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8 西風三十六盜

周辰輕聲開口,聲音不大,但卻可以讓那中年公子聽到。
  中年公子停下手中的動作,看向周辰,他眼角布滿了皺紋,每一條皺紋都蓄滿了他生命中的憂患和不幸,只有他的眼睛卻是年輕的。
  這是雙奇異的眼睛,竟仿佛是碧綠色春風吹動的柳枝,溫柔而靈活,又仿佛夏日陽光下的海水,充滿了令人愉快的活力。
  也許就因為這雙眼睛,才能使他活到如今。
  而每個見到這雙眼睛的人,似乎都會不自覺地沉迷其間,當然周辰除外。
  “你認識我?”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絲笑意,就像他從來都是樂觀的人生態度,哪怕是瀕臨死亡,他也會喝著酒,笑著去面對。
  “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小李探花之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周辰淡淡的道。
  李尋*歡搖搖頭,似乎要將往昔的一切都忘卻,但仍有一個女子的身影在其腦海深處,永遠都難以忘懷。
  “沒想到,我出關隱姓埋名十余年,還有人能認出我來,我豈不要說上一聲榮幸。”李尋*歡一舉身邊的酒碗:“相逢就是有緣,這碗酒我敬你。”
  周辰也端起自己的酒碗,和李尋*歡虛空相碰,然后各自一飲而盡。
  “咳,咳···。”李尋*歡一碗酒飲盡,再也忍受不住,用手捂嘴,輕咳出聲。
  虬髯大漢鐵傳甲站起身,輕拍李尋*歡的背后,然后道:“少爺,這酒還是不要喝了。”
  李尋*歡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這才笑道:“人生不過一場醉,過眼云煙,如果沒有酒那活著還有什么樂趣?”
  鐵傳甲嘆息,知道少爺不會聽自己的勸,若是能聽,這十幾年也不會將身體變成這樣。
  周辰邊飲邊注意著旁邊的動靜,見鐵傳甲如此,不禁暗自點頭,這人到是對李尋*歡忠心耿耿。
  鐵傳甲雖然在李尋*歡面前一直以仆役自居,但二十年前他卻也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鐵傳甲以鐵布衫的橫練硬功揚名江湖,被人稱為‘鐵甲金剛’,在當時的武林名頭并不算小,只因江湖恩怨被仇人追殺,險死還生下,讓李**救得了性命,這才感念其救命之恩,從而舍棄姓名,自甘為奴為仆。
  這些年和李尋*歡相處下來,鐵傳甲的忠誠度絕對已經到了滿值,甚至都可能破百了,畢竟李尋*歡的人格魅力雖然說不上是男女通殺,但也肯定有顯著的加成效應。
  鐵傳甲對李尋*歡的身體一直擔憂,他開口道:“客棧內南面的上房已空出來了,也已打掃干凈,少爺隨時都可以休息。”
  李尋*歡象是早已知道他一定會將這件事辦好似的,只點了點頭,他又為自己倒了碗酒,端起向周辰示意,然后喝上一口,繼續拿起飛刀刻畫著手中的木料。
  過了半晌,那鐵傳甲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金獅鏢局也有人住在這客棧里,像是剛從囗外押鏢回來。”
  李**道:“哦!押鏢的是誰?”
  鐵傳甲道:“就是那‘急風劍’諸葛雷。”
  李尋*歡皺眉,又笑道:“這狂徒,居然能活到現在,倒也不容易。”
  說完,便不再理會,然后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咳嗽,天已漸漸地黑了。
  周辰默默的喝著酒,耳朵卻傾聽著李尋*歡和鐵傳甲的談話,心中慢慢的有了計較。
  與此同時,飯鋪外響起腳步聲,三個江湖人從后面的一道門走了進來,三個人大聲的談論著什么,似乎都是些‘刀頭舔血’的江湖勾當,同時不斷的說著鏢局如何如何,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就是‘金獅鏢局’的大鏢頭。
  幾個人要了一桌酒菜,開始胡吃海塞,可是酒菜并不能堵住他們的嘴,喝了幾杯酒之后,一個紫紅臉的胖子大聲地笑著:“老二,你還記得那天咱們在太行山下遇見‘太行四虎’的事么?”
  另一人笑道:“俺怎么不記得,那天太行四虎竟敢來動大哥保的那批紅貨,四個人耀武揚威,還說什么:‘只要你諸葛雷在地上爬一圈,咱們兄弟立刻放你過山,否則咱們非但要留下你的紅貨,還要留下你的腦袋。’”
  第三人也大笑道:“誰知他們的刀還未砍下,大哥的劍已刺穿了他們的喉嚨。”
  第二人道:“不是俺趙老二吹牛,若論掌力之雄厚,自然得數咱們的總鏢頭‘金獅掌’,但若論劍法之快,當今天下只怕再也沒有人比得上咱們大哥了!”
  諸葛雷舉杯大笑,似乎頗為自得,但下一刻他的笑聲卻猛然頓住了,一道人影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們桌前。
  這人身法極快,因為在諸葛雷的眼中此人剛才還在飯鋪的角落內自斟自飲,但僅僅眨眼功夫就已經到了面前,他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你就是‘急風劍’諸葛雷?”周辰淡淡的道。
  諸葛雷下意識的按住腰間的劍柄,剛要起身說話,飯鋪內那厚厚的棉布簾子忽然被風卷起。
  兩條人影,像是雪片般被風吹了進來,他們直接落在了金獅鏢局三人的桌前。
  這兩人身上都披著鮮紅的披風,頭上戴著寬邊的雪笠,兩人幾乎長得同樣型狀,同樣高矮。
  周圍的食客雖然看不到他們的面目,但見到他們這身出眾的輕功,奪目的打扮,已不覺瞧得眼睛發直了。
  一些人已經察覺到了什么,悄悄地靠著墻邊溜走,只剩下飯鋪的掌柜驚覺而起,追了出去,同時大呼小叫著追討飯資。
  李尋*歡輕輕嘆了囗氣,隨即搖頭失笑,他的目光轉到這兩人身上,最后又看向周辰,一邊喝酒一邊似乎在思索著其中的關系。
  周辰對著突然冒出來的兩人不為所動,只是靜立于一邊,等待著諸葛雷回答。
  諸葛雷在江湖上闖蕩已經有些年頭了,對于危險有著敏銳的嗅覺,面前的三人,讓他本能的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心中驟然一緊。
  “諸位找在下可是有什么事?”他聲音干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