戲。
  “如此的話,那真是可惜了,不過小倩明日也要參加四海幫的擂臺,到時與小兄弟同行可好?”
  周辰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猶豫片刻,還是笑道:“那有什么不可,到時同去就是。”
  說完,周辰就回轉到自己屋內,片刻后房內一黑,熄滅了油燈,開始休息。
  這一夜,周辰難得的睡了個踏實覺,直到雞鳴三遍,日出東方,才睜開了雙眼。
  爬起身,穿好衣服,又叫過樓下小二送來洗漱之物,等一切都收拾停當,這才下得樓來。
  一樓大廳之內,陸小倩早就等在了那里,在她旁邊還有幾人圍坐,正在低頭說著什么。
  看到周辰下樓,陸小倩對周圍幾人道:“這位就是昨天一劍驚鴻,將王順等人打發了的豪杰人物。”
  這幾人舉目望去,見周辰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但卻神態安靜沉穩,沒有年輕人的沖動浮躁,一身青衣,腰懸佩劍,面目清秀,居然是個朝氣蓬勃的少年郎。
  中間一位老者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見此等俊秀人物,方知自己確實是老了。”
  旁邊一個男聲不屑道:“什么英雄少年,不過宰了個地痞無賴般人物,就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他聲音頗大,不僅在座幾人皆聞,就連走下樓梯的周辰都聽了個清楚。
  老者聞言皺眉,但也沒說什么,顯然是對這個男子的囂張狂傲有所了解。
  陸小倩只是笑瞇瞇的看著,似乎對剛才的言語充耳不聞,她起身朝周辰招呼道:“小兄弟,人家可是等你很久了。”
  咔吧,囂張男子將手中的竹杯捏碎,看著周辰的臉孔更加不善,他對陸小倩可是癡迷的很,只是人家對他卻是不冷不熱,這更讓他心癢難耐,現在當著自己的面,居然如此親熱的招呼另一個男人,這讓他如何不怒。
  周辰望向這邊,對陸小倩笑了笑,也沒猶豫,舉步走了過來。
  陸小倩待周辰走近,便起身介紹道:“這幾位也是要去參加擂臺比試的武林朋友,到時大家一起前去。”
  周辰抱拳道:“在下江陵郡周辰,見過諸位。”
  此時桌邊算上陸小倩共有五人,二女三男。
  女人中除了陸小倩之外,剩下的是一個圓臉的小姑娘,長相一般,但正值十四五的花樣年紀,周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而三個男子中,則是一老者,一中年,一面色囂張的青年。
  三位男子中間的紅臉老者率先起身笑道:“不敢當,老夫姓朱名遠,見過小友。”
  那個蠟黃臉的中年男子,似有病在身,不停地低頭咳嗽,此時也只是拱拱手道:“南陽郡史方。”
  周辰微微一愣,對這個名字似有所聞,過了好一會兒,才遲疑道:“莫不是號稱病太歲的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