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73 梅花盜金絲甲

去將車夫叫醒,付了店錢,周辰乘著馬車離開了小鎮。告訴車夫轉道保定府后,周辰就不在露面,同時他也承諾,送他到保定之后,這輛馬車連同車上的一切都會送與車夫,讓他安心的駕車。
  這讓車夫誠惶誠恐,同時又有幾分激動歡喜,畢竟馬車連同駿馬在內可也值得上一大筆的銀錢,憑白得來,自然茫然失措外加忐忑不安,不過他對周辰卻更加的小意伺候,完全當成了自家的新主子一般。
  在車輪節奏清晰地嘎吱聲中,轉眼半天時間過去,原本飛奔向前的馬車,再行進途中,卻開始慢慢的減速,最終停了下來。
  “怎么停了?”周辰的聲音從車廂中傳出。
  車夫恭敬道:“小老爺,前面有一個雪人擋住了去路。”
  話音未落,車廂簾子一掀,周辰已經走了出來,他向前觀看,果然在道路的中央,不知被哪家頑童堆起個雪人,大大的肚子,圓圓的臉,臉上還嵌著兩粒煤球算作眼睛。
  周辰靜靜地看了良久,忽然笑了笑,對著車夫道:“繞過去吧。”
  車夫不知周辰為什么會對一個雪人看這么半天,像是從來沒有見過雪人似的,他也不禁仔細的瞧了瞧,沒發現這個雪人有什么不同。
  “哦···。”車夫不明所以的答應著,調轉車頭準備從旁繞開,周辰干脆坐在了他的旁邊,并沒有再回車廂內。
  周辰道:“你覺的這個雪人如何?”
  車夫不解,心說一個雪人還有什么不一樣么?
  “我覺的這個雪人堆得很用心,比別的雪人似乎,呃,似乎更像是真的,對,更像是真人。”車夫撓著腦袋,說著自己對于這個雪人的初步印象。
  周辰大笑,點頭道:“你說得對。”
  說完他抓起車轅上積雪,捏成雪球,手腕一抖,雪球飛速而出,直接撞向了那個雪人。
  砰!
  雪花四濺,那雪人竟沒有被他擊倒。
  只見一片片冰雪自那雪人身上散開,煤球也被擊落,圓圓的臉也散開,卻有張死灰般的臉露了出來。
  雪人中竟藏著一個真正的人。
  車夫大驚,下意識的拉緊了韁繩,駿馬嘶鳴,轉向的馬車立刻停了下來。
  “這···這···。”
  “放心,是一個死人而矣。”周辰輕聲道。
  死人?
  車夫膽戰心驚,細瞧‘雪人’的臉,果然是青灰一片,顯然早已死去多時。
  死人的臉絕不會有好看的,這張臉尤其猙獰丑惡,一雙惡毒的眼睛,死魚般凸了出來。
  車夫下的牙齒打顫,不知該說些什么。
  周辰卻認得這死去的人是誰,因為他和對方昨天就打過交道,雖然過程并不如何的友好。
  “黑蛇還是死在了這里,果然和金絲甲扯上關系的人,都難有好的下場,當然本大俠除外。”周辰喃喃自語,聲音輕微的只有他自己才能聽道。
  車夫戰戰兢兢的道:“小老爺,咱們還是快走吧。”
  看著突然出現在道中央的死尸,車夫總覺得有一股寒氣在身上鉆來鉆去,甚是不舒服,他現在恨不得立刻離開這里。
  周辰耳朵動了動,搖頭道:“走不掉了。”
  車夫剛想問為什么,就聽周辰朗聲道:“各位既已到了,就都出來吧,躲躲藏藏的可不是英雄所為?”
  道旁林木枯枝上的積雪,忽然簌簌地落了下來。
  一人高聲道:“英雄不英雄,可不是你這毛頭小子能說的算的。”
  話音未落,一個顴骨高聳,面如淡金,目光如睥睨鷹的獨臂老人,已大步自左面的雪林中走了出來。
  “査兄,所說正是,天下英雄人物,豈是你一個小子能評判的。”
  右面的雪林中,也忽然出現了個人,這人干枯瘦小,臉上沒有四兩肉,象是一陣風就能將他吹倒。
  周辰一眼便已瞥見,這人走出來之后,雪地上竟全無腳印,此地雪雖已經有些化開結冰,但冰上仍有積雪存在,這人能做到踏雪無痕,雖說多少占了些身材的便宜,但輕功之高,也夠嚇人的了。
  周辰跳下馬車,笑道:“沒想到‘金獅鏢局’的查總鏢頭,和‘神行無影’虞二先生全都親自來了,對在下倒還真是看重。”
  査猛冷冷道:“居然還認得我們,不錯,不錯。”
  那矮小老人也陰沉地一笑,道:“看重?呵呵,你這小子莫不是在說笑,就憑你還不夠資格。”
  他搖搖頭繼續道:“把東西交出來吧,老夫怎么也說得上是江湖前輩,定會給你留個全尸的。”
  周辰哈哈大笑:“在下向來敬老,才會尊稱你一聲虞二先生,別給臉不要臉,虞二拐子,你真當我怕了你不成?”
  車夫這才發現他有條腿是跛的,他雖然不會武功,但在外面闖蕩久了,總算有幾分眼力,知道那個矮小老頭輕功不俗,只是實在想不到一個輕功如此高明的人,竟是個跛子。
  卻不知這虞二拐子就因為右腿天生畸形殘廢,是以從小就苦練輕功,他要以超人的輕功,來彌補天生的缺陷,但卻最恨別人拿他這條廢腿來說笑,他剛要發作,就被査猛伸手攔住。
  査猛道:“稍安勿躁,這小子并不好對付。”
  虞二拐子也知他所說是正理,雖然看上去他根本不將周辰放在眼中,但其實不然,若真是如此,他也不會和査猛暫時結盟一道前來了。
  眼前這少年人的一些事他大體清楚,一劍斬殺了碧血雙蛇中的白蛇,驚走了黑蛇,雖然這算不得什么,虞二拐子自認他也能做到,但聽說昨夜苗疆‘極樂峒’五毒童子門下的兩名弟子,也被其悄無聲息的干掉,這就讓他不得不重視了。
  虞二拐子冷冷道:“小子莫要猖狂,如此囂張,總有一天是要遭報應的。”
  周辰微微一笑,并不接口,對他毫無威懾力的狠話根本不在意,心說打嘴炮誰不會,本大俠只是不屑和你費唾沫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