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武俠世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06-16)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06-16)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06-16)     

暗黑武俠世界75 攔路的死人

周辰將地上的幾具尸體搜刮一番,沒有什么收獲,只是虞二拐子身上的一些小巧暗器,到著實讓周辰開了一些眼界。來到第四具‘尸體’前,周辰看著身下的面孔,沒想到還是一個‘熟人’,昨天和諸葛雷同桌吃酒的兩位鏢師中的一位,也是今天躲在地下坑中,想要偷襲自己的人。
  周辰不知道此人的姓名,看了兩眼,忽然冷笑道:“閣下還是把眼睜開吧,裝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身下的‘尸體’毫無動靜,周辰搖搖頭,直接一劍刺向對方的脖頸。
  “且慢動手,咳咳···。”身下人虛弱的咳嗽道,他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雖然還能說話,但臉色卻慘白的如同死人。
  周辰停下手中劍,看著他道:“是你將金絲甲在我手中的消息散布出去的?”
  身下人臉上出現了一絲驚訝,似乎不知周辰在說些什么。
  “那個黃色包袱。”周辰‘好意’提醒道。
  身下人好像明白過來,他急聲開口道:“包袱里面的東西是金絲甲?”
  “你說呢?”
  “我不知道,除了諸葛雷沒人知道包袱里的東西是什么,不對,或許碧血雙蛇可能知道。”
  周辰靜靜的看著他,而身下人也坦蕩的回望著。
  良久后,周辰不置可否的笑道:“諸葛雷知道但已經死了,碧血雙蛇知道,但白蛇也死了,只剩下黑蛇,你很聰明,想讓我順著這條思路想下去,那么懷疑的人就只剩下黑蛇了,而黑蛇就在這里,死無對證了,不過還有一個人知道,那就是你,我終于想起你是誰了,你叫洪漢民。”
  洪漢民連連搖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冤枉我。”
  “冤不冤枉的不是你說的算的,即便你是無辜的,但那又如何?”周辰冷笑:“你想偷襲我,我殺了你也不為過。”
  洪漢民臉上露出哀求之色:“我是被逼的,總鏢頭査猛讓我去做,我不敢不從,我家里還有年老的雙親等著我去奉養,還有妻子兒女等著我去照顧,放過我,求你了,放過我。”
  周辰不是鐵石心腸的人,被人如此哀求,臉上似乎露出一絲猶豫,洪漢民見此,更加賣力訴說著自己的無可奈何,以及對家人的思念。
  周辰臉上似笑非笑,最后終于忍不住大笑出聲,洪漢明直到此時終于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他似乎很氣憤,怒聲道:“你這樣的戲弄我,將他人的性命玩弄于鼓掌之中,是不是很開心?”
  周辰點點頭道:“確實有點意思。”
  “你這個魔鬼。”洪漢民嘶聲道。
  周辰搖頭道:“我說老洪,不要在演戲了,在下可沒心情繼續陪你玩下去,雖然你的演技不錯,但還騙不了我,你認識戴五吧?”
  洪漢民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但眼神卻下意識的閃避著周辰的目光。
  周辰也不指望他的回答,自顧自的道:“戴五只是一個下五門的小賊,此人功夫馬馬虎虎,但三只手的本事還算不錯,當然他最主要的是運氣實在大好,居然不知從哪里偷到了金絲甲,這件所有江湖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可惜呀,金絲甲到手,他的好運至此也算到頭了,然后就遇見了你和諸葛雷。”
  “戴五這個人可以說是毛病多多,此人嗜酒,而且喝醉了之后還喜歡說大話,他和諸葛雷是老朋友,相見之后大喜過望,自然要在一起喝上一杯,喝醉之后,他就拿出金絲甲來向你們吹噓,結果諸葛雷眼紅之下,直接動手宰了對方,將金絲甲搶到了手,這也就是那個黃色包袱的由來,我說的對不對呀?”
  洪漢民汗如雨下,濕透了全身,他怔怔的看著周辰,顯然是沒想到這個少年居然知道的這樣詳細,恍若是在旁親眼所見一般。
  “你既然都知道了,還需要問我么?”洪漢民澀聲苦笑道:“戴五死的不冤,他不該喝酒的。”
  周辰搖頭:“他不是不該喝酒,而是不該交錯了朋友。”
  洪漢民臉若死灰,低頭不語,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周辰不再啰嗦,直接一劍貫穿了洪漢民的胸膛,看著他那略帶解脫的神色,周辰也說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覺,輕聲嘆息一聲,轉身回到了馬車旁。
  喚起躲在車下,嚇得哆哆嗦嗦的車夫,周辰躍上馬車,在車夫急不可耐的鞭笞下,拉車的駿馬嘶鳴著朝前方疾奔行去。
  如此過了幾日,馬車上的周辰反而清閑下來,因為在他預想中,為金絲甲而瘋狂的武林中人,前來找他取甲的不斷攔截、刺殺、下毒都沒有出現,如果幾日前査猛諸人的出現不是幻覺的話,那么他現在似乎和一個普通的趕路人沒什么區別。
  想要借助壓力化作動力突破瓶頸的磨練之旅,似乎根本沒有成形就已經夭折了,這讓周辰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直到馬車行進了牛家莊。
  牛家莊是個很繁榮的小鎮,這時天色還未全黑,雪已住了,街道兩旁的店家都有人拿著把掃把出來掃自己門前的積雪。
  大家忽然看到一匹神駿的白馬,拉著輛馬車奔行而來時,并沒有太大的吃驚,依舊各做各的事,顯然習以為常。
  這里地處要沖,經常會有南來北往的商旅從此處經過,偶爾見到這輛在普通人眼中還算豪奢的馬車,也不會引起太大的轟動。
  鎮上自然有酒鋪,飛馳的馬車到了酒鋪前,驟然間停了下來,車夫打開簾子,一個俊秀的少年行了出來,他走進酒鋪,不自禁皺了皺眉。
  牛家莊相比其它地方,應該算是一處繁華的所在,但酒鋪內卻稀稀疏疏的沒有幾個客人存在,當然這還不是讓周辰蹙眉的原因,最主要的是,他進來有一會兒了,居然沒有小二上前來招呼,這實在是不像做生意的地方。