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69 連李尋*歡都被河蟹了

諸葛雷低頭漠然無聲,誰也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
  “多嘴。”
  “啰嗦。”
  這兩人此時已緩緩摘下雪笠,露出兩張枯黃瘦削而又丑陋的臉,看來就象是兩個黃臘的人頭。
  他們的耳朵都很小,鼻子卻很大,幾乎占據了一張臉的三分之一,將眼睛都擠到耳朵旁邊去了。
  但他們的目光卻很惡毒而銳利,就像是響尾蛇的眼睛。
  這兩句自然是對周辰說的,周辰眼睛瞇起,射出一道冷意,看著他們。
  這兩人似乎根本不將周辰放在眼中,無視他的存在,又開始將披風脫了下來,露出了里面一身漆黑的緊身衣服,原來他們的身子也象是毒蛇,細長,堅韌,隨時隨地都在蠕動著,而且還黏而潮濕,叫人看了既不免害怕,又覺得惡心。
  這兩人長得幾乎完全一模一樣,只不過左面的人臉色蒼白,右面的人臉色卻黑如鍋底,他們的動作都十分緩慢,緩緩脫下了披風,緩緩疊了起來,緩緩的靠近,然后,兩人一起緩緩走到諸葛雷面前!
  飯鋪里靜得連李尋*歡削木頭的聲音都聽得見,諸葛雷想要繼續裝作平靜,卻實在辦不到。
  那兩人只是瞬也不瞬地盯著他,那眼色就象是兩把蘸著油的濕刷子,在諸葛雷身上刷來刷去。
  諸葛雷勉強笑道:“兩位高姓大名?恕在下眼拙……”
  那臉色蒼白的人蛇忽然道:“‘急風劍’諸葛雷?嘿嘿,好大的名頭。”
  他的聲音尖銳,急促,而且還在不停地顫抖著,也就象是響尾蛇發出的聲音,諸葛雷聽得全身寒毛都聳立起來道:“不……不敢。”
  那臉色黝黑的人蛇冷笑道:“就憑你,也配稱急風劍?”
  他的手一抖,掌中忽然多了柄漆黑細長的軟劍,迎面又一抖這腰帶般的軟劍,已抖得筆直。
  他用這柄劍指著諸葛雷,一字字道:“留下你從囗外帶回來的那包東西,就饒你的命。”
  可他話音未落,就聽旁邊有人道:“凡事總有個先來后到吧?那件東西在下已經預定了,兩位怕是白跑了一趟。”
  黑白雙蛇猛然轉身,看向身側的周辰。
  “你算個什么東西?”
  “就憑你也配?”
  周辰哈哈大笑,笑聲如雷,在每個人耳邊炸響,震的屋頂上的落雪簌簌而下,他這一手頓時震懾住了屋內的眾人。
  許多人心頭都不禁又驚又懼,同時也暗暗稱奇,這少年看著年紀不大,怎么會有這么深厚的內功,難道是哪個精通駐顏之術的老怪在此不成,只是看著面嫩,其實內里已經七老八十?
  不理別人作何感想,周辰大笑收聲,然后淡淡的道:“如果是別人在下還不敢夸此海口,但對‘碧血雙蛇’你們這兩條小長蟲,本人自問比你們更有資格獲取那件東西。”
  周辰話音剛落,屋內陡然一靜,下一刻如同被壓抑了許久的火山般,陡然噴發。
  “什么,居然是‘碧血雙蛇’,是那兩個活閻王?”
  “應該沒錯了,看他們的長相穿著,鐵定是了。”
  “這可如何是好,我等性命莫非就要葬送在這里了么?據說‘碧血雙蛇’做事向來不留活口,凡是見到的十有八九都腦袋搬家了。”
  “哎,悔之晚矣,剛才見事不對,就應該開溜的,如今我那八十歲的老母,和剛出生的孩兒,恐怕是再難相見了,嗚嗚···。”
  就連李尋*歡身后的鐵傳甲也不禁皺了皺眉,因為他也知道近年黃河一帶的**之人中,若論心之黑,手之辣,實在很少有人能在這‘碧血雙蛇’之上,聽說他們身上披的那件紅披風,就用鮮血染成的。
  四周人議論紛紛,雖然聲音都壓得極低,生恐被‘碧血雙蛇’聽見,但周辰還是一字不漏的全都收入了耳中。
  諸葛雷也是面色如土,他雖然猜到這兩人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但還是沒想到會是‘碧血雙蛇’這兩個殺人如麻的家伙,周辰剛才露了一手,雖然不錯,可在他的眼中,比之兇名赫赫的雙蛇還是差了許多,他腳下又悄悄退了幾步,忽然從自己懷中掏出了個黃布包袱,拋在桌上,這才澀聲道:“幾位武功高強,在下萬難企及,既然都看上了這包東西,那我還有什么話好說,幾位就請···,請將這包東西拿去吧,我···。”
  嘩啦啦桌案動蕩,將上面的杯盤茶盞翻倒了不少,突然打斷了諸葛雷的話。
  周辰一看,原來是桌上的另兩名鏢師聽到‘碧血雙蛇’這四個字,已被嚇得慌了手腳,忽然爭搶著鉆到桌子下面去了,他暗自搖頭,心說這兩慫貨的表現,還真是被嚇破膽了。
  看著同樣目瞪口呆的諸葛雷,周辰笑著自說自話接口道:“諸葛鏢頭如此識趣,那在下就不客氣了。”
  手剛要去碰那黃色包袱,旁邊寒光驟起,一柄細長的軟劍突然攔在眼前。
  “小子既然認出了我們,總算眼睛沒瞎,可你就算是有幾分本事,但如此大言不慚,難道不怕風大閃了舌頭。”白蛇的手一抖,掌中的那柄毒蛇般的軟劍直指周辰,劍光卻如白虹般眩人眼目,他迎風亮劍,看了看周辰肋下的重劍,傲然道:“只要你有比我兄弟更快的劍,我兄弟非但將這包袱送給你,連腦袋也可送給你!”
  黑蛇也獰笑道:“包袱就在這里,不知你有沒有膽去拿。”
  周辰笑道:“在下剛才不就試著拿過了么?”
  黑蛇冷笑:“你可以再試試。”
  周辰一拍腰間重劍,嘆息道:“說來說去,無非是比誰的功夫更高而矣,說實話,你們兄弟的劍真不算快。”
  他手放在劍柄之上,然后緩緩的拔出重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將劍橫在胸前,笑道:“現在可以比一比了,你們是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
  白蛇好似受到了什么侮辱般,狠聲道:“你找死。”
  他手中軟劍一閃,恍若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下一刻已經直奔周辰的咽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